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首席家的影后夫人
首席家的影后夫人

首席家的影后夫人 安十一 著

连载中 许愿顾庭深 首席 影后 夫人 影后夫人

更新时间:2020-03-12 13:35:18
一场阴谋,当红影后药物致死身葬火海。当她重生归来,化名许愿,只为复仇!炙手可热的男明星?不好意思,我依旧能让你黑料不断身败名裂!里外不一的白莲花?那就拿回曾经属于我许愿的一切,让你一无所有!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那个高高在上,名为合作的男人却对她觊觎多时——“我跟顾三少的关系很一般,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旁边的男人轻挑眉梢,眼底笑意愈浓,“许愿小姐,按照合约内容,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生孩子...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等着吧,很快她就会让苏家彻底从这里滚出去,让他们把吞下的那些东西全部吐出来!

-------------------------------

三天后……

一份苏烟的两年前的遗嘱现世。

对方显然有备而来,附了一份笔迹鉴定和委托书,竟让人找不出一丁点毛病。

法院依照遗嘱来收房,苏天一不觉大惊,“我女儿死于意外,怎么可能会有遗嘱!”

“苏先生,关于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我们也是照章办事,还请您行个方便。”

苏天一气得面红耳赤,要知道自从苏烟死了之后,苏家这棵摇钱树算是彻底倒了。

能维持住现状,全靠苏烟那些年拍戏所赚的钱。

他嗜赌成性,苏烟的多半房产和业务都输得干净,只剩下这一处公寓,要是连这处公寓也跟着被收了,他怎么丢得起这张老脸!

“这绝对不可能!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要告你们!”。

一旁的继母帮腔,“搞不好是有人想陷害苏家,借着苏烟的名义作恶!”

几人一时之间争执不下。

“这话说得有趣。”一道脆声打断争吵。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踩着高跟,一身名贵着装的许愿走进这间公寓。

这是时隔三年,她第一次迈进自己的家。

这里的每一寸都曾是她的最爱,门廊处那幅名画可是她费了不少力气找画家本人求来的。

站定脚步,许愿笑盈盈地看着众人,“搞不好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更何况她遗嘱中说得很清楚,将生前所挣得钱全部捐给孤儿院,连这所公寓也改造成孤儿院。这种天大的好事,怎么算得上作恶呢?”

“她的老爹老妈还活着,干嘛要把钱捐给那些穷人!一定是你故意陷害的!”继母尖着嗓子大声斥责。

许愿将桌上的摆件拿起来端详,脸上有着明显的笑意,“人各有志,苏烟并不希望生前所赚得这些钱被糟蹋了。”

“糟蹋!”苏天一瞪圆了眼睛,“赡养老人那是天经地义的,走到哪儿我都是她老子,别说她死了,就算她活着,她的钱就是我的钱!”

果然,他跟两年前一样不可理喻。

不想与他废话,许愿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法院工作人员。

“还请各位仔细检查,一件都不要放过,哪怕是用苏烟小姐的钱购置的东西,从衣物、首饰到器物,一件都不许带走。”

这话一出,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哗然。

虽然执行过的案例很多,但是像许愿这样苛刻地还是第一个。

“你是谁?你凭什么代表苏烟!”

站在一旁的苏琦好不生气,联想最近她因为一个死去的人连大门都不能出,心中就越加气愤。

冷哼一声,许愿不禁笑了,如果不是苏琦在这里找自我存在感,她差点把这个好妹妹给忘了。

走近苏琦,许愿笑着开了口。“苏烟?吃她的、穿她的、还惦记她的男人,连一句‘姐姐’都吝啬地不肯叫?”

听到“惦记她的男人”,苏琦不禁急了,“你胡说八道!”

“如果大家知道,你用她的钱买药杀了她,不知道大家会作何想法?”

许愿有意靠近压低声音附在苏琦的耳边。

这话成功让苏琦的眼睛瞪大,“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许愿直起身子,“如果在规定期限内,你无法偿还花费苏烟的那些钱,你就等着坐牢吧。”

不愿多停留,许愿缓步走到门前,折身看向众人。“大家怎么了?哪怕是一卷卫生纸都不能让他们带走。”

说完不再等众人开口,许愿推开苏家大门离开了。

醒来之后,她无数次地想要再见家人,想要将重生的喜悦与他们分享。

可今天看起来,大家的确还是蛮想她……的钱。

许愿唇侧的笑意愈发冷冽,很快钻进了轿车。

“满意了?”顾庭深略微抬眉看向许愿,却不曾在她的脸上看到成功的喜悦。

“好戏才刚刚开始。”

听到这话,顾庭深撇了撇嘴,“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再有两天新药剂就会制作成功。”

许愿回眸看向身边的人,眼中是波澜不惊和淡然,“等你拿到再说。”

顾庭深见她如此强硬,眸底兴味盎然。长臂一展,顺势将她带进了怀中。

“许小姐向来如此咄咄逼人么?”

头顶响起男人充斥着玩味的声音,冷冽的清香将她缓缓萦绕。

许愿也不着急推开,抬眸,一眼便望进了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之中。

“咄咄逼人谈不上,只是,如果我的金主大人在不松开抱着我的手,只怕——”

说着,她视线渐渐下移,威胁之意,甚是明显。

顾庭深闻言,禁锢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

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许愿勾唇一笑,气吐如兰。

“看来我的金主大人,还真是不怕后继无人呢——”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话音刚落,顾庭深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

男人深邃的目光与她湿漉漉却倔强的眼神对上,薄唇轻启,话中颇有意味。

“敢威胁我的,你倒是头一个。”

顾庭深不禁莞尔,松开了禁锢着她的手,淡淡开口道:“要吃点什么吗?”

许愿轻轻阖上眸子,有些疲倦道:“送我回去吧,我不想吃东西……”

“可我想吃东西。”顾庭深挑眉,对许愿说道。

傍晚,天色昏暗,西边的天空唯剩几缕残霞还在依依不舍的告别。

“那你先送我回家,然后你再去吃。”许愿揉了揉眉心。

顾庭深叹息一声,薄唇紧抿。

“回清木区。”

许愿听了这话,便望着车外,看着落霞几许,心里也沉沉的。

闭上眼睛,好像还能感受到苏烟被囚禁在废楼时,正日被绝望和恐慌包围的感觉。

她还记得废楼里生锈的铁栏杆蹭破她皮肤时的灼痛感。

也还记得被注射病毒时心里的挣扎……

她自问从未对不起过谁,可到头来落得个如此惨烈的下场,到底是识人不清。

好像是心里疼着,连天气也为她悲伤似的,竟然下起了小雨。

如此想着想着,她竟然在车里睡着了。

“下雨了,你确定不吃些什么东西?”顾庭深看着车窗外的小雨,再次问道。

久久无人应答。

“许愿?”顾庭深回身,正对上许愿安静的侧颜。

她长长的睫毛,在娇嫩细腻的皮肤上落下两道阴影。

如莲般的容颜明净柔美,两瓣樱唇轻轻抿着,像是一个睡着了的小公主。

顾庭深的目光经久不转落在了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

鬼使神差的,他竟产生了想要靠近她的欲·望。

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遥,就连她喷洒出的鼻息,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不知是谁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寂静的车内,那心跳声显得格外突兀。

顾庭深回身坐正,将心头的那抹异样压下,良久,唇齿轻启道:“也就是睡着了的时候,才这么乖……”

突然,汽车一个拐弯。

巨大的惯性让她一个不稳,差点从座椅上跌下,顾庭深连忙接住,她如墨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肩头,而那张睡颜,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

“开慢一些。”

顾庭深眉头深皱,语气不悦。

赵师傅会意,把车速调慢了一些。

大概是下了雨,天气转凉。

今天穿着细吊带的黑色长裙,她本能的伸手抱住了顾庭深。

外面雨下着,淅淅沥沥,很湿,也很有诗意。

顾庭深低头,看着睡在他怀里的肌肤如雪般的小女人,抿唇一笑。

然后,他随手拿起放在另一个车椅上的外套裹在了怀里许愿的身上。

汽车缓缓驶进清木区时,雨下的越发大了。

许愿还没有睡醒,顾庭深索性把她打横公主抱了起来,让赵师傅撑着伞,进了许愿的别墅。

等把许愿轻轻放在了床上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顾庭深一怔,帮许愿盖好了被子,随后压下接听键——

“说。”

电话那头,齐轩略带着公式化的声音传来——

“BOSS,你之前所说的那个药剂找到了。”

“是什么东西?”

“这个药剂名字叫做H9R3,H9R3这种病毒首次出现是在L国的一个小岛上,当时出现这种病毒的时候,死了大概有2000多人……”

齐轩在那边拿起他搜索出来的资料,开始做详细的解释。

“这种病毒很是奇特,因为它本身的病原体是一种飞鸟的病菌,但是进入人之后,会让人的各种系统对它产生一种依赖,所以他很像是毒品。”

“因为这一特征,当地的人把这种H9R3病毒又叫作——飞鸟的罂粟花。”

“但是,这种病毒被发现不久后,因为隔离的及时,也只是在L国泛滥一时,到就在几年前,却又一个神秘的研究机构去了L国,专门研究这种病毒……”

顾庭深轻靠在椅背上,脸色渐沉。

“哪家研究机构?”

齐轩喝了口水,然后回答道:“是一家非法的研究机构,据我这段时间的研究,这家研究机构可能涉嫌毒品贩卖。”

顾庭深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外,雨水氤氲在玻璃上。

“但这家研究机构是一个跨国机构目前想要找准定位确实很难,而且我手里也确实没有他们用H9R3病毒制药剂的证据……”

“嗯,继续查。”

顾庭深话音淡淡,刚准备挂断,那头齐轩的声音又传来过来。

“BOSS,你前些日子让我查那个金马影后苏烟生前的交集圈中的问题,我也查到了一些异样。”

“说。”顾庭深眉头紧锁,食指指腹缓缓摩挲,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查到的资料上有说,苏烟刚刚出道时有个知名的导演请她拍戏,但是不知怎么的,就被苏烟小姐给拒绝了,据当时传言说,是因为导演喜欢苏烟小姐……”

“总之娱乐圈那点事儿您懂的,但是后来这导演反而一直追求苏烟小姐,但是就在苏烟小姐去世前不久,他娶了L国总统的女儿。”

“那导演是谁?”顾庭深觉得这事儿里面有猫腻,于是便急急问道。

“李杭,就是《男朋友》的导演。”

顾庭深觉得这一切好像都连成了一个串,渐渐的要浮出水面。

挂了电话后,顾庭深转身,看见许愿悠悠转醒。

“你怎么还没走?”许愿刚刚睡醒的模样有些迷迷糊糊,远远看着十分的可爱。

没良心的小东西,自己为了她的事,奔走忙活,她倒好,一醒来竟然赶自己走。

“许愿小姐,我觉得你有必要对你的金主爸爸尊重一些……”

许愿抬眸,冷冷的打量顾庭深,再次开口:“你到底走不走?”

顾庭深勾唇,刚要说一些什么,就听见有人的肚子“咕咕噜噜”叫了几声。

这肚子叫的声音是她的,许愿愣了愣,颇有些尴尬。

“你饿了?”

顾庭深听到耳侧的咕咕响,唇侧勾笑,问道。

“都听到了还问?”许愿红唇轻启。

“所以,收拾收拾,跟我出去吃饭。”

许愿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没想到她一觉睡了这么久。

许愿从床上爬起来,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

“半夜11点多,外面下着暴雨,顾总倒是很有心情。”

“也是,不如,你做给我吃?”

男人目光灼灼,许愿先是一怔,而后莞尔一笑。

“可以,只要顾总不怕明日醒来是在医院。”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同理亦然。”

顾庭深轻倚在沙发上,神情慵懒。

许愿见状,心底悄然而生出一股淡淡的暖流。

“不用了,你想吃什么?”

顾庭深一愣,似是没想到她今天竟会这么好说话。

见他沉默,许愿再次冷声开口道:“金主爸爸,请问你想吃什么?”

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暴雨,凄凄冷冷的,倒是衬托的这屋子里温暖安静。

“随意。”

许愿懒得再跟他多说些什么,掀开被子,准备从床上走下来。

“嗯?我的拖鞋呢?”

找不着地的拖鞋,许愿撩起头发站在床上,四处张望。

正走着,被子本身就滑,床上又铺了竹席,她站着走来走去的,脚下一滑,往床下扑身摔去。

“啊!”

许愿一声尖叫,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预料中的痛感未曾袭来,紧接着,熟悉的清香飘入鼻中。

“这么不小心?”

清清冷冷的男声顺着头顶缓缓传来,许愿脸色一红,连忙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首席小说
  2. 影后小说
  3. 夫人小说
  4. 影后夫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