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我的夫君是权臣
我的夫君是权臣

我的夫君是权臣 海棠春深 著

已完结 李长乐陆归远 夫君 权臣

更新时间:2020-03-26 16:01:18
李长乐从小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宅斗中,为跳出李家这个巨坑,致力于当女官。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上门求娶。李长乐:“不嫁!我是要当大官的女人!”陆归远:“我嫁。”于是,死对头变夫妻,而且,李长乐真成了大官的女人。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赵氏身子往后靠了靠,一脸不自在:“我可没这么说。”心里暗骂起了陆小夫人什么都不说,害得自己背黑锅。

如今大家也明白了,什么一见倾心,根本就是儿子成了残废下辈子没指望,不如早早扔个地方去。

老太太脸色一沉道:“不过是你长辈,问一问话而已。”

陆归远下颚一抬,显得目中无人:“问话问人伤痛上去,长辈就是这么当的?”

老太太在家里作威作福许久了,自打她婆婆去世,就没人给她气受,如今被长房的小辈顶撞,气的骂道:“你一个小辈还敢质疑长辈,一个入赘的也这么嚣张?”

他立即便笑了:“要不您现在给我个休书,我立马就走,我的性子一直都是这样,听说婚事是您敲定的,您不知道啊?”

老太太气个倒仰。当时只想着让长房赶紧成亲,别耽误了长安,毕竟她年纪不小了,谁曾想这个杀星居然连长辈的面子都不给。

其他人也是惊讶,没想到第一天敬茶就这么横,长房这是招了个什么上门女婿,一点规矩都没有。

李长乐假意怪罪道:“那么多人说亲,祖母就相中了你,还是二婶给保媒,她们自然都喜欢你,你就别在这没事儿找事儿了,是不是二婶?”

赵氏胡乱应了一声。

李章愿最不耐烦这种事,挥了挥手,一针见血的道:“别胡闹了,上门女婿不是媳妇,还真要拿捏啊,赶紧敬茶,我还有事儿呢。”

家里最大的人发话了,自然要听从。

这孙女婿的茶喝的叫不情不愿,草草了事。

一杯茶喝完,李章愿便要起身离开,便在此时外边有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大喊道:“放榜了,放榜了。”

赵氏立即站起身来追问:“如何?”

她儿子参加科举,这次能不能考上秀才可是至关重要的。

小厮飞快的说:“恭喜二夫人,贺喜二夫人,大公子榜上有名,第九名秀才。”

“恭喜二嫂,也要祝贺长安得好姻缘了。”

满屋子的人瞬间喜气洋洋,方才被陆归远气到的怨气瞬间消息。没人还记得新婚的人,只沉浸在大少爷的美事儿当中。

李章愿也露出了喜色:“老二家的孩子真争气。”

老太太扫了一眼长房一家,道:“那是,又能干又孝顺。”

李长乐就是那不争气的孩子,谁叫她十岁过了童生就每个功名了。她似笑非笑,望着那小厮。

小厮喘匀了气,又欣喜若狂的道:“恭喜三小姐,三姑爷榜上第一,案首,待会仪仗队便要到了。”

此话一出,场面一静,地下掉了针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长乐由衷开心道:“夫君好厉害。”

陆归远懒懒散散的说:“眼皮子真浅,一个秀才而已,看把你高兴的,什么大事儿么?”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众人脸上。

李长乐也不觉得疼,笑眯眯道:“你这不是第一名嘛。”

他撇了撇嘴,更加的孤傲不屑:“第一名很难么?”

她揉了揉脸,淡淡的说:“我觉得不难。”

李长乐童生案首。

陆归远秀才案首。

第一不难不难。

第九名的大少爷:“……”

这下子谁都开心不起来了,一个个活像是被喂了好几只苍蝇。

小厮看赵氏脸色难堪,也没敢要赏赐,心里嘀嘀咕咕,大少爷名词不如三小姐夫婿也不是他的错,怎么连赏赐都没有。

好端端的一桩喜事,愣是笑不出来。

李诚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寂静:“赏。”继而对陆归远道:“从前就听过你,都说你年轻气盛,如今收敛锋芒,大有作为。”

陆归远行礼道:“爹谬赞了,不过是区区秀才而已,举人才是分水岭,可惜儿子没机会尝试,不过还有长乐在,她更胜于我,总能填补遗憾。”

李家大郎是这一辈第一个男丁,还是嫡长子,深受看重,偏偏自幼被妹妹压一头,好不容易妹妹不行事儿,妹夫居然又来压自己一头。他不像一开始那般老僧入定般带着谦虚的微笑,而是忍不住开口道:“妹夫为何认定三妹比你强?”

“我与她一同下场,童生考试我是第二名,第一名便是她。书院辩论她永远压我一头,就连拜院长为师,也是她师姐,我师弟,自然她比我强?”陆归远慢悠悠道。

李大郎一怔,他与二人并非一个书院,却也知道远宁书院是这地方最好的书院,院长是进士出身,震惊道:“拜师这等事情,为何没人知晓?”

“我区区童生,有何脸面自称院长徒弟,不提也罢。”李长乐不以为然。

她从不曾把这些拿出来说,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怕老太太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不仅仅是动手脚,而是要自己的命。

父母在不分家,他们只能在李府住,李府被老太太把控多年,她是真的怕。

可今日陆归远有意捅开此事,那么必然有他的用意,干脆顺着说就是了。

长房好久没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他们一直谨小慎微,尽量减低存在感的活着,可也没逃掉迫害。

柳氏有些担心:“咱们这么得罪娘,会不会……”

陆归远顺口解释道:“得不得罪她都不喜欢咱们。而且我说出来不是给他们听的,是给听的大爷爷听的,咱们家之前走的是隐忍路线,顺从长辈,但从你大伯角度来看,他想要的是一个和他一条心的儿子。”

李诚若有所思,忽而一笑:“有道理。”

长乐翻了个白眼,有什么道理,娘是要在老太太面前走动的,娘的性子软,肯定会吃亏,否则她早就闹一场了。可偏偏父母都在,父亲也不说,她只能闭嘴。

那陆归远得了爹的夸赞,越发卖力的分析了一下当前局势,并且道:“后宅都被老太太把控着,咱们院子里除了贴身丫鬟可信任,其他的都是眼线,我有一信任的小厮略懂些医术,不知可否带入府内?”

猜你喜欢
  1. 夫君小说
  2. 权臣小说
  3. 本宫小说
  4. 冷情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