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爱上你,如坠永夜
爱上你,如坠永夜

爱上你,如坠永夜 衾凉 著

连载中 何杳杳向南屿

更新时间:2020-05-23 10:17:35
曾经在众人的眼中,何杳杳的标签是——瞎子,小三,倒贴货!只因有一双楚楚可怜的瞎眼,她缠上了向南屿,上位成了总裁夫人,甚至挤走了男人真正的恋人。所有人都认为她该死,她便真的“死”了。重活一世,何杳杳得以复明,面对男人的疯狂弥补冷笑着。“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倾盆大雨中,男人当众下跪,苦苦哀求。“不必,”她一笑,“谁还没瞎过呢?”“回来我身边,我将眼睛还给你,一切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要是被认出来了,可就不是被拆穿身份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说不定白词在向南屿面前一讲,自己就再也没办法靠近向南屿了!

林宣瑜的心里正在打着许多的小九九,自以为做的无懈可击。然而白词却在转角处消失了,在暗处舔了舔唇角,眸光亮了亮。

真好玩!

林宣瑜啊林宣瑜,怪就怪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林宣瑜踩着一双平底鞋,盯着电梯持续上升,最后停在第五楼。当她从电梯里出来,在离何杳杳的病房只有一点点的距离的时候,她不免加快了脚步。

向南屿在另外一个病房里,看着她快速走进了何杳杳的病房,面色有些阴沉。

白词觉得有点儿戏,嘿嘿一笑,忍不住戳了戳向南屿,问,“不开心了?”

“嗯?”后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白词一边啧啧啧,一边调侃的摇头,打量了一眼向南屿的表情,说,“你看看你,脸都快变成一块黑炭了!”

向南屿二话不说,在白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直接抬脚,没有任何犹豫,硬实实的踢在了白词的屁股上……

对,是屁股上……

正中靶心……

“卧槽!向南屿!我艹你大爷!”白词捂着屁股跳到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你下手……不!下脚怎么这么重?我可是白家唯一一个儿子!还没有娶媳妇儿,没有为白家传宗接代呢!你要是一下子踢坏了我的命根子,小心我可就跟你拼命!”

哎哟!他可怜的屁股,被人蹂躏了,还是一个一脸冷漠无趣的男人踢的……

他可怜兮兮的揉了揉屁股。

向南屿幽深的眸看了幽怨的白词一眼,再次抬了抬脚,挑眉,“你这是还想再来一次?”

他还是把握了一下力度的,不然白词可就不只是疼一下的感觉了。

“别……别以为你练过近身格斗我就怕你……”白词缩了缩头,可是,他越往后说,就越没有底气了。

“哦?”他继续挑眉,“是吗?你这是在挑衅我?”

“哪……哪有的事儿!”白词抹了一把虚汗,连忙打着哈哈,“我就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哈!你就把我刚刚说的话当成一个屁放了就行!不用在意,不用在意哈……”

开玩笑!他可不敢真的跟向南屿动起手来。

就算是动手了,他也打不过啊!

向南屿可不仅仅只是练了近身格斗而已!他会的多着呢,自己只是一枚弱小的医生。

打不过打不过!

呜呜呜!

而此时的林宣瑜已经缓缓走到何杳杳病房外,那双原本灵动的眼睛此时染上了妒忌,和狠意。

何杳杳此时正坐在病床上,仰着头,完美好看的下颚,白皙的皮肤在丝丝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很是好看。

林宣瑜咬着唇,用力的捏紧拳头,过了半响,才敲了敲门。

听到动静,何杳杳扭头,“谁?”

林宣瑜直接走进去,说,“主任说让我拿一瓶药水给你吊着,恢复身体用的。”

“还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何杳杳忽然顿了顿,勾起一抹嘲笑。

就在林宣瑜以为可以成功骗过何杳杳的时候,她忽然冷着声音,“我的护士是专门的,她可跟我说过,我是不需要吊药水的,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你……”林宣瑜怒目圆睁,两只眼睛瞪的老大。

感受到她散发出来的恶意,何杳杳也不害怕,歪了歪头,就连空气似乎都凝结了。她居然笑起来,“我不知道你来做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林宣瑜此时也不伪装了,她把口罩摘下来扔掉,还一脚踩在上面。装着药水的瓶子她也没看几眼,直接往地上一扔,响亮的声音惹的何杳杳皱了皱眉。

“呵!我脚长在我自己身上,去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林宣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好看的面容更是狰狞了许多,“你这个该死的狐狸精!勾引了我男朋友,你觉得我不可能来找你吗?!”

“你的……男朋友?”何杳杳头顶着一堆大问号,她想了想,自己这么多年好像没跟那个男生的关系那么好啊!

别说是勾引了,走进都没有好不好!

这个女的该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认错人了吗?

还是说,故意找茬的?

想到此处,何杳杳有点生气,她说,“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注意分寸,我没勾引过任何人!”

“呵!”林宣瑜冷冷一笑,“我可是亲眼看到的!你别想在这里装!”

她几步上前,粗鲁的把何杳杳眼睛上的纱布拆掉,好看的容颜暴露在林宣瑜的面前。望着这张脸,她更是不甘心,用力捏着何杳杳的下巴,“我看你长得也就这样,哪里来的信心勾引别人?!”

何杳杳有些不舒服的皱眉,闭着眼皮子,推了一下林宣瑜,有些强硬的说,“小姐,要发疯请你出去发去!这是病房,不是给你发疯的地方!”

“何杳杳!”林宣瑜愤怒的喊着。

后者若无其事的点点头,淡淡的说,“嗯,我听着呢。”

林宣瑜没想到何杳杳居然这么平淡,整个人被气的不轻,“你这个狐狸精!”

何杳杳还是淡淡的回答,“谬赞。”

“你!”林宣瑜被何杳杳的伶牙俐齿气到了,狠狠地剜了她几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勾起一抹笑,说,“哎哟,我干嘛这么着急,你看看你现在,都已经瞎了,我男朋友肯定不会看上你的!”

“瞎”这个个字,咬的格外清晰。

何杳杳一愣。

看到她这幅模样,知道自己戳到她的心口处了,林宣瑜的心情大好。

“哟!”

林宣瑜顿了顿。

这个声音,太耳熟了!

她转过头去,看到来人,咬了口银牙。

妈的!又是这个人!

究竟还要坏自己多少好事儿!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药可是很贵的哟,打坏了,可是要赔钱的呢!”白词倚着门,笑嘻嘻的说。

何杳杳自然是没见过白词的,她闭着眼睑,问,“你是?”

猜你喜欢
  1. 神龙小说
  2. 贵婿小说
  3. 千金贵妻小说
  4. 红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