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

重生新婚夜不负军长老公深情宠爱凌莞傅湛深 黄小坏 著

连载中 秦霜陆之念 重生 宠爱 老公 深情 新婚

更新时间:2020-10-29 11:32:24
前世遭受老公及闺蜜双重背叛。重活一世,秦霜只想要跟陆之念生孩子,生很多的猴孩子然……终有一日,她扶着腰怒骂在产房外急得团团转的男人,“陆之念,你混蛋!说好只生三个,现在已经是第四胎了,我不生了!我再也不生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村长的声音忽然响起,秦霜刚燃起的希望顿时破灭。她祈求地看向村长夫人。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村长夫人一定可以说服村长。

村长听夫人的话,这是众所周知的。即便这次她和陆之念得罪了村长,只要村长夫人愿意为她说话。陆之念一定能放出来。

虽然刚才也有卖惨的成分,可她在这守了一夜,说的话也都是真心实意的。为了陆之念,她再惨一点又有什么?

村长夫人接收到秦霜的祈求,心里更加觉得自家男人做的过分,她一把拽过村长就开始骂,“不过是要让你为暴风雨做点准备,你不愿意也就算了,还要把人家新婚小两口欺负成这样。你做什么孽啊你!”

村长只低着头不敢反驳,生怕夫人生气,和言讨好,“好好,你先坐下,别生气。”

“那你放不放!”

村长被盯得实在没办法,“放还不行吗?”

“不许追究秦霜!”又是一个眼刀。村长连连应是。心里到底怎么想就不得而知。

秦霜跟村长夫妇道了谢才放心地往牛棚那边赶去。虽然有陆之亮送过去的被子,可因为她爱干净,陆之念也习惯了干干净净。

哪怕有被子被褥,他在那臭烘烘的地方肯定也睡不着。她得赶紧过去看看。

很快就有人过来,陆之念身上的锁链也被解开。天色也还没有全亮,秦霜又在心里感谢了村长夫人一把。

心疼地把陆之念从上看到下,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陆之念,我们回家。”

“傻瓜,不哭。”

陆之念一身脏臭,也不知该怎么给秦霜擦去泪水。只趁着人不注意亲了亲秦霜的脸。

秦霜更加心疼了,假装打在陆之念胸口,“以后不许这么莽撞了。”

这怎么能叫莽撞呢?都被村长这样说了,媳妇的名声就真的毁了。哪怕再来一次,为了秦霜,他还是会那样做。

但如果重来一次要让秦霜为了他把眼睛哭肿,那他绝不会来第二遍。

“你也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哭,我心疼。”又亲了亲秦霜的眼睛,抵着那沾着湿气的额头,陆之念闭眼轻语。

丝丝麻麻的话,似要将人的骨头都酥掉。秦霜抬头看着这个深情的男人,点点头,又一次不可自拔。

她算是知道了,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能轻易为陆之念神魂颠倒。这个男人,魅力实在是太大了。

路上拗不过秦霜,二人终是牵着手回了家。没想到,到了门口却见陆哲彦扛着锄头等在那里。

走近些,秦霜才看见公公那张很沉的脸,她低下头不敢说话,从嫁进来第一天,这个家因为她要面对的麻烦就没断过,这次更是直接害了陆之念。陆哲彦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陆家庙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陆哲彦把锄头放下,却是看向陆之念。大儿子一直懂事稳重,为了这个儿媳妇已经变得太多。见儿子除了脏点外也没什么事,他才放了心。但这个儿媳妇为什么就不能消停点?

秦霜也惭愧,仍旧不敢吭声。不怪公公不让她进门,是她自己太能惹事了,好不容易让公公对她印象好了点,现在倒好,又回去了。

最后还是被陆之念拉着才红着脸进了家门。

一大早,陆之容就跑来厨房。见大嫂还在做早饭,她急忙过去把秦霜手上的碗夺过来,“大嫂,那个司清雨,她在外面说你坏话。你怎么还有心情做饭。”

好不容易看到山脚下几户人家开始往外搬东西,她知道是村长和村长夫人采取了什么措施。这意味着如果要种红薯的话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正高兴着呢。

被破坏了心情的秦霜一路走得很慢,并不着急,她倒要看看,司清雨是怎么光明正大败坏她名声的。

上回没找她理论,这个女人竟然还不知道收敛。除了这招,司清雨你还会什么?

“张大婶,不是我要说秦霜坏话,实在是秦霜做的事让我看不过去。我跟她是同学,许了解她,所以也难过。”

司清雨正拉着被她蛊惑的张大婶说着秦霜的坏话。而张大婶竟然也一直点头。

看这情景,秦霜不由火冒三丈,好不容易才稳住,“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难过?”

司清雨身子一震,回头就看见一脸平静的秦霜。

真是令人讨厌的长相和皮肤,司清雨恨不得上去立即给她挠花。可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她不得不换上悲天悯人的表情。

“秦霜,我知道你和江北的事,你就承认吧!张大婶也知道,大家都一清二楚。”

“结婚之后,除了回娘家,我就没有出过家门,你说江北,抱歉,我真的没见过。”司清雨,我一直知道你喜欢在背地里阴人,没想到脸皮也这么厚。你脸皮厚,那我也厚一回。

张大婶仔细一想,倒是真的,目光游离地看了看秦霜和司清雨。

在场的人也都不是傻得,秦霜这么一说都才想起来,这老陆家儿媳妇确实是没出过门。

“没出过门又怎么样?那天是河边秦霜主动抱住我说想我,陆之念还看见了。”

江北嘴里衔着一根狗尾巴草就那样摇头晃脑地走过来,说的话足够卑鄙**。

所有人都恨不得把秦霜身上看个洞,直勾勾的看着她。

秦霜脸一红,咬咬牙冷哼一声,“笑话,陆之念打你就像打鸡崽,要是他真看见我对你投怀送抱,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吗?我倒是有理由怀疑你和司清雨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不然为什么你们两个都不遗余力地想毁掉我的名声。”

“我们能有什么关系,我就是看不惯你始乱终弃,一边勾搭江北,一边还装清纯。”

司清雨有些紧张,但她确信秦霜不知道她和江北的关系,所以并不害怕,反倒言辞凿凿。

“司清雨,你跟江北,进行到哪一步了?”秦霜不答反问。

司清雨的脸顿时通红不已,议论声此起彼伏,不是向着秦霜,而是朝着她。就连张大婶也古怪地看着她。她把牙咬得咯咯响,秦霜,你自己找死!

“你们结婚第二天我去过你家,巧的是,你家炕上没有处子血。你说你没有婚前失贞给江北。”

说到这里,司清雨衣服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道,“一定是和别人,说吧,那个人是谁?”

也许是司清雨说的话太过震撼,也许是秦霜气愤地样子在众人看来落实了司清雨的话。人们开始窃窃私语,到后来直接指着秦霜,个个气愤填膺。

张大婶直接激动地拍着大腿,“老陆家这是娶了个什么媳妇哦!”

“我自己的媳妇有没有失贞竟然让个女人来评判,实在没有道理。”

陆之念响亮的声音让这场面瞬间安静下来。他抱臂挺直地站在人群后,一双犀利的眼睛把众人扫了个遍,最后盯住司清雨。

“这位姑娘还没有嫁人就知道这么多,想来经验也是挺丰富的。”

他淡然一笑朝着所有人道,“大家别被他人给左右了,秦霜是我媳妇,她干干净净,大家别相信有些人的无中生有。”

司清雨气得脸红脖子粗,一着急竟然哭出来,“陆之念,你,你胡说!”

“有没有胡说,这位江北先生想必一清二楚。”

陆之念没有理会司清雨,直接丢了这么一句走到秦霜身边。

司清雨受不了终于呜呜地哭起来,尽管都知道可能是陆之念为了维护媳妇胡说的,但也没有一个人上去安慰她。张大婶直接就退后了好几步。

刚开始趾高气昂的江北这时候也不敢说话了,从陆之念出现他就一直往后退着,嘴巴里的狗尾巴草被他咬得稀碎,也只敢低着头装鹌鹑,生怕陆之念发现他。

“这是怎么了?”

司清雨一见村长夫人过来,赶紧抹着眼泪上去攀关系,“婶儿,您终于来了。”

司清雨哭成这样,村长夫人心里也不好受,司清雨家境贫寒,小时候就很努力,长大后也很勤快,长得又好。虽然比不上秦霜,但也算美人。

如今哭成这样,她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在看见秦霜时她就知道,这事估计跟秦霜脱不开关系。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到底说清了来龙去脉,但言语中对哭了的司清雨却是偏向。村长夫人听后,手微不可见地从司清雨手里抽出。

亏她还同情这个从小就过的不容易的司清雨,没想到,这一场闹剧竟然就是司清雨引起来的,她失望地摇了摇头对众人道,“大家都回去吧,秦霜人家小两口的事也不是我们几句就说的清的。家里的活都等着干呢,大家快回去吧,各忙各的。”

大家一想村长夫人说的也是,人家的家事确实跟他们没关系,又想想自家的活确实是多。有些人还后悔今天来这耽误时间。纷纷都回去了。

司清雨心里对村长夫人不帮忙也有些不自在,跟江北悄悄对视一眼也灰溜溜地走了。

回到家里,陆之念检查了秦霜的膝盖是不是好了,又去厨房把秦霜没有做完的饭做了。陆之容一直跟他抢着做也没有抢过。秦霜则一直低着头在陆之念身边转悠,陆之念不跟她说话,她也不敢开口。

饭桌上,陆之念怕父母有对秦霜说什么,他直接道,“爸妈,今天的事都是误会,你们别听外人胡说。”

说完,时不时给秦霜碗里夹点菜,让陆家二老都有点看不过去。虽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对秦霜再度埋怨起来。这个儿媳妇确实不省心。

给秦霜端了洗脚水,又倒出去,躺在床上都没有理秦霜,而是面无表情地看向房梁。可房梁那什么也没有,秦霜心里有点着急。

不用说也是被江北和司清雨的话影响到了,而且气得不轻。谁让他们俩到现在都没有圆房呢。

可是她跟江北真的一点事也没有,她呼出一口气,扭头看着陆之念道,“陆之念,我跟江北什么事也没有。”

陆之念却直接闭上眼睛,“睡觉吧,明天再说。”

“你不相信我。”

明天再说,言外之意不就是不想听她解释吗?鼻子酸酸的,她背过身,不让陆之念看见她眼角有些湿。辛辛苦苦的应对着外面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陆之念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

难道要任由陆之念误会她?明明彼此在意,却偏偏要互相伤害。

秦霜擦了擦眼角,轻轻地深呼吸一口,再次转身。这次,她直接趴在了陆之念身上。

把他扭过去的头转过来后秦霜说道,“陆之念,看着我。”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宠爱小说
  3. 老公小说
  4. 深情小说
  5. 新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