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

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执 顾家小竹 著

连载中 易瑾离凌依然 偏执 总裁

更新时间:2020-05-13 10:51:55
深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死亡,车祸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她出狱后,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她跪在地上求他,“易瑾离,你放过我吧。”他却笑笑,“阿姐,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都说易瑾离冷心绝情,可是却把一个坐过牢的环卫工宠上了天。然而当年的车祸真相,却把她对他所有的爱都摧毁了,她从他身边逃离。多年后的一天,他跪在了她的面前,“依然,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怎么样都可以。”她冷冷凝视着他,“那么你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简直就像是活生生地被打脸一样。

赵漫甜气得转身赶紧离开这个让她丢脸的地方,而苗佳玉则是赶紧跟上。

凌依然只觉得自己像是看了一出戏似的,一出商场,就看到有人在砸车,而且那车子,好像还是赵漫甜的。

“怎么回事?她是得罪人被人报复吗?”凌依然道。

“谁知道呢。”易瑾离眸光微微一闪,掀了掀薄唇道。

“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儿。”凌依然拉着易瑾离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倏然,易瑾离的脚步猛然一顿,凌依然转头看去,只见他的脸色苍白,神情似震惊,双眸直视着公交车站。

“怎么了?”她担心道。

“没……什么。”他道,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刚才……是他看错了,把一个上了公交车的女人,误看成了那个女人。

那个曾经抛夫弃子的女人,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

“阿瑾,你别学我,就算要爱一个人,也别爱得那么彻底。”

“爱情,原来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当她对你不屑一顾的时候,就算你跪在她面前都没有用。”

“阿瑾,也许当有一天,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原来有个人,可以掌握你所有的喜怒哀乐,可以让你生,也可以让你死,但是如果可以的话,爸希望你永远都不要体会那种感受。”

是谁,是谁在说这些话!

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好冷……好冷……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再待在这里……会冻死的!

“阿瑾,我要走了,我不想要听你父亲口口声声说爱我,却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又是谁,又是谁在说话?

“不要……走……”这又是谁呢?对了,是他在说话,是他在求那个女人,如果他走的话,那么父亲会……

不要走!不要走!他拼命的想要抓住对方,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四周仿佛变得越来越黑,他就像是要溺水了一般,难受得连呼吸都是那样的困难。

手拼命的想要去抓住些什么,就算只是一根稻草也好!

蓦地,就好像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被他抓住了,而他的耳边,似从遥远的地方响起一抹温柔的声音,“阿瑾,阿瑾,我不走,我不走,不怕,不怕!”

这声音……是阿姐,是那个让他喊她阿姐的凌依然!

易瑾离缓缓的睁开了眼眸,印入眼中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乌黑的杏眸中满是焦急,粉色的唇瓣在一张一合着,在说着什么。

是了,她是在说着让他别怕!

见他醒过来,凌依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阿瑾,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他吐出了一口浊气,有多久,他没有做这个梦了?梦见那个女人毫不留情地离开他和父亲,梦见父亲明知道却没有阻拦,脸上露出着哀莫大于心死的苦笑。

“嗯,做了噩梦。”他低低地道,直到这时候,才发现他的手一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就像是抓救命稻草似的。

在梦中,仿佛要被溺毙的时候,那让他感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温暖……是她的手吗?

曾几何时,他也会把别人当成了救命稻草?!

他猛地松开了手,手中的那份温暖,骤然若失。蓦地他眉头一皱,脸色渐渐的苍白了起来,身体慢慢的蜷缩了起来,手捂上了胃部的位置。

凌依然见状,才放下的心,又瞬间拎起,“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什么。”他低低地道,声音透着一种压抑,“只是……有点胃痉挛,过会儿就好。”

是因为刚才的那个噩梦的关系吗?以前年少的时候,他总会因为精神压力而胃痉挛,但是这些年,几乎都没有再犯过了。

她看着他越来越苍白的脸庞,拨开他额前的刘海,只见他的额头处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沾湿了他的发丝。

凌依然倒了杯温水,扶着易瑾离坐起。

他勉强喝了几口,随后就紧抿着薄唇,牙齿偶尔咯咯作响,仿佛在用所有的意志力对抗着那份疼痛。

她担心地看着他,突然站起身道,“我出去一下,你等等!”临出门前,还用被子把他裹好,怕他冷了,会让胃更痛。

关门的声音响起,门外的脚步声,在渐渐远去。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依然闭着眼睛,等待着身体的这份疼痛,不知何时可以褪去。只有他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不是吗?

就像父亲死后,他被领回了易家,即使有所谓的爷爷,即使有那么多的佣人,但是对于他来说,始终都像是只有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他听到了那一抹熟悉的温柔声音气喘吁吁地响起在了这狭小的房间里,“阿瑾,我买药回来了,一会儿你吃了药就不会那么痛了。”

他睁开眼睛,看着她喘出白气,发丝因为奔跑过而显得凌乱,她的眼中是担心是焦急。清隽的脸庞,小巧的鼻子,泛着一丝微红的唇瓣,明明他见过姿色比她更出众,更美貌的女人多了去了,但是这一刻,他的视线却仿佛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似的。

好似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人似的。

————

凌依然端着温水,按着说明书的提示拿了两颗药,小心地扶起着易瑾离,喂着他吃下了药。

然后她又拿着毛巾,擦拭着他额前脸上因为疼痛而出的汗。

“你要是还难受的话,就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她道,“今天你睡床,我睡地板好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扶着他躺到了床上。

就在她要转身的时候,他的手,倏然的拉住了她。

“怎么了?还难受得厉害吗?”她脸上满是担心地问道。

他有些出神地看着她,刚才那一瞬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了她,就好像是不想让她离开他似的。

“我想……阿姐陪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他开口道。

猜你喜欢
  1. 偏执小说
  2. 总裁小说
  3. 郡主小说
  4. 惊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