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

农门医女:猎户王爷一品妃 漫天妖 著

连载中 穆一瑾郁苍凉 农门 王爷 医女 一品

更新时间:2020-05-23 10:20:48
穆一瑾睁开眼睛,就被人泼了个猪血淋头。得知娘亲被恶毒大娘和帮凶大伯害死后,她果断与他们一刀两断。她种药材,包水饺,美食一条龙轰动京城。那个花五两银子买下他的男人,我都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你怎么突然就成了王爷?我不想当王妃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一十三章挣银子给你赎身

家里的老娘因为这事,受不了打击,现在还躺在床上。

穆一瑾哪能要他的钱,赶紧把钱还给他。

“铁柱,这银子你拿回去,我已经嫁人了,以后你别再来找我了。”

少年脸上还挂着泪痕,忽然一把抱住穆一瑾,“杨花,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等我,我早就答应了你娘,要把你娶回家,一辈子对你好。”

提到李氏,穆一瑾的心里也是一酸。

她推开铁柱,耐着性子给他解释。

“铁柱你听好了,我现在是郁苍凉的妻子,他对我很好,我也愿意和他一起过日子。娃娃亲的事,只是父母之间的一个美好愿望,可我已经嫁人了,我爱上了郁苍凉。我这么说,你能懂吗?”

为了让铁柱死心,她不得不说狠话。

她不希望这样一个至诚至信的少年,为了无望的爱情去蹉跎以后的岁月。

铁柱身子一晃,如遭雷击。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穆一瑾,“杨花,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你以前明明也答应了要嫁给我,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穆一瑾不知道如果原主站在这里,会不会接受铁柱,可她不是原主,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嫁给郁苍凉的事实。

“铁柱,你回去吧!替我向你娘问好。”记忆里,铁柱的娘对李氏母女很好,要不然两家也不会订下娃娃亲。

铁柱难舍难分的看着穆一瑾,迟迟不肯走。穆一瑾只好把他推到外面,“铁柱,你长我两岁,以后我们就以兄妹相称吧!”

“不,我不要给你当哥哥!”铁柱忽然愤怒的大吼,然后他把二两银子丢到屋里,拼命一般的跑入黑暗之中。

穆一瑾摸了摸鼻子,她这是伤害了一个纯情少年?

她关好房门把银子捡起来,想了想还是藏到柜子里,免得郁苍凉回来看到瞎想。

她准备明日找个时间给井大娘送回去。

郁苍凉回来时,穆一瑾刚刚做好晚饭。

“娘子,开门,是我回来了。”郁苍凉的声音,让穆一瑾心里一安,赶紧跑过去开门。

也不怪她胆子小,实在是郁苍凉住的地方只有孤零零的一户人家。

“回来了?冷不冷?”穆一瑾把人让进来。

“不冷,我走得快。”郁苍凉把买来的粗盐和花椒放进厨房,回头忽然抱住她,“以后我晚上都不出去了。

他的怀抱带着夜里的寒气,穆一瑾打了个冷颤。

不自然的在他怀里仰头,“怎么了?”她问。

“我怕你一个人在家会害怕。”郁苍凉不自然的放开她。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她,生怕她一个人在家里会出什么事。

“嗯,那就不出去,我一个人在家,也确实有些害怕。”要不是盖房子需要花钱,穆一瑾都想说,让他以后把房子盖到落英村去。

给他舀了水洗脸,穆一瑾这边开始摆晚饭。

晚饭,她做了土蛋炖肉,又用萝卜腌制了一小碟咸菜。两个人吃得津津有味,连咸菜都吃得精光。

“娘子做菜真好吃!”郁苍凉站起来收拾碗筷,眼中满是亮晶晶的赞赏。

穆一瑾赶紧抢下来,“你多走了一趟镇上,坐那歇一会,我来收拾,等烧了水,你好洗澡睡觉。”

她在洗碗的时候,郁苍凉一直在旁边看着。

然后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娘子,我给你买了围巾,你戴上一定好看。”

穆一瑾擦了手过来,一脸喜色的道,“那你帮我戴上,我试一下。”

郁苍凉有些紧张,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给女孩子系过围巾。

他的呼吸轻轻扑到穆一瑾头上,有些痒,她不自然的扭了扭脖子。刚好柔软的唇瓣蹭到他的指腹,两个人同时一僵。

时间像定格了一般,还是穆一瑾先反应过来,抢下围巾自己围上。

又故作轻松的问道,“郁苍凉,好看吗?”

“好看,娘子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郁苍凉的凤眸里像点燃了一团火,明亮又灼人。

穆一瑾被她火热的眼神看得心慌,赶紧把围巾摘下来,小心的叠好,放到柜子里。热水烧好后,两人洗澡睡觉。

同床共枕了几天,她已经没了最开始的拘谨,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第二日,穆一瑾想起来自己还有件大事没办。

她拉住郁苍凉,“一会我想去祭拜一下我娘,能买到祭品吗?”

李氏已经入土几日,她还没到坟前去看过。一想到这事,她都要愧疚死了。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还不替她去看看她娘。

“今日我带你去坟前拜一拜,祭品过两日去镇上再买。”

“好。”穆一瑾听说这里没有卖的,只得作罢。

吃了早饭,两人顶着寒风,到李氏坟前去祭拜。

穆一瑾恭敬的跪到地上磕了三个头,在心里道,“你放心去吧,我既然替你女儿活了下来,以后逢年过节,我都要来看你。”

郁苍凉挨着她跪下,也跟着磕了三个头。

回来的路上,穆一瑾摸了摸口袋里的二两银子,拉住郁苍凉道,“我一会要去给大伯换药,你先回家做中饭,我们下午早点上山。”

她想再采两趟药材,一起拿到镇上去卖。

郁苍凉不太情愿,停下来问道,“你真的不用我陪你?”

“不用,崔氏的男人还指望我换药,她不敢拿我怎么样。”要不是为了还铁柱银子,穆一瑾倒是挺希望郁苍凉陪她的。

毕竟昨天,他用一个眼神就震慑住了崔氏。

郁苍凉不放心她,一直把她送到穆大春家门口。

“回去吧,记得把饭做上。”穆一瑾推了他一把,抬脚向院里走去。

崔氏正好出来晾衣裳,看到她来,把脸一扭,“你个小......死丫头,你来干什么?”

穆一瑾站住,冷笑着道,“你确定不让我进去?要是你男人伤口烂了可别怪我。”

崔氏脸色一变,“死丫头,你敢咒你大伯,看我不打死你!”

见她作势要打,穆一瑾抢先来到她面前,将她手臂往背后一扭,“崔氏,你别得寸进尺,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什么人!只要我愿意,我以后可以一步都不踏入你们家!”

“死丫头,你快放开我!”崔氏瞥见女儿从屋里出来,顿时觉得颜面大失,对着穆一瑾大喊。

穆一瑾放开她,“你以后少去烦我,昨天那块野猪肉,就当是喂了狗!以后要是再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王爷小说
  3. 医女小说
  4. 一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