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游戏竞技 > 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
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

最后的英雄之天才玩家 素颜小猫 著

已完结 平秋原南雅丝 天才 英雄 玩家

更新时间:2020-07-06 15:10:36
公元二零XX年,世界崩坏了。并不是指现实的天崩地裂,而是世界的大乱,环境的恶化,人心的败坏,所有的国家开始不断的展开征战,只为了活下去。世界国家全面崩坏,不过因为莫名的原因,战争却只为期了短短的一年就立刻结束。世界大战后的第二年,世界政府成立,曾有过上百个国家的世界就此统一。没有预计发生的屠杀,没有世人预言必定发生的核武战争,真的出现了没有流血的世界统一,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人不解。新公元元年,一月一日,世界政府第一次最高会议,里面包括世界政府最高层,各地区最高负责人,以及使世界统一的关键人物。“磅!!”这是世界最高权力统治者将计划书重摔在桌面上的响声。桌面上的计划书名称正写着“地球循环再生系统。”怒摔了计划书后,掌握着最高统治权的大统领看着站在世界政府议场中央的那一个伟大人物,只不过自己脸上依然是充满着明显不过的愤怒,这是ㄧ股像是被信赖的好友狠狠羞辱的屈辱感。面对愤怒的大统领,以及这个能进入最高层级议场中的高官们,...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4话BOSS

在巨狼领头之下,冬雪与平秋原两人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勇气洞窟的第三层。

勇气洞窟的第三层跟之前的两层比起来并相当的不相同的。

四周围不再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墙壁,反倒是像地牢般破损的砖块墙壁砌满了整座的墙面。

地面上则是老旧的大理石地板,边角缺缺损损的痕迹也证明它所属的历史有多么的久远。

在距离上层洞口旁就是一扇已经腐朽了的木门,或许是游戏内部设定的关系,即使那扇木门腐朽的如同洋芋片一般一碰就碎,可是还是得依照开门程序才可能打开它。

砖块墙壁、老旧的大理石地板、腐朽了的木门,总总情景的相加。勇气洞窟的第三层,与其说它是洞穴,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地下牢房。

走在其中的平秋原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眼光都是落在四周围的建筑物上,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参观博物馆一般,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跟同伴失散一样。

平秋原被四周景像吸引到分心的状况太过于明显,明显到在前领头四处嗅敌气息的巨狼发现了,更别提一直都站在一旁观察平秋原一举一动的冬雪。

‘你还没有来过这里对吗?’走在一旁的冬雪开口问。

平秋原点了点头,眼神还是不经意飘到腐朽的木门上。

‘幸亏这一层没有小怪物,不然你这样漫不经心的进行游戏的话,我想你就会第一个被解决掉喔!’冬雪还是特别提醒的说。

‘抱歉。’

看到平秋原道歉的模样,冬雪却是笑了笑,似乎觉得很有趣吧。

‘我有听秋梅说过,你今天才玩第二天,所以你会感觉到好奇也是理所当然吧!等你再玩一个月左右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我对人类的事情虽然有知识,可是却不怎么了解,第一次看到我还是觉得很奇特。’平秋原很老实的说。

‘你的用词好怪喔,好像自己是小说的神魔降世,不然就是外星人才会说的话。小说看太多了啦!’

听到主人的话,领头的巨狼不知道是NPC的自然动作,还是它自己的意识,就像是取笑般也轻哼了两声。

‘是吗。’平秋原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如果把自己是NPC的事情说出去的话,自己资料就会被平先生完全消去。

一直嗅着是否有其他味道的巨狼,四足慢慢的走到通到底端,直到木门前停了下来,正常的表情也变成了原先对上刺客四人组的凶恶神情。

巨狼强烈警戒的神情很明显透露着,危险!

在门背后不管是甚么都是危险!

看着巨狼的转变,身为召唤者的冬雪也恢恢手向平秋原示意,两人也在巨狼身后停下了脚步。

通到底端的木门比起其他通道两旁腐朽不堪的木门更加的坚固,至少看起来的腐朽程度没有这么严重一点点,大约要用一拳才能够击碎的程度,有怪物攻击大概也撑不住就是了。

木们上刻有银色的雕刻文字,写着一句非常明显的句子,‘此地为监禁有角恶魔之地,无论来者,绝对禁止进入。’

‘真可惜,现在门关起来就代表他出现了说。’冬雪很婉惜的怨叹一声。‘要是有秋梅的话就能够一起去打它了!’

‘门里面是什么啊?’平秋原很好奇的问。

‘里面是勇气洞窟的主人,也是这座勇气之岛最高等的BOSS,‘巴风特。’他会掉落很多增加特殊能力的装备,算是大家都要抢的BOSS。’

冬雪这时候停了一下,是收到了密语,在回应之后,对平秋原说:

‘我们找别扇门吧,秋梅已经到了这里了,等等遇见她就可以启动任务了。’

‘那我们该去找哪扇门呢?’平秋原回头,看到的木门至少有十扇以上。

从第二层下来后到这里也只有,这么唯一的一条通道,扣除两人正面对通往BOSS巴风特的底端木门之外,通道两旁的的木门各自有五扇,一样的陈旧,一样的腐朽,根本分别不出来哪一扇跟哪一扇会有任何差别。

‘都开看看吧,不过你要小心点喔,虽然说这一层只有巴风特那一个BOSS,但是因为我们有接到隐藏任务的关系,很可能会突然出现任务的怪物。多注意点吧!’冬雪体贴的提醒。

‘嗯,好的。’平秋原再次点点头。

冬雪先去将离自己最近的左边第一扇木门慢慢的转开,巨狼也立刻跟上去站在木门门锁的开口处,只要有任何动静,不管是什么出现,自己会立刻冲过去一口咬下。

门里面除了一张桌子跟一张椅子之外甚么都没有,这让冬雪看了一下平秋原,两人对看了一下,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运气不好,里面没有奖品!’冬雪逗趣的说。

看到冬雪像是刻意给自己放松心情的表现,或许对第一次玩游戏而进入洞窟的玩家是的确能够放松心情。只是现在的对象是搞不懂危险紧张这件事情的平秋原,完全不理解现在冬雪在作什么?

‘那换我了。’平秋原也伸出手转开了靠近自己最近的一扇木门。

事情发生了,在那电光火时之间,木门内的东西如同疾风般出现!

‘小心!’冬雪突然间急忙提醒!

忽然平秋原眼前一黑,不知何时,开启的木门内传出巨大的爆裂声响,紧接着一道黑影闪过,不知什么扑入了平秋原怀里,带着他与那不只明物体两者一同冲破了令一端的木门,双双滚入了房间之中!

冬雪也急忙的冲进平秋原与黑影一起撞进的房间中。

‘呜!’巨狼却一动也不动的,对着开启的木门发出了警戒的低吼声,好像即将出现甚么危险一般,一定要小心!

开启的木门除了突如其来的黑影之外,另一个手持白金色长剑的黑色骷髅也跟在后方出现。

‘秋原!还好吧?’进入房间的冬雪急忙的喊说。

‘啊啊。’平秋原只能低声回道。”117”

强烈损伤数值出现后,同时也赶紧按住了治疗药水。剩下的感觉,只有脑后被墙壁撞得疼痛不已,还有那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

正当平秋原怀疑这是什么味道的时候,丝丝长发拂过他的脸颊,伸手触及之处片片竟是柔软感触,扑入怀中的赫然是个女性,一位绑着长条马尾的美丽女性。

她的姿势就如同紧紧冲入平秋原的怀中,几乎全身都缩在平秋原怀里,胸前两团柔嫩更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平秋原也许不明白,但是现在的全身发热的感觉已经让他满脸通红了!

她?她不就是!

‘呜呜,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绑着马尾的美女捂着胳膊,从平秋原的怀里爬了起来,抱怨的说。

猛然看到进入房间内的冬雪,还有正踩在脚底下的平秋原,不由得惊讶得张大了诱人的小嘴,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一张与冬雪一样美丽的脸蛋显得满是惊愕。

平秋原抬起了头,希望能够拜托踩着自己的那双玉腿的主人能够移开,可惜他忘了一件事情。

‘色狼!’

没有道歉,没有任何多加的解释,玉腿的主人发动了攻击了!”164”一记强烈的飞踢,损伤立刻出现!

平秋原整个人被踢上了天花板之后又掉落下来,这次距离死亡重生只剩下了一点的血量。

‘秋原!’看到这情况,冬雪也急忙的发动治愈术到平秋原身上!

‘秋原?’绑着长条马尾的美丽女性也惊讶的发觉了,自己刚刚用尽全力踢的色狼是谁了!

刚刚被平秋原抱在怀中,那位绑着长条马尾的美丽女性正是秋梅,每次都让平秋原陷入生死危机的永夜秋梅!

‘不好意思啦,秋原别介意喔,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秋梅还是用着自我肯定的方式让平秋原必须要原谅她。只是平秋原还是很单纯的点点头,要问为什么,就是他不会拒绝就是了。

‘很好!’

看到平秋原的点头答应,秋梅又立刻得意的站起身,然后把手中的龙鳞剑指向门外说:

‘我们一起把那个死亡骑士之影打倒吧!’

话音刚落,秋梅已经飞驰而出,手中利刃银光一闪,瞬间就打落了飞来的物体。

物体落在地面,滚动滚动,那是一颗野兽的头颅,冬雪所召唤出来的破灭苍狼的巨狼之首!

就在三人正当惊愕之刻,只听一声踏步,房间的木门轰然被一双白骨之拳击碎!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只见一个手握持白金色长剑的黑色骷髅型BOSS缓缓的走了进来!

平秋原也立刻侦查了那个怪物的资料

【死亡骑士之影】(BOSS怪物)

等级:110

攻击:520

防御:429

血量:23000卅23000

技能:

影之爆发(范围型,在范围内发动炎系大范围爆裂。)

说明:诞生于死亡骑士影子之下的影之骑士,战斗能力只略逊于死亡骑士,专门负责死亡骑士苏醒前的护卫,体内有死亡骑士的秘密。

特殊说明:可驯服。

强!根本就是可怕的强大BOSS,况且他还只是正牌死亡骑士的影子而已!

不过,比起强大的能力数值,三个人即使想的不同,但是对于它资料最后一行的,”可驯服”这意思,更加的惊奇!

‘可驯服。’冬雪口中喃喃自语的说。

‘秋原!我先过去想办法把他推到原来的房间,你要稍微远离喔,要是他发动范围技能的话你一定会死,到时候会任务失败,千万要小心!’

穿着与昨天相同的银色铠甲的秋梅,在明亮的视线下,雪白的肌肤显得诱人之极,铠甲叶片的裙下雪腻双腿更是引人犯罪,配上她那一张绝美的脸蛋,简直称得上是颠倒众生!

与此同时,秋梅美丽的身影冲向了死亡骑士之影,银光瞬间一闪!

强烈的兵器碰撞声响立刻震撼着整间房间,死亡骑士之影也将手中的白金色利剑强力发劲,秋梅整个人立刻就被弹开!”211”

看见头上浮现的损伤,秋梅感紧按下治疗药水。光只是兵刃相击,被弹开的损伤数值就已经足够把平秋原完全解决了,况且死亡骑士之影也还没发动技能。

死亡骑士之影可没有任何给予秋梅思考重整得余地,直接就继续挥动手中的白金剑,对着秋梅的面前又是凌厉一剑,秋梅也只能赶紧举起剑硬是挡下!

真得能挡下吗?

当然不可能,秋梅连人带剑都被强力的一击击飞到墙壁上!

‘风化之翼!’

(使目标得到空中暂时飞行的能力,发动时无法使用任何技能MP-100)

随着冬雪发动的法术,被击飞到快要碰壁的秋梅在空中硬是停下了动作,一个翻身后,整个人重新在半空之中站稳了身子。

‘谢谢啦!姐姐我们上吧!’秋梅指了指死亡骑士之影说。

‘给我点时间招唤吧。’

‘OK!’秋梅在空中比了个胜利手势。

冬雪立刻解除了风化之翼的法术,接着就换成招唤的吟咏。

秋梅则是再次提起手中龙鳞剑朝着死亡骑士之影猛击,银光斩去的地方却也是死亡骑士之影手中的白金剑所出现的地方。

不断的斩击却换来白金剑的反击,秋雪身上不断的浮现反弹后的损伤,高级治疗药水的闪光也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身为BOSS的死亡骑士之影也是被秋梅的连续猛击不断斩出损伤的血量。

只是死亡骑士之影的剑术远远凌驾于秋梅之上,只需弹开两次秋梅的斩击的空隙,也就能够造出一次直击的机会。

死亡骑士之影的剑直击之时,却也没有站到任何便宜。秋梅会立刻就发动她特别为了这种遇见强敌所学得的‘后方冲击’,把白金剑的攻击力用手中的龙鳞剑完全反射回去!

‘后方冲击’

(对单体,目标攻击的瞬间停住自身动作,将对方攻击完全返回对方身上MP-100。)

两方并不是狂战士一般毫无章法的对着对方互砍,可是不能够放开攻击,硬是将这场互斗变的就好像比谁的血量多一般!

跑位?

空间的位置根本没有可以发动跑位的空间,一边是正在发动高级招唤的冬雪,一边是就算被剑端擦到也会立刻划为白光的平秋原,不管是哪边都是不能移动的位置!

但是,能当BOSS就不会是笨蛋,死亡骑士的血量降低了,随着血量的下降,他身上出现的光芒就越加的强烈,就好像蓄势待发一般。

秋梅也发觉了这一点,可是手中的剑与技能也不能够停止发动。可是比起血量慢慢减少的死亡骑士之影,秋梅可是为了多次的使用‘后方冲刺’造成了大量魔力急速消耗,情势越来越加的不利。

死亡骑士之影好像要发动甚么技能了,明白自己有多不利的秋梅,观望了四周一眼,立刻脑袋中就灵光一现。

‘秋原!’秋梅急忙的喊。

‘嗯。’本来看着战斗看到发呆的平秋原立刻回应。

‘你千万别动!’秋梅指示的说。

‘别动?’对这个指示,平秋原完全不理解。

‘别动就对了!’

‘好。’

不知道秋梅的心思与打算,平秋原还是打算遵从她的意思,站在原地就不动了。

看到平秋原站立在原地不动之后,秋梅收回要抵挡白金剑的动作再次发动了‘后方冲击’,白金剑的威力再次完全击向死亡骑士之影。

这一空隙,秋梅立刻向后一跃,退到了平秋原的身边。

死亡骑士之影虽然被‘后方冲击’反击的停下一瞬间,可是却也立刻反应回来,脚一蹬地就立刻冲向秋梅与平秋原!

看着迎面而来的死亡骑士之影,与站在身旁的秋梅,平秋原也明白以现在的自己用什么方式都没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能够造就逆转的机会。

‘嘻!’

这是秋梅的声音!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声,平秋原听得出来这是秋梅的声音!

秋梅有逆转的可能吗?这根本是以可能性运算胜利机会的平秋原也想不到任何逆转的可能,人类的秋梅却有计策?

死亡骑士之影也在这一刻到达了两人的面前,手中的白金剑也立刻挥斩而来!

‘来的正好,秋原!’

秋梅很认真的看着平秋原,这让平秋原有点不知所措,接着就继续说:

‘等等要跑喔!’

当下还无法了解秋梅所说的话语,可是在秋梅抓住自己那件布衣衣领的瞬间,平秋原明白了,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看招!‘流星一击’!’

秋梅语音未停,平秋原整个人被秋梅给全力的投射出去,平秋原瞬间撞上了正面迎来的死亡骑士之影!

随着化为流星一般的平秋原,死亡骑士之影硬是被撞击的发出秋梅与冬雪所在的房间,甚至穿越回原本他出现的房间之中!

‘流星一击’,这原本是将自己周围的东西投射出去,虽然不会对投射的目标造成伤害,但是却能够强制将目标击退。

至于投射平秋原,这只是秋梅想试试看能不能够把其他玩家当成物品投射而已,如过不能的话,那就干脆发动另一招把平秋原当作盾牌也无所谓!

此时,吟咏完招唤咒文的冬雪也开始进行了招换。

‘出来吧!‘光之精灵王!’

随着冬雪的招换,房间并没有出现其他的生物或是怪物,只在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魔法阵,冬雪身上也发出银色的光芒,这也更使得她那美丽的脸蛋更显得圣洁,光芒也宛如银白色的翅膀般展开,就宛如真正的天使一般。

‘光之精灵王’

(对自身,招唤出光之精灵王的部分能力降临于自己身上,可以使用偏向于治疗系或无系的法术,维持时间为三十分钟,MP-1000,需吟咏时间十分钟。)

‘秋梅我们快过去吧,我怕秋原会被攻击!’冬雪很担心平秋原。

‘我想色狼他应该会没事的!’

正在不断闪耀着治疗药水光芒来补满血量,秋梅倒是完全不担心的笑着。

‘这一次应该换成水属性了!’

这一次,秋梅的身体出现了如同水气般的气流,魔法防御的能力也跟着不断的提升。

龙鳞剑收了起来,换出了道具栏中那把散发蓝光的武器。接着那深邃又黑亮的瞳孔也再次变化了,那是一双有着湛蓝的龙之瞳孔!

被秋梅投射出去,与死亡骑士之影一同摔入死亡骑士之影出现的房间的平秋原正倒地不起。

这是一间相当广大的广场,甚至应该说是魔法阵空间才比较正确,平秋原摔落在广场的一端,死亡骑士之影则是在略为远距离的另外一端,真的是相当的幸运。

但是,先起身的却是死亡骑士之影,这可是最糟糕的情况!

‘咕嘎!’这是全身只有漆黑骨头的死亡骑士之影从齿间发出的敲击声,很明显是一个极度不满的怒吼!

死亡骑士之影身上的光芒已经发动至极致,这是每个BOSS系怪物即将狂暴化的前奏曲!

早已没有眼球的漆黑空洞正在注视着倒再对面远端的平秋原。

也许是运气好的缘故,应对于游戏中预设的狂暴起步,死亡骑士之影没有进行下一步攻击,只是站在原地。

即使没有行动,四周却呈现着银灰色防御力场,只剩下灵魂寄宿的漆黑脑壳之中不断回想着,回想着即将让它狂暴化的回忆。

自己虽然是一个那位大人所赋予灵魂的影子,只是担任护卫的守门人之职,但是这份职责却是自己所得到最为无上的荣耀,怎么可以容许任何人来破坏!

尤其还是本该脆弱至极的低等人类!这份荣耀就像是被玷污了,足以将来袭者千刀万剐的斩杀的大罪!

那是在一个小时之前发生的开端,有人类进入了自己所守护的地下第七层,海底魔法阵的空间,即将到达那位大人所在的第八层前的路口岔路。

一直以来只是保持着沉睡,只是这次却听到了声音,人类徘徊的脚步之声。

人类的话语清晰的传来,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她似乎正在跟人对话,说着色狼已经在她的计策下进入了洞窟,要另一个人在多注意一下。

那人的话语一直在像是下命令一般的不断述说,一方面要那人注意,一方面好像在指挥大军般调派人手与变更阵势,还有一方面不知道是对谁说话,讲话的语气虽然亲切和悦,可是每一句都像是变相的硬逼人接受。

时间过了一阵子,那人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到处在敲打摸索的声响。

事情似乎不对了,一股奇特的感觉不断的在自己早已剩下漆黑骨骼的身体中蔓延,逐渐的形成

漆黑骨骼的身体?本来应该存于次元夹缝中的黑影,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那一刻明白了,自己被唤醒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类竟然有着将自己给强行剥离第七层海底魔法阵与第八层深渊圣地前岔路之间次元的能耐。

不明白,也不清楚。但是也无所谓,目标也只有将对方给彻底歼灭!

白金剑立刻挥出,来的人也跟着将手中的利刃划为弧线硬是斩开!

斩的好!可惜却也只能斩开,而没有办法接下来自己回手一劈,立刻就将那人给重重的劈斩击退。

那人是一位有着坚毅眼神的美丽雌性人类,面对比起自身更加高等数倍的统治者却也丝毫不畏惧,依旧高持银剑威风凛凛的模样真的叫人不由得敬佩。

‘咕嘎!咕嘎!’口中虽然想要称赞那位雌性人类,却也只能够发出这连串的齿间敲击声。无法发出话语,毕竟自己只是影,是怎样都无法跟得上那位大人的伟大之能。

既然如此,也不用多作言论,直接就举起了手中的白金剑,泛侵犯大人圣地之生物,一定要死!

一想到这里,全身的力量突然爆发涌现一般,通过身体,通过双手,直达手中的白金剑。

随着意识所至,手中的白金剑猛烈的插入地面之中,一道震撼整层地下空间的强烈震荡即刻爆发!

地面产生的爆发能量带来庞大的冲击力量,粉碎了四周的所有建物,甚至连那位雌性人类也被冲击波吞噬其中。

银刃一闪,划破冲击波,即使顶上突然浮现出的”1236”的损伤,按住治疗药水光芒的银色身影也立刻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

话语未落,就是发动无视防御的‘破甲斩’,直接迎面一斩,利刃直接就完全斩入!”1052”的强烈损伤!

得手后,那位雌性人类也没有多作攻击就直接向后跳跃,完全避开从腰部扫来,本来能将她一击必杀的白金剑!

战斗还未结束,退后闪开一剑之后又立刻从方跳回眼前,利刃也再次互击!

两方互击之后,雌性人类的头上还是不断的冒出损伤数值,身上的治疗药水光芒根本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雌性人类慢慢的被逼到第八层分岔的木门边去,不断挥出的剑也被连续的破解重击。

我必须要护卫大人,绝对不能失败!

一想起这份使命,手中的白金剑猛裂突刺,雌性人类被完完全全的击中!

木门也跟着开启,那位值得称赞的雌性人类也被击发出去了,越过木门后的通道,撞击到一个不明物体后,两者混在一团,一同直接飞入另一扇木门的房中!

‘咕嘎!咕嘎!’依旧是齿间敲击声。

我是大人之影,我是大人之盾,我是死亡骑士之影!

死亡骑士之影已经进入了完全狂暴化形态!

‘米亚,我觉得,你设计的BOSS情绪上未免也太过于激动了吧!’

恢复了平静的平先生对萤幕上的死亡骑士之影似乎觉得太过于设计。

‘狂暴直接狂暴化就好,还要让它停下来进行这么久的狂暴发动时间?’

‘那是当然的!没有这些情境的话要一个人突然发疯那不是很怪吗?’米亚反驳道。

‘我知道,可是你还让它发动狂暴这段时间显示之前的记忆与它自我的故事,这未免有点。’

平先生的话中断了,那是米亚的眼神,她的眼神令人感到畏惧。

‘士兵要对上级显示真正的忠诚,对于值得卖命的领袖就必须有牺牲自己也要达成目标的决心,只有将决心、忠诚、意志三合一,这样才能涌出无限的力量!这样进行狂暴化才会有足够的剧情张力!’

米亚说得话与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平先生却不怎么敢回应,因为他看到米亚刚刚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把手上的手机给捏碎了!

‘啊!我新买的手机,怎么这么不耐用?’发觉到手中剩下手机碎片的米亚,也搞不懂怎么会变成这样?

平先生也想起来米亚为什么会这样,虽然是军队出生,菁英军人中的精英,米亚她可是连续剧的爱好者,越洒狗血越老套的她就越爱,也难怪做事一向严谨的她会特别在她负责的怪物上多加剧情。

‘唉呀唉呀,女孩子啊。’只能摇摇头继续看萤幕。

猜你喜欢
  1. 天才小说
  2. 英雄小说
  3. 玩家小说
  4. 复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