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闪婚老公偏宠入骨
闪婚老公偏宠入骨

闪婚老公偏宠入骨 雪糖果 著

已完结 景如星薄御寒 闪婚 偏宠 老公 闪婚老公

更新时间:2020-03-16 11:56:48
景如星替姐出嫁,嫁给传言中又老又丑的残废三爷,然而私下里的三爷不仅年轻英俊身强体壮,而且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背景,一再颠覆她的认知。初相识,三爷冷酷无情,“守好你的本分,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你敢对我有非分之想,别怪我不客气!”恋爱时,三爷霸道,“乖乖做我的女人,除了我,不许看任何男人,想都别想!”求婚时,三爷腹黑,“洁白的婚纱,手捧着鲜花……这是哪首歌来着?”“咱们结婚吧!”“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不是说薄家三爷又老又丑吗?

眼前年轻英俊的男人,穿着挺括的白衬衫,微敞着领口,露出一抹精致的锁骨。

五官完美到了极致,鼻梁高挺,薄唇凌厉,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似冰蓝色的琥珀,散发着幽冷的光。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帅的人神共愤,只是,这样英俊的男人终日却只能与轮椅为伴,实在是太过可惜。

景如星看到这样的薄御寒,内心不由的生出一丝同情与惋惜。

在她发愣之际,薄御寒也在扫量她。

面前的女孩身形娇小,穿着一袭水洗白的牛仔裙,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有着一双明亮澄澈的大眼睛,肤白胜雪,像一支含苞待放的清新小荷。

貌似和他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他所知的景海瑶是薄彦展的初恋,是个飞扬跋扈的千金小姐,很爱疯玩的那种,据说常和薄彦展一起飙车打拳。

今天竟然装的如此清纯,呵……

幽蓝的眼眸里,划过一丝轻蔑的暗芒,“你就是景海瑶?”

“三三……三叔……我我是景……海瑶……”

景如星紧张的有点语无伦次,差点把名字说错。

薄御寒冷哼,“三叔?你也配叫?”

景如星心中一惊,抬头看向逆光里的男人,那张脸冷漠如冰,带着一丝讥诮和不屑。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

难道对她不满意?

叫他三叔,他不高兴,那么她只能改口,和管家他们一样敬呼他,“三爷……”

“过来!”

男人淡淡的命令。

景如星小心翼翼的向他走去,距离他一步之遥时,忽然听见耳畔传来“嗷呜”一声,转眼间,一个体型庞大的雪獒张开大嘴,龇着獠牙,急冲而来,直接将她扑倒在地。

“啊……”景如星吓得闭眼尖叫,能感觉到雪獒尖锐的獠牙卡在脖颈的动脉上,喉咙深处发出“呜呜”的闷声嘶吼。

凶残的猛兽,似乎下一秒就能咬断她的脖子。

“铂爵!”

薄御寒呵斥一声,雪獒的獠牙差点就刺穿动脉,及时停下动作,但是牙口却没离开。

“放开她!”

随着男人第二声命令,雪獒松开了景如星。

景如星被吓得魂不附体,整个人瘫软在地,脸色煞白。

她最怕的就是狗。

记得她刚到景家不久,景海瑶不喜欢她,放狗咬她,还骂她是野孩子,让她从哪来,滚哪里去。

当时她的腿被咬的鲜血淋漓,是父亲打死狗,救了她,也是从那以后,她对狗有着深深的恐惧。

现在看着薄御寒身边威严如士兵的凶猛大狗,她觉得自己已经恐惧的快要窒息。

薄御寒冷睨一眼地上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冷讽的笑,“这么胆小,怎么做我薄御寒的女人?”

“三爷……我……”

景如星劫后余生般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强迫自己镇定,支着手臂,从地上爬起来,胆怯的看着男人和他身边的雪獒犬。

“德叔,你先下去,让她留下伺候我。”

“是。”德叔恭敬的退下。

薄御寒移动轮椅,从她面前离开,拿出一个飞盘,朝远处丢出去,“铂爵,接住!”

铂爵奔跑起来,通体雪白的毛随风飞舞,纵身一跃,稳稳接住飞盘,然后跑回来,将飞盘送回主人的手里,一人一狗配合的十分默契。

景如星费了半天力气才从地上站起来,两条腿还在发软发抖。

要她留下来伺候,也不说让她做什么,看着那只大狗,她的心里就发憷。

现在她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里了,好想回家。

薄御寒和铂爵玩了一会,停下来,命令,“铂爵,回去休息。”

雪獒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让它回去休息,它便乖乖的离开了。

海滩上只剩下他们两人,薄御寒回头对景如星说,“现在轮到你了。”

“什么?”

景如星没反应过来,什么轮到她了?

薄御寒将手里的飞盘丢出去,然后说道,“景海瑶,去,把飞盘捡回来!”

“……”

景如星瞪大眼睛望着他,满眼的不敢置信,他叫她帮他捡飞盘?她又不是狗!

“怎么不去?”

薄御寒浓郁的眉头,拧成“川”字,声音里多了一丝愠怒。

“不是……三爷……为什么要我去捡……”

“铂爵累了,需要休息,你来的正好,以后你来负责捡飞盘!”

“可是……”

景如星以为薄家三爷要娶姐姐至少是因为喜欢她姐姐才娶的,可是现在“姐姐”娶来了,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难道你要我自己去捡?”

薄御寒拍了一下轮椅扶手,对于她的忤逆表示不满。

“好……我马上去捡。”

早就听说薄家三爷性情古怪,阴情难测,现在拿人当狗来使唤,想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他应该只是想试试她听不听话。

景如星只能撑着两条发软的腿把飞盘捡回来,交给他,薄御寒随手又把飞盘甩的更远。

景如星跑过去,再捡回来。

接下来,他不停的抛飞盘,她不停的捡飞盘,沙滩上布满了她的脚印,她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最终摔倒在他的面前。

“三……三爷……我不行了……跑不动了……”

“体力太差,要多练!”

薄御寒阴翳的眸子盯着她,景如星抬起头,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明亮的汗水,眼神里藏着一丝不服气。

真是坐着说话腰不疼,你来跑64个来回试试!

“怎么?不满?”

薄御寒将她那点小心思洞察的一清二楚。

“没……没有。”景如星慌忙低下头。

薄御寒没再说什么,转动轮椅离开,临走时丢下一句,“把我的画具收回去。”

“知道了……三爷。”

景如星喘息平复一些后,开始收拾海滩上凌乱的画笔和颜料。

别墅的转角处,轮椅停下来,薄御寒侧目望向海边的那抹单薄纤瘦的身影,眼神渐冷,瞳孔微微眯起。

十年前那场迫害,导致他瘫痪多年,是薄盛和薄彦展父子将他推入地狱,他们给他造成的痛苦,他要一一偿还回去。

先从薄彦展的女人开始!

他要让薄彦展看看,他是怎么折磨他心爱的女人的!

……

猜你喜欢
  1. 闪婚小说
  2. 偏宠小说
  3. 老公小说
  4. 闪婚老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