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医女有点田
农门医女有点田

农门医女有点田 暁筱萧 著

连载中 杭悠奕简幻枫 农门 医女

更新时间:2020-03-16 11:25:53
一届女特工,被一记火光喷下高楼,再一睁眼,居然就到了古代。还是个鸟不拉屎的小山沟里的一个四面漏风的茅草房。身边还有一只性情诡谲的小包子。小包子还没有爹。她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寡妇。还有比这更惨的吗?有,追来了个只会吃软饭的跟屁虫。后来她才知道,这个跟屁虫很厉害,而且他就是——她天天念在嘴里的死鬼老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杭悠奕麻溜地一边清洗着伤口,一边缝合伤口,没有现代医用的盲肠线,随意的拿出日常用的棉线!

缝合好的伤口再次用浓盐水反复冲洗,前胸的,后背的,胳膊的,大腿的,身上数不清的伤口一一被处理好。

而男人,只是双眼猩红、青筋暴起、一眨不眨地地盯着她看,全程没有发一点声音。

杭悠奕此刻还真挺佩服这个男人的,是条硬汉!

甚至!

此时的杭悠奕不仅仅的佩服他了,还觉得这个男人是不是从颈部往下没有知觉了,不然用盐水清理伤口为啥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杭悠奕的速度很快,也就一刻钟左右,男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就都被缝合好了。

男人则以为这个女人是那个人派来折磨他的,丝丝抗住钻心的疼痛不吭声,本以为女人会说些什么刺激性的话,结果那人真的只是给自己伤口清洗缝合之后就做了包扎!

难道,自己猜错了?男人决定再观察观察。

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挣扎着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身上紧紧缠绕的带着女子体香的布条,心里莫名地悸动了一下。

对,没错!

家里怎么可能会有现代的医用纱布,只能撕了一件比较新的衣裙,将男人包扎好。

“娘亲,我收拾好了!”这时,简竹松跑了过来,看到男人已经坐了起来,有些怯懦地抓了娘亲的衣角,“叔叔,醒了?”。

“如你所见!”杭悠奕翘起唇角,小傲娇地笑了笑,将简竹松搂在怀里。

男人看着女子如花般的笑颜,眸光深邃得望不见底,俊脸泛起一层薄红,也不知道是被迷的,还是羞的。

杭悠奕十分豪迈地往男人的头上撸了一把,眯着眼睛,享受得说道,“小哥哥,安啦,既然收了你的诊金,你是我的病人,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放心放心。”

杭悠奕回答的似乎没毛病,平时都是跟大家这么交流的,但她忘了她穿越了。

“放心,嗯?”

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荷包,感受着里面所剩不多的银子,男子尾音微微上扬,眸色深邃得让人心惊,就连做了多年特工的杭悠奕都看不透他眼神里的意思。

“当然。”超级豪迈!

男人嘴角扬起的诡异弧度,开口说道:“那我现在还没好,你是不是要收留我,直到我痊愈?”

忽然感觉有点不要脸是肿么回事呢?

杭悠奕一听到这句话立马急了!

“你这个人还赖上我了不成啊!我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你是觉得你身体已好,我那你没辙怎么地,告诉你,姐既然能救活你,就能一把毒药再灭了你!”语气里充满了傲娇的炫耀。

“在下定会回报,刚言语冒犯,请多多包涵。”男人平静的说道。

“不需要回报,您好了,自行离开就好。”杭悠奕抿唇,声音泛冷,“至于你身上的毒,虽然我知道怎么解,但却还没药可解,安啦,反正死不了,顶多你多受几天苦而已!”

男人嘴角忍不住的抽搐,这女人说什么受苦……而已!真当这剜心之苦是那么好受的?不过,他遍访名医也没找到解决之法,他就不信这个小女子有何办法。

杭悠奕没有再理会男人,拉着简竹松去厨房做饭。

可水缸里的水却见了底,杭悠奕索性将灶下的柴捡了出来,放到院子里,烤着一块儿干净的石板。

将刚刚切下来的虎肉切成细片,放在盐水里腌制。

看得简竹松一百个不解,有些怀疑娘亲是不是烧坏了脑子,需不需要再请个大夫给娘亲看看。

待石板烧热,虎肉也用盐腌制的差不多了,杭悠奕切成薄片的肉片,一片片贴在石板上。

“撕拉——”

肉放在石板上立刻发出有人的声音,随之散发出一股馋人的肉香。

久未沾油性的小包子被香味吸引,眼睛都吸引到肉上面来,天然肉滋味本就醇香,更何况,他们本来就很饿了,就感觉肉的滋味格外勾人,更是让人闻了就忍不住口水泛滥。

就连吃遍了珍馐美味的男人,都被若有似无的香味所吸引。

杭悠奕完全没有叫他起来吃饭的意思,将考好的肉片递给简竹松,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顶。

简竹松接过杭悠奕递过来的肉片,肚子不合适一地咕咕叫了起来,舔了舔嘴唇,腼腆地笑了笑,一脸幸福地吃了起来。

杭悠奕看着自己的宝贝一脸乖巧的样子,也觉得心里甜甜的。

此时天空像被人泼了墨般漆黑,只留了一弯新月挂在天空,杭悠奕上辈子虽然每天锦衣玉食,但却一直贴着面具生活,生怕暴露,就连睡觉都小心翼翼的,可如今这样的粗茶淡饭,却让她吃的无比满足。

她没再开口说话,本来一天也没吃东西了,现下早已饥肠辘辘,安静地吃着虎肉。

不知何时,男人竟走到院子里,看着娘俩吃饭,心里默默觉得有些堵。

杭悠奕余光瞥向她刚刚救治的男人,顺手把虎肉递了过去,“吃吧。”

男人薄唇紧抿,接过递来的烤肉,心中异样的感觉更甚了。

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子,她那一手奇怪地缝合技术就绝不简单,把针弯成弓子形,这种缝合伤口的技术若是用到战场上,那绝对可以救活很多边关保家卫国的战士。

男人眸色深沉,未发只言片语,只是默默地吃着杭悠奕递给他的虎肉。

庄稼人的孩子平时很少可以吃到肉,吃起来也不讲究那么多,狼吞虎咽的,可杭悠奕看了看男人,虽然也是啃着吃,但是吃起来极其儒雅,心下暗暗的想暂时自己还是惹不起这样的人,趁早分道扬镳比较好。

杭悠奕吃的本就不多,更是习惯了为了身材晚上只吃水果,所以她只吃了几片肉就停下了,把手中剩下的都给了男人,低头温柔地看着简竹松,“喝点水,慢慢吃。”

男人诧异地接过女人手中的虎肉,这个女人是怕自己吃不饱,所以把她的口粮剩下来给自己吃吗?

不禁对刚刚自己龌龊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我把药方告诉你,你早些离开吧,我们就此别过。”杭悠奕完全可以断定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大麻烦,尽快甩开比较好,甩开了想亲自为他医治的想法,干脆把药方给他,让他尽快离开比较好。

这毒确实不难解,适量用毒也叫用药,可以医治很多心脏方面的疾病,现代很常见!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医女小说
  3. 闪婚小说
  4. 溺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