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

豪门代嫁,帝少别乱来 芒果慕斯 著

连载中 顾长情封景尧 豪门 帝少 代嫁

更新时间:2020-05-23 11:34:23
代替妹妹嫁入封家前,顾长情听闻,封景尧是个寡情冷漠的人,后来才知道,传闻都是骗人的。封总不仅不冷情,相反还很‘热情’,对于生孩子,格外热衷。有人在他面前嚼舌根,“封总,你回国前,你老婆每晚夜不归宿,在外勾三搭四。”封景尧,“我回国后,我老婆每晚在我房间,夜不能眠,对我忠贞不二!”又有人说,“你回国前,你老婆整天只会买买买,华裳羽衣豪车换不停,身边总有一大票公子哥跟随。”封景尧说,“我回国后,身上所有的卡都想给我老婆刷,可她不要,每天上班下班,只围着我一人打转!”对外冷酷无情的人,宠起妻来,特别丧心病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你还好吧?”

见那两个人都走了,封景尧这才有些担忧地看向顾长情。

今天幸好被他撞见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她要受多少委屈。

“没事,谢谢你替我解围。”

顾长情故作轻松地道,“你呢?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拿文件!”封景尧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那你忙!”顾长情对他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便弯腰去捡地上的破碎了的花瓶。

封景尧刚皱起眉,想让她不要去捡,就听到顾长情闷哼一声。

再一看,她手指已经被碎片被割破了,血珠儿滴在瓷瓶上越发的夺目。

她竟有些呆住了。

“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

封景尧三步两步折了回来,将她拉开了一些,一边儿对着一旁吓傻了的佣人道,“还不快点去拿医药箱过来。”

“是!”那佣人也不敢怠慢,不过眨眼就抱着药箱子回来了。

顾长情看了眼封景尧,失笑道,“一点小伤而已,随便用纱布贴下就好了,哪里需要什么医药箱?”

“要先消毒再上药的,不然伤口会感染的,你不懂吗?”

封景尧有些严肃地道,他一边说着,一边儿将顾长情固定在一旁的椅子上,伸手就去那药箱里的东西。

顾长情无言以对,她又不是顾长昕,哪里那么娇气。

不过见封景尧这么执着,她也只好凭他去了。

封景尧先是小心翼翼地用镊子沾了一点医用酒精,轻轻地在她的伤口上按了按。

“嘶——”顾长情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很疼吗?稍微忍耐一下,很快就会好了。”

封景尧一脸认真地道。

他全神贯注地看着顾长情的那根手指,小心地将药粉一点点地洒在伤口上。

离得这么近,顾长情都能够感觉到对方呼吸在她手指上的温度。

心里不由得一暖,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对她这么有耐心过呢?

禁不住多看了封景尧几眼,这一看竟愣住了。

他长得可真精致,棱角分明的轮廓,透白白皙的肌肤,墨玉般又仿佛深不可测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手,薄而性感的唇瓣,还微微轻启,吹了吹正被他包扎着的伤口。

顾长情呆愣愣地盯着封景尧,发呆,怎么有人可以这么好看?

封景尧一边处理顾长情的伤口,心中也是疑虑重重。

他不是没有调查过顾长昕,但是眼前的人,与资料里嚣张跋扈的她,分明判若两人。

莫非她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力?故意做戏给他看的吗?

毕竟从他回国以后,就没有再见她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了。

封景尧一边给顾长情包扎伤口一边想,忽然他的手一顿,那是一丝薄茧。

顾长昕向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会有薄茧?

封景尧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暗自疑惑。

“怎么了?”顾长情察觉到他的异样,这才回过神。

好在封景尧没有发现,不然她可就糗大了。

“哦,没什么,包好了。”封景尧站起身,“这几天不要让伤口碰水。”

“公司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顾长情点点头,见她听话,封景尧这才上楼拿了文件急忙回公司。

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地倒退,封景尧拿着文件有些发呆,前座上的司机更是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断了他的思路。

封景尧的车子刚一到公司门口,就立刻有专门的车童过来接引。

紧接着许易就迎了上来,“总裁!”

封景尧嗯了一声,一边走一边和对方讨论方案,直到进了他的办公室两个人才停下来。

许易按照封景尧的口味,冲好了一杯咖啡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封景尧翻看资料的手停了下,“许易,你上次拿来的关于顾长昕的资料,是真的吗?”

许易一愣,随即道,“千真万确,少夫人在您回国之前,的确是有一帮狐朋狗友,不过似乎都是酒肉朋友。至于其他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见封景尧不说话,于波有些沉不住气,“总裁?有什么不对吗?”

“哦没什么?告诉企划部,今晚下班前务必将最终方案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是。”许易体贴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封景尧从桌后起身绕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两只手揣在兜里,深吸了一口气。

莫非是他想多了?

顾长昕是不是第一次,他能感受的到,分辨的出。

不过事实终究是事实。

看来他是有必要好好地了解一下他的这位未婚妻了!

晚上,封景尧结束了一日的工作。

等他回到家时候,顾长情已经睡熟了。

封景尧盯着她香甜的小脸端详了一会儿,才换了一套衣服下了楼。

楼下已经站了许多佣人,大家毕恭毕敬地候在那里。

封景尧对管家点点头。

见他进了书房,那管家才低声道,“一会儿你们一个个进去,少爷问什么都要据实回答!”

“是,是!”那些佣人们齐齐应声。

他们也都提前得了消息,少爷今天要问少夫人的事情,大家不必隐瞒,畅所欲言。

……

“少夫人经常很晚才回来,偶尔还喝醉酒。”

“少夫人爱喝酒,有时候心情不好,会找人撒气,我头上这个疤还在是她砸的!”一个下人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少夫人经常顶撞夫人,气得夫人胸口疼。”

“少夫人特别喜欢欺负我们这些下人,每次在外面不痛快了就要找我们的茬儿。”

“她有时候还喜欢夜不归宿……”

这一圈儿盘问下来,封景尧的脸色微沉,眉头拧得死紧。

家里这么多佣人,竟然全部都是控诉顾长昕的嚣张跋扈的。

管家看他神色不对,生怕他在气出个好歹来,不由担忧地道,“少爷?”

封景尧放在桌子上的指节微扣,这是他思考时候的习惯。

“好了,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泄露半点风声。”

“是!”管家连忙点头答应。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帝少小说
  3. 代嫁小说
  4. 科研女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