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婚情蚀骨冲喜娇妻要翻身
婚情蚀骨冲喜娇妻要翻身

婚情蚀骨冲喜娇妻要翻身 乐夏 著

连载中 岑静顾轩寒 娇妻 蚀骨 冲喜 冲喜娇妻

更新时间:2020-05-06 14:31:19
顶着满脑袋的泡泡,热水器又被人在外面关上了,岑静咬着牙,洗得浑身发颤。“白吃白喝的住在别人家里,洗个澡还洗那么久,当水费不要钱啊!”“说得好听点是顾家少奶奶,其实啊,也就是花钱买进来给大少爷冲喜的。她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一进门,岑静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宽肩窄腰,昂贵挺括的西装更是衬的气度不凡,那人一转身,岑静的脚步就顿住了。

嘴角带笑,眼里透着三分凉薄,不是仇火又是谁?

和岑静四目相对,仇火似乎也有些惊讶,勾了勾唇,主动朝她走来。

“岑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一手插兜,弯腰仔细打量了岑静一眼,身上清浅的男士香水味道瞬间将岑静完全包裹住。

“看你脸色不太好,这时候还穿着毛衣外套,是感冒了吗?”

熟稔的姿态,完全让人看不出他曾经对岑静做出那样的行为。

岑静后退一步,眼里带着警惕,“仇总,我们好像没熟到这个份上吧。不打扰您工作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迫不及待想离开,和仇火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胳膊。

仇火偏头,压低了声音近乎蛊惑的问道,“岑小姐,听说你很想逃离顾家?我有办法保你从顾家全身而退,从此开启全新的生活,有没有兴趣合作?”

岑静心念一动,也转头看他,“什么办法?”

仇火笑了笑,目光触及到岑静手里攥着的采购文件,轻轻松松一把拿过。

“喂!那是我的!”岑静想抢,仇火顺势抬高胳膊,于是她迅速放弃,反正是个漏洞百出的文件,想看就看吧。

不过,仇火对这份文件并不感兴趣,随意翻了两页又丢给她,若有所思道。

“原来顾轩寒连这种工作都让你做了,看来对你信任有加。岑小姐,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在这文件里随意做点手脚,顾氏接下来的工作就会完全乱套。”

竟是这样?岑静一惊,仇火又道,“怎么样,岑小姐?这可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跟我合作,事后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去国外好好生活的。”

他描绘的的确很美好,要是早一天来,岑静说不定就犹豫了。

但是此刻,她想起自己昏迷的时候,似乎有人紧紧握着她的手,顾轩寒把她从岑婉那里救出来,可不是想看她叛变的。

仇火期待着她的反应,但岑静深吸一口气,冷淡回答,“仇总,你还是找别人合作吧。我没有背叛顾氏的想法。”

说完,她掰开了仇火的手,而仇火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冷了下来。

岑静还没见过有人能变脸变的这么快,仇火盯着她,又说了一遍,“岑小姐,我可是好心帮你,顾轩寒那种人太危险了,根本不适合你,或许你想让我告诉他你还有个前男友吗?”

原本岑静都走远了,听到这话胃里一阵反酸,又倒回来皱着眉说道,“仇总该不会是想拿这件事来羞辱我吧?先不说顾轩寒根本不在乎我的感情问题,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难道还要因为我交过一个男朋友,就把我钉在不贞的耻辱柱上吗?”

她冷静的和仇火对视,眼神间似乎有火光闪现,仇火已经很久没体会过恼羞成怒的感觉了,这个女人分明只是说了事实,但他心头烦躁渐生,恍惚中岑静的样子像是和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合了。

他压抑着怒火,突然恶狠狠的抓住她的胳膊咬牙切齿道,“交过男朋友是没什么,但顾轩寒要是知道你在夜总会待过,还会这么护着你吗?”

岑静猛然瞪大了眼睛,下一秒,仇火猛地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将她拦腰抱起,竟是想直接把她带走!

她到底哪句话戳到了仇火的痛点,仇火竟然敢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

岑静终于知道那股不详的预感是怎么来的了,她在仇火怀里拼命挣扎,但因为大病初愈,力气根本不敌仇火,仇火面冷如霜,不顾怀中女人挣扎,理智似乎已经被愤怒吞噬。这里虽然人不算多,但偶尔有看见仇火这么绑着人出去的,都有些惊讶。

“仇总,你这是在……”

“这是我的小情人,和我闹矛盾了。”仇火面无表情的回答完,突然又冲问话的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不会误会成是绑架了吧?”

岑静瞪大了眼哀切的看向那个男人,嘴巴即使被捂住,她也用喉咙拼命发声,男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仇火,终究是害怕占了上风,他擦擦额上的汗赔着笑道,“原来是情侣间的情趣啊,仇总明智,女人最是口是心非了。”

一听这话,岑静满眼绝望,而仇火则似笑非笑的瞥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问道,“还要求救吗?”

岑静挣扎的力度小了起来,这种地方来的大多都是商业人士,他们几乎全都认识仇火,可没几个知道她这种小角色。

即便知道,也当她是顾家不受待见的冲喜儿媳妇,谁会为了她得罪仇火呢?

岑静的头又开始痛了,她被仇火抱着扔到了车后座,仇火脱下外套将她和座椅靠背绑在一起,又随手拿了个车里的小玩偶堵住她的嘴。

在岑家的时候都没这么憋屈过,岑静差点想吐,仇火捏着她的下巴,眼神明明灭灭,像在透过她看另外的什么人一样。

“岑静,赌不赌?”他轻笑着开口,眼里却没什么温度,“如果顾轩寒能接受一个二手货,以后我就不拿合作的事来烦你了。”

为什么要赌这种事情啊,仇火是不是疯了?

岑静完全崩溃,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他就是个变态,因为拒绝了他的合作就要把人带到夜总会去,还美其名曰试探顾轩寒?

也许是岑静眼里的愤怒太过,仇火大笑起来,意味深长的说,“顾轩寒该不会没有碰过你吧?看来你的初夜要便宜别人了?”

来真的?岑静脸一白,她拼命的挣扎,但仇火绑的死结,她手腕勒的生疼也挣不开,见她抗拒,仇火眼里飞快的闪过一丝冷色,接着嘭的一声摔上车门,自己钻进驾驶座开车离开了。

车缓缓启动,岑静眼里的惊恐越来越明显,她不断的“唔唔”叫着,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想念顾轩寒,到底谁能阻止这个疯子,她根本不想去什么夜总会!

猜你喜欢
  1. 娇妻小说
  2. 蚀骨小说
  3. 冲喜小说
  4. 冲喜娇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