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主角是江莱顾云峥的小说免费阅读 江莱顾云峥为主角的小说

发表时间:2020-06-30 17:43:33    编辑:枯叶蝶

罪妻难求

推荐指数:10分

《罪妻难求》在线阅读

《罪妻难求》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江莱顾云峥的书名叫《罪妻难求》,是作者德娇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被继母算计,她嫁给了一个身患隐疾不能人道的瞎子,婚前的废人却在婚后变成了“狼人”。三番几次的逃离,却终究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被迫留在他身边扮成纯良软绵的小白兔,当他冰冷的心被她渐渐融化时,她却拍拍手走人。愤怒的他将她逼至墙角:“走之前,把偷走的东西还给我。”“顾先生,我偷你什么了?”“你偷了我的心。”...

《罪妻难求》 第20章 他是一个恶魔 免费试读

江莱此时笑的像是罂粟花一样,妖娆动人,那双目光却又带着一丝决绝,她拿着准备好的胶条封住了顾云峥的嘴巴,不叫他发出任何声音,做完了这些,她把收拾好的衣服放进了包里,然后走出了卧室,顺便把卧室的房门也锁上了。

张姨在客厅里一边打扫着卫生一边看着她。

江莱显得很淡定,对张姨说:“云峥累了,在里面睡觉的,我想出去走走。”

张姨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然后跟在了江莱的身边:“我陪着太太。”

江莱笑着点点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有些单薄的衣服,便问:“张姨,你能借我一件衣服穿吗?我这样走在外面,只怕被人看笑话。”

张姨表情冷冷的,说:“太太放心,我们就在院子里散步,又不下山,很快就会回来的。”

她上次就遭受到了江莱的算计,这一次她才不会上当。

江莱没有在提要求了,于是在张姨的陪同下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她不时担心的看一眼楼上。

必须尽快离开,如果顾云峥挣脱了束缚,只怕她永远也走不掉了。

“张姨,我想去一趟盥洗室。”江莱看着花园那边的盥洗室,请求张姨的意见。

张姨没有做声,带着她去了盥洗室。

好久,江莱仍然不见出来,张姨的警惕一点点的壮大,她推开门走了进去,果然不见江莱,于是又朝里面的洗手间走去。但是仍然没有江莱的踪影。

她明明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扇门,根本就没有看江莱出来。而且盥洗室里面也是装置严密,江莱总不能在房间里面凭空消失了吧?

突然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张姨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躲在门缝里的江莱把盥洗室的室门锁上了!

张姨居然又被江莱以同样的方法算计了!她气的跑过去不停的拍打着室门。

但是江莱早已经离开了。

江莱跌跌撞撞的逃离了庄园,然后穿上了事先在张姨房间拿的佣人衣服走了出去。

幸好这里只有张姨一个,如果门外有顾云峥的人看守,只怕她根本就走不掉。想到这,江莱暗叫好险。

她飞奔着下山,不停的给秦衍州打电话,终于电话打通了。

“秦哥,你现在在哪里?”

“莱莱,我在家。”那边的秦衍州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我去找你。”江莱说完,挂了电话,下了山,奔跑在了公交站牌上,坐上车前往秦衍州的居住地。

秦衍州的家是在洛城郊外的一个镇上,江莱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老远就看见秦衍州站在那里等着她。

她掩饰着内心的激动,朝秦衍州飞奔而去。

两个人拥抱了在了一起,百感交集。江莱看着秦衍州虚弱消瘦的脸颊,心疼的落了泪。

“秦哥,我们离开这里吧。”

江莱开始为秦衍州收拾东西。

秦衍州从身后抱住江莱:“莱莱,你确定这次我们能离开吗?”

“能,我确定我们能离开,何欢不敢抓你了,我告诉她,如果她在敢针对你,我就把一切都斗出来,她害怕了,秦哥,这些在路上我会告诉你,现在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江莱为秦衍州收拾了东西,显得急匆匆。

秦衍州亲吻了江莱的脸颊,但是他却嗅到了江莱浑身散发的陌生男人的气息,江莱雪白的脖颈上全部刺目的吻痕,他的心不由的一抽。

“秦哥,你怎么了?”

“你走吧,回到那个顾云峥的身边!”秦衍州冲着江莱低吼着,狠心的推开了江莱。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我是不会回去的!”江莱看着秦衍州,一脸的坚定。

“他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是不是很享受?是不是?”秦衍州激动的捏着她的肩膀,力道不断的加重。那双眼睛里面充斥着无尽的嫉妒。

江莱摇头,流了泪:“不是的,秦哥,你误会我了,他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一个恶魔,我费劲心机从他那里逃了出来,我为什么要回去?”

秦衍州听了江莱的话,一阵心软,又重新将江莱抱在了怀中:“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莱莱,你不要生气。”

“你知道吗?我嫉妒那个顾云峥,我非常嫉妒!”秦衍州双眸通红,捧着江莱的脸颊,失去控制的亲吻着她。

“秦哥,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江莱轻轻的推开了他。

秦衍州不得不松开了江莱,和江莱一起离开,然而刚出门的时候,秦衍州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莱莱,你先走,我突然觉得我的腿有些麻,走不动路了。”秦衍州有些痛苦的坐在地上,眉头深锁着。

江莱怎么可能不管他,把他暂时扶在了椅子上,不停的为他揉着大腿:“秦哥,现在好些了吗?”

“我的腿好痒,不知道怎么回事。”秦衍州将自己的裤子挽起,两条腿突然红肿一片,秦衍州不停的挠着,越挠越痒,简直是痛不欲生。

“我现在带你去诊所看看。”江莱扶着他吃力的去了镇上最近的诊所。

到了诊所的时候,秦衍州的大腿红肿的地方开始流脓,狼藉一片,实在吓人。

医生也查不出什么毛病,怀疑是误吃了什么东西,并且建议秦衍州去大医院看。

江莱不由想到了何欢,于是问秦衍州:“之前何欢给你吃了什么东西?”

“我怀疑她在我的饭菜里兑了不干净的东西……”秦衍州吃力而艰难的说。

江莱对何欢深恶痛绝,她已经确定秦衍州的腿就是何欢害的,她给何欢打了电话。

“何欢,你对秦哥做了什么?”

“哼,也没做什么,无非就是给他吃点进口药,我如果不那么做,你言而无信怎么办?你想叫秦衍州痊愈也行,赶紧想办法把你爸弄出来。”

“你不怕我把真相告诉顾云峥吗?”

“臭丫头,你以为我怕你威胁吗?你要是敢告诉顾云峥,我不会管秦衍州的死活,秦衍州如果没有解毒药方,正好那个药方在我手中,他很快就会死,你如果希望他死,你就告诉顾云峥吧,我不在乎。”何欢得意的说。

罪妻难求
罪妻难求
德娇/著| 短篇言情| 已完结
德娇的这本书写的真的很棒很棒,十分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