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重生后给前夫当婶婶
重生后给前夫当婶婶

重生后给前夫当婶婶 阿钰 著

连载中 沈蔚然谢瑾寒 前夫 重生

更新时间:2020-03-09 19:10:30
前世,沈蔚然不惜一切助谢成恪登上皇位,睥睨天下;谁曾想竟被一朝打入冷宫,而那个久居自家的表妹,却取代她成了皇后,一杯毒酒,断了她的性命——沈蔚然重生了,想着这一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与皇家有所关联,可没想到却误打误撞遇上了那个冷面冰山的十四王爷……大概,她命该如此,就得从皇家选个夫君,既然如此的话,给前夫当婶婶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一听这话,音池脸色登时晦暗了几分,眼圈也紧着红了,哑声道:“爹爹说,今日没能让我去抵债是苍天有眼,他说……这下算是有赚钱的机会了,便打定了主意要送我去青楼,说是卖的钱还多些。”

音池已然泪流满面,微微抬头深深的看了看两人,再次拜下:“音池方才是偷偷跑出来的,请公子小姐行行好,救救音池吧,音池不想去青楼……”

沈蔚然秀眉紧蹙,不禁动容,她微微转头,见谢瑾寒的脸色也不算好,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或许这世上便是如此,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人和人从来就是不一样的。

静了片刻,沈蔚然忽然开口:“音池,收留你我暂时无法决定,不过我想问问你,若是让你在茶馆里当差挣钱养活自己,你可愿意?”

话一出口,雅间内的几人皆是一愣,几双眼睛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沈蔚然。

沈蔚然轻轻放下茶杯,纤细的手指在桌面上小声的敲击着,其实她也未曾想好音池的去处,不过是灵光乍现,吟春楼的环境清雅,多是礼仪之人,若是能在此当差,对音池来说也算是个好地方了。

前世她被锁在高门大院之中,也从未关心过沈家的安危,直到被打入冷宫才恍然察觉,父亲这一辈子清廉,说到底并无多少钱财,可谢成恪却以贪污受贿有不臣之心的罪名将他收押,着实是个笑话。

虽说现今沈家仍是枝繁叶茂,可沈蔚然不敢保证她能够护得沈家安然无恙,从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其实她已经盘算了很多,未雨绸缪总好过亡羊补牢,而现下,音池的出现倒是让她有了个极好的想法。

盘下茶楼,一来能够挣些银子当做日后的补给,二来这茶楼里的客人大多是文雅之士,若是一来二去熟悉了,多少也能有点用处,这其三,也是最重要的,谢瑾寒是常客,若能与他关系稍近些,想必日后沈家的日子也能好过。

“音池,你可愿?”见音池犹自震惊着,沈蔚然又问了一句。

音池这才转缓过来,轻轻点头:“只要小姐能留下音池,让音池做什么都愿意。”

“王爷……”沈蔚然低低靠近谢瑾寒,小声道:“不知可否让景安前去将茶楼的老板叫来?”

毕竟她又不认识,眼前又有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十四王爷,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谢瑾寒斜睨了她一眼,轻咳一声:“景安,请赵老板过来。”

景安低低应了声,出门后却是不明所以,自家王爷什么时候开始竟这般没有原则了?不过是沈小姐说了两句话而已,竟是真的要帮忙不成?

景安摇着头下了楼,实在没搞懂他家王爷到底是怎么了,好像自那日从丞相府说亲回来,就全然像是换了个人。

“吟春楼可是价值不菲,沈小姐想盘下茶楼,可是深思熟虑了?”谢瑾寒将一块米糕放进口中,缓缓咀嚼,状似不经意般询问着。

沈蔚然绞着手中的帕子,这个问题倒是不好回答,她虽说是大脑一热,但也是思虑了一番才说出的,不算深思,也确实是熟虑。

“自是已经想好。”沈蔚然低着头将腰间上好的羊脂玉玉佩卸下来递与谢瑾寒:“不如您替我瞧瞧,这玉佩的价值可抵的上这茶楼?”

谢瑾寒敛眉,接过她手中的玉佩端详,触手还有浅浅的余温,整块玉佩油亮而有光泽,通体透白犹如凝练的油脂,没有半点瑕疵,精雕细琢而成的双鱼图案,也恰恰适合沈蔚然这样未出阁的大家闺秀,不得不承认,这块玉佩,一个吟春楼还真当抵不上。

“只恐怕,要两个吟春楼才抵得上沈小姐这块玉。”谢瑾寒将玉佩放下,对上沈蔚然颇为讶异的双眸,唇角带着抹淡笑,让人看得不禁失了神。

沈蔚然匆忙挪开目光,只觉双颊热的发烫,小声道:“既是可以抵得上,那我就放心了。”

见自家小姐露出这幅娇羞的神情,碧桐不由得掩唇偷笑,往日还真是少有的瞧见自家小姐这个样子呢,今儿这一看,还真是娇俏的很。

门忽然被打开,景安领着赵老板进来,入眼便是沈蔚然那张通红的脸和谢瑾寒带笑的嘴角,更是吃惊了几分。

这……

都是什么事儿?他不过才走了那么一小会儿,怎生这两人的神色皆是不对劲了?

“小人参见公子。”

赵老板自是不知其中缘由,进了门便对着谢瑾寒深深拜下。

谢瑾寒微微摆手示意他起来,直言道:“何须如此多礼。”

“不知公子找小人可有何事?”赵老板直起身子问道。

“今日并非是我找你有事,而是这位公子。”说话间,谢瑾寒斜头看了沈蔚然一眼,便端起景安刚倒好的茶品了起来。

赵老板一脸讶异,却还是礼貌道:“这位公子,您可有什么事?”

沈蔚然向来不喜欢拖泥带水,点点头直截了当的说道:“赵老板,我想问问你,若是我想盘下这茶楼你可愿意?”

盘下茶楼?

赵老板脸上的神色忽而变换起来,这吟春楼自开张始至今七八年了,还真是没人敢开口说要盘下来,如今看这公子年岁尚小,脸上的童真稚嫩都还未散去,竟敢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知是谁家的贵公子,还能攀上谢瑾寒这根高枝。

“怎么,赵老板这是为难了不成?”见他不说话,沈蔚然再道。

赵老板擦了擦额头的汗,偷偷的瞄了谢瑾寒一眼,见他神色未有异常,根本让他无法得知他的意思,也只得咬咬牙道:“公子尚且不知,吟春楼价值不菲,不知公子想如何出价?”

也不知猜没猜对上座大佬的意思,赵老板可谓是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回话。

沈蔚然扬唇一笑,将桌上的羊脂玉拿起,起身走到赵老板身前,“这玉佩,可能抵得过吟春楼?”

赵老板将目光落在了沈蔚然白皙的手掌上,一块洁白的玉佩静静的躺着,只一眼也便能知道这玉的价值。

他讪讪退后,悄无声息的看了谢瑾寒一眼,见他微微点头,这才开口:“公子这可是极佳的羊脂玉,自是抵得上吟春楼。”

“那便给你。”沈蔚然将玉佩送与他面前,继续说下去:“吟春楼的老板还是你赵老板,该如何经营也是赵老板操心的事儿,只不过日后这丫头你要给安排个好的差事,莫要让人欺辱了去。”

沈蔚然指了指在碧桐身边的音池:“赵老板可是愿意?”

颤巍巍的接过了那块玉佩,赵老板偷偷的瞄着谢瑾寒,见他点头示意,便应下:“小人自是愿意,这丫头交给小人,还请公子放心才是。”

“音池,你便跟着赵老板去吧,切记,凡事多用心,少说多做,得了空,我会常来看你。”沈蔚然也没想到会如此轻松便盘下了茶楼,虽说那玉佩是沈易泽好不容易才自蛮夷之地搜罗的,但能够换下吟春楼来,也不算太亏。

“多谢……”音池咬着嘴唇,晶亮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两转:“多谢公子,音池会好好干活,不让老板费心的。”

“那便去吧,跟着赵老板好生学着点。”沈蔚然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坐回了椅子上,心里却在盘算着,该如何向沈易泽解释这玉佩被她给“花”了出去的事儿。

音池随着赵老板又拜了拜便离开了雅间,一时间屋中又恢复了如常的宁静。

猜你喜欢
  1. 前夫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祖师爷小说
  4. 顶级豪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