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毒妃有点甜
重生毒妃有点甜

重生毒妃有点甜 牧依依 著

连载中 沈清宁明瑾尘 毒妃 重生

更新时间:2020-06-01 18:32:05
在丞相府,她是霸气十足、医毒双绝的女王大人,无人敢惹;在祁王府,她是被明瑾尘捧在手心的小公举;在众人眼中,她是柔弱无骨的小白兔。直到……小白兔的外衣卸下,露出女王的一面。众人惊:原来祁王妃是个悍妇?明瑾尘看在躺在身边熟睡的小女人,眼中是满满的宠溺,“嗯,的确是悍妇,可以暖、床的那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谁也没有想到,沈清宁会对冯氏动手。

只挨了一鞭子,冯氏便痛得满地打滚儿,而沈洪文的脸已经僵了。

沈清宁可没有因为,冯氏痛得满地打滚儿就放过她。她走上前再次狠狠的一鞭子,落在了冯氏的大腿上,惨绝人寰的痛呼声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

接下来,鞭子像是雨点似的,连绵不绝的落在了冯氏身上。

最后,见冯氏被打的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沈洪文才如梦初醒。

“放肆!简直是放肆!”

他上前要夺过沈清宁手中的鞭子,可对上沈清宁那狠厉的目光,就连沈洪文也被吓得不轻。

沈清宁狠狠往后一拽,沈洪文再次险些摔了个狗吃屎。

他恼羞成怒的爬起来,命家丁上前夺过家法。

就在这时,沈清宁突然身子一软,直接昏倒在地。

……

昏迷间,沈清宁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像是一会儿被叉在火堆上炙烤、一会儿又像是将她放在冰窖中冰冻着,冷热交替之下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缓缓睁开了双眼。

此时天色还未全黑,入眼是素白的纱帐。

这里是她的寝屋。

母亲顾氏正坐在床边,眼神担忧的看着她。

见沈清宁醒来了,她忙擦了擦眼眶的湿润,恢复了平日里在沈清宁面前严厉的模样。

“醒了?”

此时,只能看出顾氏眼眶微红,沈清宁勉强认出她方才是哭过了。

顾氏的语气不冷不热,甚至还带着丝丝严厉,“沈清宁,你莫不是忘记了,如今你还是丞相府的女儿。今日你这般忤逆你父亲,就不怕日后难过?”

“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不出顾氏是在关心沈清宁,还是在斥责她。

这几日顾氏身子不适,今日在房里歇息,因此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

她得知消息急匆匆去了正厅,却发现沈清宁已经晕过去了,便赶紧命人送回了清宁院。

“你可是也怀疑我与人私通?”

沈清宁眉心紧皱,声音带着几分沙哑,语气也带着情绪,“随你的便吧!”

顾氏眉头紧皱,“清宁,我知道你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见她不耐烦的样子,顾氏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只是关心你而已!我知道你恨我,这些年来你就没有一日不恨我。”

“可是,当年的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不等顾氏说完,沈清宁愈发不耐烦了,“什么恨你不恨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会子不要来吵我!”

这些年来,她对顾氏这个母亲……不,是姨母、是后母!

也是恨之入骨!

哪怕重生一世,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是顾氏,害死了她的亲生母亲,取代了她母亲丞相夫人的位置!

瞧着沈清宁再一次与顾氏争执起来,云舒站在一旁着急的直跺脚。可知道自家小姐看似柔弱,但性子执拗,只是今日不知怎的变得这般凌厉。

就如一只刺猬,谁都要被她扎一下。

顾氏深呼吸一口,低声解释,“清宁,当年你娘亲的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之所以会那么快嫁入丞相府,成为你父亲的续弦,也并非我本意。而是你外祖父当年病重,你舅舅旧疾发作,皇上也对太傅府颇有微词……”

说起当年的事情,顾氏脸上带着痛楚,“你外祖父无奈之下,只好让我给你父亲做了续弦。”

“你当真以为,我大好年纪,愿意顶着非议,给自己的姐夫做续弦吗?清宁,我也不愿,可是我没有法子啊。”

顾氏抬眼看向沈清宁,见她脸色仍是不耐烦,摆明没有听进她的话,只得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你先冷静一下,好好养身子,我明日再来看你。”

顾氏离开的背影有些凄楚,有些苍凉,还有些失落。

云舒咬咬牙追了上去,“夫人请留步!”

见云舒追上来,顾氏在门外站定脚步,头也不回的,低声对云舒叮嘱道,“这几日好生照顾好小姐,老爷那边我会想法子。”

顾氏并未转过身来,可云舒仍是能猜到,她脸上定是带着满满的失望。

“是,夫人。”

云舒眼中含泪,忍不住又道,“夫人,小姐对当年之事耿耿于怀,心中已经打了死结。”

“夫人突然暴毙对小姐打击很大!小姐还未从伤痛中走出来,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小姐她其实心里还是敬重您的!”

听到云舒的话,顾氏这才回过神来,露出一道勉强的笑意,“嗯。”

目送顾氏远去,云舒这才重新回屋。

沈清宁已经放下了手,脸色怔怔的盯着纱帐。

云舒小心翼翼的在床边坐下,“小姐……”

见沈清宁神色不好看,云舒也只好转移了话题,“小姐,方才大夫来瞧过了。您是因为急火攻心,加之身子孱弱邪气入体,才会突然昏迷过去。”

“大夫开了药,奴婢这就去给你熬药。”

说着,云舒便转身准备出去。

只是,她走了几步,转过身欲言又止,“小姐,奴婢听说冯姨娘伤的挺重!”

“大夫说,冯姨娘此次伤到了筋骨,只怕是要休养两三个月才能下地。老爷,老爷暴怒……”

岂止是暴怒,简直是暴跳如雷!

沈清宁可以想见,此时沈洪文恨不得要将她碎尸万段的心情。

她冷笑一声,“他暴怒,不过是因为,今后没有冯氏这样的温香软玉给他暖床罢了!”

“小姐!”

云舒大惊失色,忙扑上来捂着沈清宁的嘴,脸色惊慌,“小姐,您可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呢!怎能说这般……”

羞耻的话?

沈清宁不以为然,伸手拉过云舒的手,唇角勾勒出一道轻蔑的弧度来,“两三个月还是轻的,否则本小姐怎会轻易动手?”

云舒嗫喏着,“可是老爷那边……”

话音刚落,冯氏院子里的张婆子,就凶神恶煞的进来了。

早上刚下过一场雨,张婆子在门口将脚跺的砰砰作响,把鞋子上的泥点子抖得满地都是,她盛气凌人的拦着要出门去熬药的云舒,“大小姐可醒了?”

“若是还未醒,就立刻喊醒吧!二小姐回来了,老爷还在清雅院等着呢,让大小姐即刻跟我过去一趟吧!”

猜你喜欢
  1. 毒妃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双宝来袭小说
  4. 兵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