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厉先生的契约娇妻
厉先生的契约娇妻

厉先生的契约娇妻 叮叮当当 著

连载中 顾清欢厉泽宴 契约 娇妻 厉先生 契约娇妻 先生

更新时间:2020-03-09 18:16:53
毕业聚会上,清欢喝的烂醉,莫名其妙推倒了一个男人。后来,那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左手一张一亿元的欠条,右手一个小红本本,冷眼睨她,“选哪个?”清欢瑟瑟发抖状,“选……红本本。”男人满意笑了。三个月前,清欢闪婚嫁给了洛城地位最高钞票最多的男人,所有人都羡慕她。三个月后,那男人成了残废,羡慕的目光变成了怜悯。清欢勾唇,笑的眉眼弯弯,“他们说你不仅残废,还不举。”正努力做复健训练的某人,“你要不要试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拍卖师语速极快,激动的喊着:“一千一百万一次,一千一百万两次,那么现在……”

落锤的前一瞬,厉泽宴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两千万。”

一室寂静。

五百万的戒指拿两千万拍下来,你是嫌钱多烧手吗?!

清欢忍了又忍,才忍住没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向身旁的人。

宋轶上台,从拍卖师手中接过戒指,环视台下众人,微笑道:“我家总裁说了,这是他要送给自己新婚妻子的戒指,以此来表达自己的真心,谢谢各位割爱。”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清欢猛地转头看向旁边男人,整张小脸都扭曲了。

What?!

“新婚妻子?”

“厉总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透出来?”

……

有人惊诧,有人嫉妒,还有一些存着联姻心思的人,这会儿脸色就难看了,其中就有秦继业。

拍卖结束后是晚宴,秦俏俏气的差点掐断了指甲,“爸,怎么回事?谁这么嚣张敢抢我看上的男人?”不禁抢了,甚至还结婚了,她却一点消息都没收到,越想越气,秦俏俏一把摔了手里的酒杯,“不行,我……”

“你想干什么?”秦继业皱眉,“如今情况不明,你先安分点。”说完,转身去和旁人寒暄了。

秦俏俏嘴上应着,眼底却愤恨至极。

她倒要看看这位新上任的厉夫人是个什么货色。

清欢这头,为了应付一茬茬或是寒暄或是一探究竟的人,脸都快笑僵了,“这厉夫人的名头可真不是那么好当的。”她感叹道。

“戴上。”身旁男人抛过来一个物件。

清欢手忙脚乱接住,下一瞬,眼睛瞪圆了,这不就是刚拍下来的那枚戒指嘛,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在灯光下发出炫目的光芒,耀眼极了。

“真给我戴呀?”她纠结的问。

这东西这么显眼,出门会不会碰上打劫的呀。

男人懒懒瞥她一眼,”让你戴上你就戴上,废话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宋轶走到他身边耳语了些什么,厉泽宴眉头一皱,起身离开,清欢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由眯了眯眼。

这是要把她架到火上烤啊。

可她能怎么办呢,戴就戴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

秦俏俏是认识顾清欢的,因此,当她看到传说中的厉夫人时,一瞬间脸上满满的震惊之色,下一瞬就是抑制不住的妒忌愤恨。

她?

凭什么?!

一个土鸡,不被父亲承认的继女而已,一朝翻身竟然成了高高在上的厉夫人?!

恶由心生,她朝旁边人招了招手。

……

“小姐,这里就是休息室,您请。”侍应生弯腰,恭敬的道。

清欢摆了摆手,等人出去后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口,不由叹了口气。

她不过就是想去拿点吃的东西而已,谁知道就这么倒霉呢,被人撞了不说,一大片酒渍晕染在胸口,看起来实在不雅极了。

好在这种宴会为了以防万一,都会在休息室里准备一些替换的礼服,要不然她可就出大丑了。

想了想,给厉泽宴发消息解释了一下,她开始挑选起衣服来。

嘭。

房门突然被人撞开。

“嗝,美人,来……”一个肥胖的身影冲进来,直直朝清欢扑去。

迎面而来满是呛鼻难闻的酒气,清欢皱眉,身子一错险险避开,冷声问:“谁让你进来的?”

“躲什么?来让我亲一口,叔叔疼你。”肥胖男人再接再厉。

“滚!”

“哟,还是个呛口小辣椒,没关系,叔叔一会儿一定把你治的服服帖帖的。”男人满面红光,狼一样盯着清欢,再次扑了过去。

刺啦——

清欢躲的急,虽然避开,礼服后背却被他扯开了一个口子,露出大片白皙细腻的肌肤。

艹,哪儿来的色鬼?!

长得这么猥琐的,还敢肖想占她便宜?

清欢恨的牙痒痒,暗恨自己怎么没把手术刀给带来,不然她一定得给这色鬼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不可。

想出门却再次被堵住,清欢定了定神,抄起一旁的花瓶给他开了瓢。

“啊!”男人瞬间惨叫出声,酒意也散了些,“妈的!你个小贱人竟然敢打老子?看老子不……”

话没说完,他突然被人一脚踹倒,没了声音。

“处理了。”厉泽宴收回腿,幽深黑瞳厌恶的瞥了眼地上的人,冷声吩咐道,接着他大步走到清欢面前,低头,狠狠吻上了她的唇。

清欢双眼瞬间瞪大,下意识要挣扎。

“别动。”

他霸道的将人揽紧,轻咬着她的唇,音色低低的,沙哑性感的要命,“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马上会有人过来,我不希望听到任何不好的流言。”

清欢身子微僵。

果然,下一瞬秦俏俏就出现在了门外,身边还围了一群人。

“这是……怎么了?”将内里的场景收入眼底,她眼底一闪而过失望之色,转瞬满脸诧异的问。

厉泽宴将清欢挡在身后,皱眉,“秦小姐,你有事吗?”

竟然这么护着那个贱人?

秦俏俏嫉妒的要命,面上却一副担忧的神色,“厉大哥,你没事吧,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一声尖叫,所以才过来看看……”

“看过了,可以走了吗?”厉泽宴打断她,复又勾唇,“还是说秦小姐你有窥探别人夫妻间私密事的爱好?”

“没,没有。”秦俏俏脸颊羞红。

其他人扫了眼一片狼藉的室内,还有被挡住的人影,看向厉泽宴的目光就有些微妙了。

这……够激烈的啊。

没想到厉总你是这样的人!

秦继业过来,笑着打了个圆场,“厉总别介意,毕竟今晚秦家是东道主,小女也是担心出什么岔子才过来查看的,打扰了你真是不好意思。”

“还有……清欢,”他看向厉泽宴背后的人,“你妈妈经常在我面前念叨你呢,没事多来看看秦叔,还有你弟弟小宇,都不是外人。”

秦叔?

这脸皮厚度也是可以了。

她可没忘记当初秦继业看到她时,那种仿佛看见什么脏东西似的眼神,高高在上的,仿佛看到的是一只臭虫。

猜你喜欢
  1. 契约小说
  2. 娇妻小说
  3. 厉先生小说
  4. 契约娇妻小说
  5. 先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