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本座路子野
本座路子野

本座路子野 封侯拜饭 著

连载中 楚青衣萧绝 路子野

更新时间:2020-11-21 22:16:32
摄政王说:我家王妃出身皇家,娇花一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摄政王妃左手拎着一条鞭,右手扛着一把刀,打的一众犯上作乱的贼子屁滚尿流。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只会针线女红,哪懂什么歪门邪道。被摄政王妃用针线穿成风筝的百年老鬼在天空中迎风哭泣。摄政王又叹:我家王妃胆小如鸡,别说捉鬼了,吓一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青衣不是没设想过那天被自己强睡了的男人是谁?

思来想去只有那位摄政王萧绝了。

但是......

再见不需要这么快的。

不是说好江湖不再见,有缘也千万别相会吗?

蛋疼归蛋疼,但地府青衣殿鬼王会怂吗,这世间能让她怂的人,开天辟地只有那位传说中的阴司缔造者北阴大帝罢了!

区区人族小白脸,不存在的。

萧绝在看到她的刹那,微微一怔,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楚子钰冷冷盯着她,对于这位长姐,他不说是深恶痛绝,但绝对也称不上喜欢。

青衣记得楚子钰是谁,当今太子,原主的亲弟弟。不过他一直看不上楚青衣这姐姐,其实小时候两人关系挺亲近的,但后面那几年楚青衣被贬到永夜城去教养,直到一年前才回宫。

一开始的时候楚子钰对楚青衣还和颜悦色,但后面越发远着她,纵使见面也没两句好话。

“你问谁呢?”青衣挑眉盯着楚子钰,语气比对方还要倨傲。

楚子钰不觉有异,愣了一下,皱眉古怪的看着她。今晚的楚青衣怎么怪怪的,往日见着他不说像耗子见了猫,但顶嘴是肯定不敢的。

一段时间不见,长脾气了?

呵,炎朝的太阳怕不是要从西边出来了?

“本太子问你话呢,你今晚到这儿该不会与杜明月有关吧?”楚子钰声音压低了几许,脸色阴沉。杜明月刚死她就出现在这附近,难道是巧合不成?联想到她与杜明月之间的那层关系,楚子钰越发觉得有鬼。

他早提醒过她,别和杜明月来往!但这个蠢女人一头栽进去拔都拔不出来!

楚子钰不知道的是,在他身边立着一个女鬼,忧伤不已的盯着他。

女鬼楚青衣显然对自己这弟弟是有感情的。

她死过后也明白过来这一年来为何楚子钰对自己会态度大变,全因她自己不争气,对他的劝诫当作耳旁风,瞎眼昧心的痴恋杜明月。

女鬼低下头,她的死怨不得旁人啊,害死她的除了杜明月及他背后那些人,何尝没有她自己呢?

青衣可没那耐心看女鬼在这儿上演一出人鬼姐弟情未了,更没那好脾气让一个小屁孩在自己头上撒野。

啪——

楚子钰脑门上被削了一巴掌,直接给打蒙了。

发生了什么刚刚?他、他是被楚青衣给削了?

青衣懒洋洋的揉了揉手腕,“小屁孩,你跟谁大小声呢?”

楚子钰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咬牙切齿瞪着她:“你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

“你——”

青衣手抬了起来,楚子钰赶紧抱住脑袋,看她的眼神里满是戒备,怂的同时心里竟不自觉的生出自己怀念的滋味。

一时间,他竟有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那会儿他不听话,楚青衣就经常这样扇他脑门来着。

不过之后......

楚子钰眼神又冷硬了下去,垂下手,握拳狠盯着她:“我不管你今夜为什么出现在这儿,赶紧滚回你千秋殿呆着,这段时间少出来抛头露面。”

青衣眼里逝过一抹玩味,明知故问道:“为什么?”

“杜明月死了。”

“哦。”

楚子钰诧异的看着她,有点不相信这平淡的语气真是从自己皇姐嘴里发出来的,听上去仿佛死的不是杜明月而是路边一只野狗。

“死就死了呗。”

“你不伤心?”

“御膳房死了一头猪,你会伤心吗?”

这比喻......

楚子钰一时无语,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心里禁不住怀疑,眼前立着的这女人真是他皇姐吗?

是那个脑残眼瞎、胆小怕事、脓包好欺的楚青衣?

杜明月的死不会和她有关吧?这年头在楚子钰脑中刚生出就被掐死,不可能的!楚青衣就算变了也没那本事杀人,她有那胆儿吗?

院儿里死只蚂蚁都能哭上三天的鸡胆子。

一直没说话的萧绝这时终于开了口。

“长公主与丞相之子很熟吗?”

萧绝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一句话让场面冷了下去。

楚子钰暗暗头疼,他是被楚青衣这个不争气的给气糊涂了,怎忘了她和萧绝有婚约在!

虽说他也觉得自己这皇姐配不上萧绝,但当面这般拆台,到底有些说不过去。

说起来,萧绝应该还不知道楚青衣和杜明月之间的那些事吧?

楚子钰一下闭了嘴,眼神挣扎了几秒又释然了,也罢,反正这事儿迟早也瞒不住的。杜明月人也死了,还怕什么。

他刚要开口,青衣语气冷傲的刺了一句:“主子说话,当奴才的插什么嘴。”

楚子钰神色惊恐的起来,刚刚青衣扇他脑门时他都没现在这么震惊。

他这皇姐今晚是被鬼上身了吗?

她知道自己在和谁这样说话吗?

奴才?!

楚子钰嘴角抽了抽,不知怎的震惊过后居然觉得有些好笑,怕是这么多年还真没几个人敢当面这样不给萧绝脸的吧?

纵使自己父皇对他何尝不也是忌惮之中还要礼让三分的?

萧绝非但没恼,眼中竟然浮现出几丝意味不明的笑来,这笑没有温度。

这声音这口吻听着真是耳熟啊......

他视线落到她怀中的肥猫身上,这只猫瞧着可真够蠢的。

“方才我与太子殿下过来这一路听闻皇后娘娘被一只野猫所伤,不曾想,长公主也养了一只猫。”萧绝步步紧逼而去,“不知是否就是这只猫儿伤了皇后娘娘?”

青衣浑不觉害怕,也没撒退让的意思,大大方方的迎上他的视线。

两人间不说是剑拔弩张,但火药味却是十足。

楚子钰仿佛已看到青衣血溅当场的样子,上一个这样和萧绝说话的人坟头草几尺高来着了?

别看萧绝外表是白净如玉阳春白雪的样子,但整个大炎朝谁人不知这男人的手有多狠,心有多毒?

楚子钰还是有点不忍青衣变得下场凄惨,父皇卧病会否同意收回婚约还是个未知数,倘若不收,日后他皇姐定是要嫁给萧绝的,还没入门就和自己夫婿卯上了,她想一进门就成下堂妇吧?

正要开口化解僵局,青衣动作那叫一个出其不意,直接把怀里的肥猫往萧绝身上一丢。

“是不是它抓的,你自己试试呗。”

喵哇~猫爷大怒,你个死鬼出手就出手拿老子当暗器搞鸡毛?!

萧绝不闪不避,伸手欲将猫擒住,不料那肥猫瞧着一坨肉不隆冬的身子竟该死的灵活,竟避开了他的动作,半空一扭腰,反手给了萧绝一爪子,肉垫落地,竖起棒槌似的尾巴立在青衣脚边,不知道的还以为它是什么座下**。

三道血痕出现在萧绝的手背上,他盯着自己手背,脸上笑容越来越盛。

多少年没人敢让他流血了,今儿居然给一只猪似的肥胖畜生给挠了?

主子牙尖嘴利,养的畜生倒也不同凡响。

猜你喜欢
  1. 路子野小说
  2. 婚宠小说
  3. 龙神小说
  4. 楚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