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亿万甜妻太惹火
亿万甜妻太惹火

亿万甜妻太惹火 时妩 著

已完结 顾清歌傅斯寒 亿万 甜妻 亿万甜妻

更新时间:2020-03-16 17:32:46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联结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拽住她,“夺了我的心还想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大抵是看她烦恼,傅夫人不禁提点了一句。

说罢,她放下刀叉,然后拿出餐巾擦拭了一下嘴唇。

舒姨见状便赶紧上前道:“夫人,余家的夫人约了您今天去美容院。”

听言,傅夫人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过了片刻才道:“好,那我们去准备一下吧。”

于是他们便上楼了。

餐桌上只剩下顾清歌和傅斯寒两个人。

傅斯寒目中无人地吃着他的早餐,顾清歌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地拿着叉子戳着盘中的食物,就是始终都没有往嘴里送。

傅斯寒注意到了,不禁嗤笑了一声。

怪不得会这么瘦小,他眯起眸子,忽然好奇起她的年龄来。

这丫头不会还没有成年吧?

思及此,傅斯寒蹙起眉,他娶了个没成年的丫头?

想到这里,傅斯寒打量着她的脸蛋,目光下移落到她隆起的某处。

他记得那天晚上的手感,虽然这丫头看起来瘦小,可是却很有料,应该已经成年了。

顾清歌被他的眼神看得极不自在,所以抬起头来跟傅斯寒对视了一眼,结果发现他还在看自己,只好一直跟他对视。

傅斯寒打量完毕才发现那丫头的目光不知保时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而正好跟他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他冷笑道:“看够了么?”

听言,顾清歌反应过来,低下头有些郁闷。

为什么又说她?

明明是他先看她的,她回看一下,也不可以么?

“腹诽什么?偷偷骂我?”傅斯寒冰冷的声音冷不防地响起,吓了顾清歌一大跳,猛地抬起头,摇头:“没有,我没有骂你。”

“哼,谅你也不敢。”

刚才那么一望,傅斯寒的心里有点小波澜,也没兴趣再吃了,放下刀叉直接起身离开了。

剩下顾清歌独自一个人在餐桌前,还有旁边几个女佣。

顾清歌有点郁闷。

总觉得今天的傅斯寒有点奇怪。

而且这么大的一个傅家,早上就这么几个人吃早饭,有时候傅斯寒都是不见人影的,最主要的是,她来了这么久,吃了这么多天的早餐,居然都没有一次见到傅斯寒的父亲。

不过算来她来傅家的日子也不算多,见不了多少次也属正常。

顾清歌低下头吃早餐,却忽然听到身后几个女佣在窃窃私语。

“看,少爷把她丢下自己走了。”

“那肯定,我们少爷根本不喜欢她,怎么可能会和她坐在一起吃早餐?像这种女人,我们少爷看不上的。”

“说的也是,毕竟是小城市里来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我们少爷,你看少爷正眼都不看她,我看哪,很快这个女人就会被赶出傅家。”

“嘘,会不会赶出傅家不一定,听说她可是傅老夫人亲口点的人。”

“切,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傅老夫人年事已高,能保她多长时间?”

“说的也是。”

几个人窃窃私语,以为顾清歌听不见。

顾清歌握着刀叉的手却紧了再紧,脸色苍白无血色,她们以为自己听不见,可却还是一字不落地到了她的耳朵里。

果然啊,她来到傅家就不是一个对的选择,不仅那些人看不起她,就连这些佣人,也都看不起她。

妈妈。

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吗?

希望我嫁进有钱的人家,可是不门当,不户对,她拿什么去跟人家匹敌呢?

顾清歌心里难受得要命,肚子再饿,也吃不下去任何东西了,她放下碗盘,起身朝楼上走。

她不敢在女佣们面前露出自己受伤的姿态,生怕她们看到了,会更加嘲讽自己,就这样挺立着身子上了楼。

回到楼上以后,顾清歌才发现自己膝盖上的伤口越发严重了,她苦恼地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不过是撞了一下而已,怎么就伤得这么严重了呢?

难道是昨天晚上的药油不好?

还是她用的方法不太对?所以才导致伤口加深?

嫁过来以后,她也不知道干什么,只好歪倒在自己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冷。

于是顾清歌拉了被子给自己盖上,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顾清歌睡着了,梦里又梦到了来景城之前的那一个晚上,那个陌生又火热的男人夺走了她第一次,他粗嘎的声音在耳畔回响,还有他疯狂的掠夺。

“啊——”

顾清歌猛地惊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

脑海里和耳畔都是那个男人嘶哑魅惑的声音,她现在想起来就心跳加速。

怎么回事?

顾清歌捧着自己的脸颊,发现脸上发烫。

“不可以!”

顾清歌,你已经结婚了!

虽然傅斯寒一点都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厌恶她,可是她也想守好自己的本份。

之前失身,也不是她自己愿意的。

于是顾清歌便又想到了傅斯寒那天晚上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以及那粗暴的举动。

还有……他动情时的低声。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交叠在一起,可顾清歌就是没想明白,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

有点懵。

顾清歌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掀开被子起身,准备去浴室。

反正也没事做,她就把傅斯寒的西装,还有那件珍珠白的小礼服给洗了吧。

顾清歌赤着脚下床,下床的时候,膝盖上传来一阵痛意,让她的步子不禁顿了一下,然后才朝浴室走去。

进了浴室,顾清歌将昨天晚上放在洗手台边的西装外套拿上来,左右看了看,只不过是里头沾了点酒而已,只要泡一泡水,就可以了吧。

顾清歌拿着西装用力地甩了甩,却无意听到了一声细碎的声响,好像是首饰晃动的声音。

什么东西啊?

顾清歌有点疑惑,难道傅斯寒还在口袋里藏了东西?

她伸手摸了摸一个口袋,没有,于是又打算去摸另一个口袋,左右移动之间,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从口袋里掉出来了。

噫?

顾清歌疑惑地捡起,随即瞳孔一震:这条项链,不就是……

“你在干什么?”

忽然,一声怒吼进了顾清歌的耳朵里,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手中的项链就被夺过去。

顾清歌扭过头,看到冲进来的人,盯着他健硕的体魄,一个荒唐的念头浮现。

顾清歌的心不受控地狂跳起来,声音都有点激动地颤抖:“这条项链你是哪里来的?”

猜你喜欢
  1. 亿万小说
  2. 甜妻小说
  3. 亿万甜妻小说
  4. 龙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