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贵女谋
贵女谋

贵女谋 十七 著

连载中 言锦以萧止苏 贵女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4:46
人都说当朝唯一的女大将军易昭靖居功自傲,手握兵权,胆大妄为,府内养了十几个面首不说,放眼建京无人敢惹,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死在了贤王剑下。只是易昭靖死后大家才发现,欢喜之人不敢露,忧愁之人不敢言。然而仅仅死后第二天,易大将军就成了言府四小姐,虽然醒来是好事,但为什么个虚弱至极的傻子...软弱可欺?你们怕是没见过大将军的拳头。只是,能不能告诉她为什么去采个药都能踩到贤王身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而此时的楚航也在思量着这个事,他悄悄在府里转了一圈,府内的情况他大抵摸得差不多了,也就明白此时言锦以手下缺着人,须得寻个借口送两个伶俐可靠的丫头进去。

---------------

这事不仅她记着,言明远也记得清楚,只是后院的人他也不大清楚,交于钱氏他自然不能放心,辗转到半夜,脑子里也没想到一个可靠的人。

言明远没想到的事,第二天便有府中的一个铺子的掌柜求见,说是媳妇让来的,要去言锦以身边当差。

第二日一早,言明远刚刚起身,就有小厮来报,之前伺候他的吴建想要见他。言明远点头,将人叫了进来:“可是铺子出了什么问题?”

“回老爷的话,不是铺子的事儿。”

言明远看了一眼堂下站着的人笑道:“那可奇了,你可少有旁事来找我啊!”

吴建也是微微一笑“也不算是旁事,是奴才的媳妇让奴才来的,老爷应当还记得青娘吧。”

青娘...言明远顿住,似是眼神慢慢变得无甚光彩。

“看来老爷是记得了,当年夫人将青娘嫁给我,原本想着生完孩子就再回去侍候,却不曾想....”吴建想到早逝的夫人,也是一阵叹息“青娘心中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后来老爷也不管后院,青娘想回去四小姐身边照顾,也没有机会。”

言明远点点头,当年的他,不准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柳氏,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青娘现在想回到四小姐身边照顾她。”

“让青娘进来吧。”言明远想了想又唤来身边的小厮“去叫四小姐来,这件事还得四小姐亲自拿主意。”

言明远看着垂首而立的青娘,一身青布衣衫,头发挽着一个妇人长做的样式,脸上虽然清瘦,但也还算是红润,除了侧脸上的几条皱纹,与当年那个沉静清雅的小丫头无二差别。

“当年诗云曾说过,你是所有丫头中最沉着冷静的,也是最疼她的,现在来看,还是让诗云说中了。”

青娘低着头,看不清面上的变化,除了身形微微一晃,再没有别的情感流露。

言明远看着青娘叹了口气“早就应该让你去照顾锦以了。”

另一旁言明远的小厮成武也到了言锦以门前,唤道“四小姐在吗?”

房中言锦以守在从霜床前捧着一本书再看,突然听见外面的男声,微愣“谁?”

“四小姐,我是老爷跟前的成武,老爷让你去前厅一趟。”

“老爷可说何事了?”

“是夫人身边的青娘回来了...她...”

成武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屋内传来一阵咳嗽声“小姐,是青姨来了?”

言锦以听着迷惑“你认识?”

“小姐,青姨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当年夫人刚怀孕的时候将她嫁给了老爷身边的小厮,才逃过了钱姨娘的毒手,这几年青姨一直都有来看望小姐。”

言锦以点头,扶着从霜躺好“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什么事,很快回来。”

安排好从霜,言锦以踏出屋子,跟着成武像前厅走去,竟在回廊里遇见了吴建夫妻。青娘看着缓缓而来的姑娘,似乎是又看见当年的柳氏,有些失神。

“你们怎么在这里?老爷呢?”

“钱姨娘来了,在屋里,我们在外面等等。”

青娘走到言锦以身旁,刚想张嘴,就看见她眉毛微蹙,眸中似有戾气划过,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心中一片疑惑。她只知道老爷开始插手后院的事儿了,却不知道言锦以已经好了。

言锦以自然也看见了青娘,微微一笑“青姨。”

青娘被这一声青姨叫愣,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她的姑娘......

言锦以也不多说,径直往前去了。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屋内传来钱氏真心实意的劝慰声“老爷,你真的要带四小姐去贤王府赴宴吗?这种场合,百官皆会到场,就连皇上都可能回去,四小姐刚刚被退婚,更何况四小姐本就...现在受了打击....”

“我何时受打击了?”言锦以笑着进门,脊背挺直,微步轻挪,自带了一股子大家闺秀的风范。向着言明远行礼“父亲!”

“嗯!”言明远笑着看向言锦以,这才是他言家人的风范。

站在言明远身边的钱氏刚想发怒,言锦以轻笑一声“父亲,您抬平妻了?”

言明远一脸茫然,自柳氏走后,他便再也无心后院,一直痴迷医术,将后院的一切都交给了钱氏打理,何曾...

看出言明远的不知所以,言锦以轻笑道“若是您抬平妻了,我理当喊一声夫人。若是没有,为何我进来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来行礼?”

言明远终于反应过来,这些年钱氏在后院作威作福,早忘了自己的身份。

自打言锦以进门的那一刻,钱氏心中便咯噔一声,此时的言锦以像极了已故的言柳氏。

见钱氏愣神,言锦以轻笑一声“怎么,才一晚上不见,姨娘就不认识锦以了?”

被言锦以点名后,钱氏才突然清醒过来上前走了两步“妾身见过四小姐!”

言锦以抬首轻瞄了一眼钱氏,越了过去“爹爹叫锦以是有什么事?”

丝毫没有理会身后还在半欠着身子的钱氏眼底划过的狠厉。

“哦!你不提我都要忘了”言明远转身看向成武,将吴建夫妇叫进来吧!

成武点头应是。

“吴建的媳妇青娘,是你娘当年的大丫鬟,今日来求我,说是要到你身边侍候。让你过来就是问问你的想法。”

言锦以看着底下的青娘和吴建,两人脸上总是淡淡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什么想法。言锦以笑道“行啊,我知道青姨,也很喜欢!”

“那就好。”言明远笑道“那就让青娘留在你身边伺候吧。另外,还有一事”

言明远拿起桌子上的请柬“你看下,这是贤王单独给你下的请柬,刚刚才送来,你何时认识了贤王?”

言锦以拿着请柬想起城外林中,瞄了一眼身后的钱氏,轻轻摇头“没印象了!既是贤王单独下的请柬,去就是了,到了不就知道了?”

“嗯!也只有如此了!”言明远看着眼前言锦以的穿着,再看着钱氏的衣服,心中的怒气只觉得憋得厉害。

“这些年我一直呆在前院,不怎么到后院,竟不知后院礼制如此荒废,我的嫡女穿的连下人都不如了!呵!”言明远冷冷的盯着背朝他的钱氏“既然这管家这么难,不如换个人管好了!”

钱氏闻言,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去,这是要夺她的管家之权。

“爹爹?”一声娇叹从门外传来“出什么事了?怎么都站在这里?”言书瑶款款进门,站在钱氏身侧,微微侧身行礼,同时抬手虚扶了一下钱氏。

“你怎么来了?”言明远看着这个大女儿心中无奈。说不上多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却名满建京城,成为了建京第一才女,让他在朝中受尽了夸赞。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的以为钱氏已经抬正,言书瑶也是言府嫡女。

“过几日太妃生辰,我这几日一直在思量着要送些什么比较好,前些日子托人寻了一对玉镯,今日特来请示母亲。”言书瑶无视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素手轻抬,让人将玉镯端了上来。两只玉镯质地细腻,通体温润,一看就是一对上好的玉镯。

“母亲?”言锦以轻笑,对她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惊讶,这几年钱氏掌权,后院早已经是他们的天下。心中思绪千万,“姐姐,这玉应该是花了大价钱寻来的吧!”

言书瑶眼底划过一缕寒意但仅仅是一瞬,一抹娇笑挂在脸上“这...是我和二皇子一起出去寻得,这价钱,姐姐也不知道!”

言锦以噤了声,暗叹这言书瑶可真真不愧于第一才女的称号,言明远听了言书瑶的话也是微微一顿,这句话明里暗里就是为了扯出二皇子,就是在提醒他,他无论如何都要将钱氏抬为平妻,只是早晚的问题。

“真是难为姐姐了,大婚将近还要亲自费心去打理这些!”言锦以噙着一抹笑,有意无意的瞄向钱氏。

“是母...姨娘最近忙我的婚事太过劳累,所以才主动请缨,置办礼物的!”

“原是这样!”言锦以的笑容愈发放大“钱姨娘既然置办婚礼已经是如此劳累,后院又不能无主,刚刚父亲还说要为姨娘减负,既然如此,不如让后院的孙姨娘出来帮帮钱姨娘,让钱姨娘安心为姐姐准备嫁妆。”

言明远点头,不等言书瑶说话,便拍板定下了这件事“就按照锦以说的办!另外,锦以你收拾一下去诗锦园。让孙姨娘给你置办点衣裳”

钱氏一听言明远的话立马就想反驳,身边的言书瑶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向着言明远福了福身子,告了退,拽着钱氏退了出去。

言明远阴沉着脸看着二人出去,又拉着言锦以说了几句话,才让她离开。

青娘跟着言锦以回了她的院子,看了看从霜的伤势,才来到言锦以身边,“小姐,一会孙姨娘就应该过来了,我先去将东西收拾好。”她醒来才不过两日,就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定已经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想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一旁收拾的青娘见了笑道“小姐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

“笑我们可是将人得罪了个透。”

青娘闻言也笑“可不,那个钱氏可不是一个善良的,当年进言府,也是她耍了手段,仗着夫人心善,一心想攀高位,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

“哦?我爹娶她不是自愿的啊,快说说,当年什么事?”言锦以好奇的凑到青娘身边看着。

“小姑娘家家的知道些这个做什么?”青娘嘴上说着,但是神情却露出回忆的神色。“十七年前,那时的老爷虽还不是御史大人,但是在众人眼里,也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大老爷,那年夫人因为迟迟无法怀孕觉得愧对老爷,也就在私下寻思着替老爷娶个姨娘,只是当时老爷夫人伉俪情深,老爷一直不同意。夫人当时心中已经定下人选,老爷心中不快,当夜便没有回府,说是在外面和同僚喝酒,便不回来了。第二天,老爷和钱姨娘便被钱家堵在酒楼床上。”

言锦以无语,这很明显就是钱家在碰瓷啊!谁家女儿好好地不再家里呆着,住在酒楼里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父亲母亲也没有追究?”

青娘摇头,眉宇间挂着一抹淡淡的沉静“能怎样?钱家那时已经是建京有名的商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出了这样的事,还在酒楼那种地方,不到一天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当时候老爷喝得不省人事,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钱氏进府不久便被查出了身孕,夫人即便心中不快,但事已成定局......”

十几年前言明远只是一个小官,就算是传出去人家姑娘想攀高枝外界的人也不会信,这还真是一个哑巴亏。言锦以不由得佩服起这个女人来,这一步走的惊险又圆满啊!

猜你喜欢
  1. 贵女小说
  2. 权少小说
  3. 帝尊小说
  4. 权倾天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