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江进酒 著

连载中 叶舒然席慎 席少

更新时间:2020-06-30 17:26:52
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情的人,为什么又要娶了她。娶了她,却不愿承认她。后来,她想明白了,原来她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爱恨纠葛的一副催化剂。再后来,叶舒然对席慎说:你还是把我忘了吧,跟着你,我不舒服……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席慎撤销指控,叶舒然终于可以走出拘留所。

当她走出门槛的那一刻,盛夏的阳光从头顶倾泻下来,亮得刺眼。叶舒然眯起眼睛,迎着那阳光,心里滋味除了甜,什么都有。

她努力咧开嘴唇,想对着太阳笑一下,她保住了她的宝宝,保住了自己,可她失去的……

叶舒然的笑渐渐落下,低头,缓步走下了台阶。

霓城很大,高楼大厦林立,漂亮有活力,抬头是蓝色天空,马路上的树叶都好像有着让人舒爽的活力,可叶舒然看去,却觉得满眼都是灰色。

她慢吞吞地挪着脚步,脚下灌了铅似的,漫无目的地沿着马路一直往前。她不知道该去哪里,好像哪里都不是她的终点。

一辆黑色轿车从对面行驶过来,与她交错而过。

席慎从后视镜看着那女人的背影,眉毛拧了下。他撤了报案,这女人几个小时前就放出来了,这都傍晚了,还是穿着那件破旧的衣服走在大街上,她不觉得别人都在看她吗?

车速不知不觉慢了下来,在路边停靠。

席慎从后视镜观察着女人,看她过了斑马线消失在人群中,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为她停下了车,而且还看她走了一路!

秦宫。

席慎黑着脸走进了包厢,黎澈递给他一杯酒,问道:“不是说摆脱那女人了吗,这么这个脸色?”

“你家老爷子又说你了?”

因为那个叶舒然搞出来的事情,席家上下都很不高兴,尤其是席老爷子,差点又要把席慎踢回云城去,席夫人哄了很久才让老爷子消气,说只要他把这摊子事儿解决了,便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现在事情解决了,席氏的股票也往上涨了,到下午收盘时,股价甚至比原先的还要高。

席慎捏着酒杯抿了一口酒,冰凉的酒液滑下喉咙,心中的憋闷才舒缓了一些。

对面,司明灏正在跟几个人玩纸牌,满场都是那几个人的叫喝声。席慎想到那张布满青紫的脸,目光沉沉地看着司明灏。

“卧槽,又输了,什么玩意儿,你们几个是不是串通起来阴我呢!”司明灏嘴里叼着烟,骂骂咧咧了一句,一回头便跟席慎冷峻沉默的眼眸对上。

他愣了下,走过来倒了杯酒润喉,将酒瓶放下时,他摸了摸脸,问道:“我脸上有花?你这么看我干嘛?”

席慎搁下酒杯,继续一声不吭地盯着司明灏,眼神越来越凉淡。

司明灏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周围几个也察觉气氛不对,黎澈打圆场道:“阿慎,司明灏这小子天生少根筋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事你直接挑明了说,不然他想到明天也想不出来。”

司明灏却并非黎澈所说的天生少根筋,他想到了什么,微蹙了下眉,垂眸抿了口酒,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故作泰然。

多年的兄弟,席慎看着司明灏这模样,便知自己猜测的没错。他开口问道:“阿灏,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

席慎的声音清冷带着压势,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怒了。

司明灏的目光忽闪了下,握着酒杯的手指一紧,那口酒液滑到了胃里,在慢慢灼烧开来。他吸了口气,浑不在意地道:“那天我让人把何智辉还有那些媒体赶走,你不是知道的,有什么问题?”

何智辉联合媒体在席氏大楼前闹事那天,司明灏正好在席慎的办公室玩,公司保安来找席慎报告时,席慎正在跟下属开会。司明灏便把事儿接了过来,让保安走了,等席慎会议结束,司明灏只跟他简单说了下,然后就走了。

席慎的项目正在紧要时刻,一心都在工作上,听司明灏说事情已经解决也就没当回事,只是当新闻传播开来,席家瞬间冲上了风口浪尖。那时,席家老爷子席健道暴跳如雷,席慎承担了他所有的怒火。

可司明灏是他的兄弟,席慎也不能说什么,只要把事情压下来就行了。可何智辉后来又突然发微博指控他打人,恃强凌弱等一系列罪名扣下来,席慎便知道事情远非司明灏说的“只是驱赶”而已。

这次,席慎迅速出手控制事态,没有让何智辉的微博造成太大的影响。但在拘留所,他看到叶舒然的落魄模样,以及她抱着鱼死网破的心说那些话时,他便知道,有人在他之前说了什么刺激到了她。

席慎眯起眼睛,锐利的眼神直指司明灏:“就只是这样?”

司明灏的气息沉了下来,没了吊儿郎当的样子,他冷下脸来,说道:“那个女人对你纠缠不清,我只是教训了他们一顿,让他们别异想天开做白日梦。我这是帮你,怎么,我做错了?”

席慎跟黎澈,司明灏是发小,平时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从没见过这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此时见他们起了冲突,黎澈也觉得事情严重。

他看了眼席慎,问道:“阿慎,灏子做什么了?”

席慎没回答黎澈,他依然盯着司明灏,冷笑一声道:“帮我?还是帮姚蔓吟?”

这句话,像是一根刺扎到了司明灏。司明灏顿时暴跳如雷,怒道:“席慎,你特么的神经病吧!你跟姚蔓吟因为那个女人吵了多少回架了?你知道她哭了多少次了?”

“我希望你俩好好的,别再起波折,我警告一下那女人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

一句为你好,可以抵过任何善意的错误,而人们往往用这个做借口,让自己即使做错了也能理直气壮。

席慎气得额头青筋直跳,黎澈一看火力升级,忙拉着他劝道:“阿慎,灏子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跟他较真做什么。”

他看了眼司明灏,眉头皱了下。司明灏对姚蔓吟什么心,他不是没看出来,只是这次他做的,确实有些过了。

席慎一把挥开黎澈的手,指着司明灏道:“如果那女人真的小产,摊上的就是人命,你赔,还是我赔?”

正在这时,包厢门打开,姚蔓吟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径直走到司明灏身侧,默默看着席慎,道:“阿慎,你在乎那个女人的孩子?”

猜你喜欢
  1. 席少小说
  2. 地球小说
  3. 都市异能小说
  4. 嫡女重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