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天降谐妃很嚣张
天降谐妃很嚣张

天降谐妃很嚣张 清茶 著

已完结 云染染夜离宸 嚣张 天降

更新时间:2020-03-19 18:02:10
爬山醒来掉进了浴桶里?下面还压着一个太子!谁来告诉她,她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看来这是上天的安排。”某太子语气***的说道。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双手环胸,往后退了一步,她总感觉这个腹黑太子有阴谋,“你,你想干嘛?”“你说呢?”某太子把小白兔扑倒!“……”终于,有天她被逼得忍无可忍了,她决定揭竿起义。某太子一脸腹黑的看着她:“爱妃,要不你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太子殿下都这么说了,云染染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对青芜讪讪一笑,脚步快速立马回头跟上夜离宸去用膳。

“我说太子爷,你这是什么情况?”云染染立即小声问道:“我怎么觉着你在拿我寻开心似的。”

夜离宸笑道:“你看不出来吗你的桃花运最近很茂盛啊。”

桃花运?

什么鬼?

云染染一脸莫名其妙,随即她想到了外面的青芜,夜离宸说得该不会就是她吧?

“你不会说的是青芜吧?”

夜离宸点头:“正是,人家姑娘对你一片痴心。”

云染染瞪大眼睛,“你在开什么玩笑?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夜离宸憋着笑意,正是因为他知道云染染是女儿身而青芜喜欢她,他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很好笑。

云染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太子殿下有这样的恶趣味吗?

“你开玩笑的吧?不应该啊?我做了什么让她芳心暗许?”

夜离宸老神在在道:“这就要问你了,不过本太子猜测应该是上次你救了她,女孩子家的心思总是细腻。”

云染染光是这么听着都有些头大,你再细腻也不能在她身上呀,再说当时那个情况,是个人都会出手的嘛,怎么可能真的见死不救呢。

她觉得这个逻辑毫无根据。

云染染下意识否定了这个猜测:“太子爷你可别乱说,说不定人家只是想感谢感谢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夜离宸道:“不信,你待会出去你就知道了。”

这话说的云染染身上毛毛的,接下来这顿饭都吃得有些食不知味。

用完膳后,夜离宸还有一些私事需要去处理,云染染不方便去,所以干脆打算自己屋子里去。

果真如夜离宸所说的,青芜跟着云染染一路回去。

云染染决定主动出击,她确实不相信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还能把女人给征服了。

“你有什么事吗?”

青芜紧张的停下步伐,手指无意识抠着衣角,“那……那个…云,云先生……”

云染染眨眨眼,盯着她,想看着他能说出什么来。

青芜鼓足勇气,面上隐隐能看出视死如归的气势:“云先生,感谢你那天上次的救命之恩,青芜没齿难忘,无以为报,云先生,青芜愿意为云先生做牛做马报答这些恩情。”

云染染:“……”

这让她该如何回答?

“呃……没关系,其实你不用记得这些事情,我救的人多了,要他们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我还不得累死啊……你不用在意的。”

云染染以为这些话能够打发掉,然而青芜异常执着,“不,云先生,青芜知道云先生是个好人,别人的事情青芜管不着也不想管,青芜只想报答云先生救命之恩,云先生,请让青芜服侍您吧。”

青芜说完跪在地上,她穿了一身淡紫色,显得温婉又坚决,要不是云染染是个女孩子,不喜欢女孩子,她都觉得青芜是个美人。

可云染染还没有来得及想这些,只道:“哎呀你怎么跪下了?快起来,快起来。”

她跪着的地方正是人来人往,虽然都是目不斜视的侍卫,但云染染总觉得自己不道德似的,当着众人的面,不知情的人家还以为他在责罚奴婢。

这也太丢人了。

云染染连连道:“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青芜态度很坚决,她心里也很害怕,她作为奴婢本不应该违抗的命令,但是为了能够呆在云染染身边,她愿意付出这点儿代价。

可云染染也不是吃素的,她生平最讨厌别人威胁她,看着青芜倔强的表情,干脆了当道:“你不起来?”

青芜摇头。

“那行,那我还有事儿,你想在这边跪着那就跪着吧,我倒要看看你能跪多久。”

云染染哼哼一声,直接了当走人,头也不回。

跪在地上的青芜傻眼,她张了张口想喊住云染染,又觉得违背自己的先前的意思,只好泄气似的跪在原地。

反之云染染像是躲瘟似的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简直莫名其妙,她应该是好心吧?怎么还多出了个麻烦来了?

真是奇怪。

不过云染染是心宽之人,本身她也不在意青芜的意见,自己在屋子一个人反而逍遥自在,转头就把跪在地上的青芜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天一早,云染染打听了一下夜离宸今天的动向,得知他被皇上叫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商量。

云染染想,那看来今天应该不会理到自己了,要不干脆还是去玩一玩吧。

云染染心情雀跃起来,外面好玩的他还没有玩够,她哼着小曲儿,背着手走出去。

看着这条石头小路,云染染突然想起那青芜怎么样了,她想去看看,可又怕青芜看到她后心生希望。

但到底熬不过自己的良心,暗搓搓的躲在树丛后面看过去。

那青芜是个死脑筋,硬生生的在小路上跪了一天一夜,云染染简直都惊呆了。

这一夜还不知道流言蜚语能把她传成什么样呢,云染染急得上前想要把青芜揪起来,可是想想又不对劲。

这样是不是就算认输了?

云染染可不想以后玩着还有一个婢女在旁边劝这劝那。

她皱着眉思索了片刻,决定还是不管为好,大不了夜离宸知道后问她,她也有理由说一说不是?

云染染想得简单,干净利落的转身出去东宫玩耍。

这次他去了上次没有去过的西街,京城之内都是达官贵人,人都说你泼一泼水都可能溅到一个官,云染染颜小心翼翼的,尽量不给夜离宸惹麻烦。

他听着小曲儿吃着点心好不自在,浪荡了一下午才堪堪回东宫。

谁知一个大惊吓等着她,自己的屋子外面站着青芜,她脸上带着喜色,见她回来亲切的问候:“云先生,您回来了?”

云染染顿时退后两三步,“这什么情况?你怎么会在这儿?”

青芜说起来有些害羞:“太子殿下把奴婢分给了云先生。”

猜你喜欢
  1. 嚣张小说
  2. 天降小说
  3. 代孕小说
  4. 女上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