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 时白 著

已完结 程安商则

更新时间:2021-01-14 17:34:31
“呜呜……老、老师……是他先揍我……我、我才还手的,呜呜……”程安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小胖,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和鼻涕。“胡说八道。”个子瘦小的纪一元面无表情地站在小胖身旁,闻言嘀咕了一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A市的冬夜因为下了一场大雨变得湿冷又漫长,好不容易熬到晨曦破晓,天边熹微的亮光从窗帘缝隙中倾洒而入,落在地板上,成了昏沉的室内里唯一一道刺眼的亮光。

程安的眼皮微动,缓缓睁开了双眼,她昨晚痛得直接在沙发上昏睡过去了。因为睡姿不正,现在醒过来后她感觉脖颈那里有些酸痛,用手按住后颈活动了一下筋骨,意识清明了几分才想起去看时间。

六点半整,离学校早读还有一个半小时。她揉了揉头顶微乱的发丝,在沙发上又发了一会儿呆,这才用手撑着沙发边缘让自己站起来,拖着脚步缓慢地挪向浴室。

洗漱完毕后,程安给自己下了碗面条,吃完收拾好后才出门。

学校的牌匾镶嵌在正门口,阳光照下来,“阳光一小”四个金属大字便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炫彩夺目。

当年程安在师范大学毕业后就被分配到这所学校实习,因为她的表现和教学方式让上级领导都很满意,在她实习期满之后,领导有询问过她是否愿意留校转正,她当时想着能找到份安定的工作不容易,特别是像她这种特殊情况的,而且她也不愿意奔波到别的城市,于是便答应了。从那时起到现在,她已经在这所学校里工作了将近两年时间。

来到校门口,值早班的保安大叔神清气爽地向她打招呼:“程老师,早上好啊。”

程安朝他点头微笑:“早上好。”

在班级门口遇到几个正在追逐打闹的学生,他们一看见程安便立即卖乖似的站好,还朝她露出个怯生生的笑容:“程老师好!”

“早上好。”程安弯眉一笑,很是亲切地说:“快进去坐好,早读要开始了。”

语文课代表在讲台上引领学生们朗诵课文,朗朗读书声从教室里传出,响彻在校园里,明朗而清脆,像早春枝头上的黄鹂鸟正在迎风歌唱。

程安在班级里巡视了一会儿,在离早读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回到办公室准备今天上课要用的教案。

纪一元将课本竖在课桌上,左右张望了下发现老师不在,趁着没人注意就掏出手机偷偷给商则发了条短信:“舅舅,今晚我想吃你做的荷叶焖鸡(笑脸)。”

商则收到信息时正准备去实验室上课,他淡淡地扫了眼屏幕,回复:“专心上课。”

“那你今晚做给我吃吗?(星星眼)”

“看你表现。”

“肯定会表现好的!”话末,还发来了个很狗腿的表情。

不知想到了什么,商则的手指在屏幕上微顿了会儿,回复:“放学后我去接你。”

“程程,今晚我去你家蹭饭吃好不好?”程安刚下课,西陌陌就打了个电话给她。

“你们饭堂没饭了?”

“不是,是我饭卡……呃……没钱了。”西陌陌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这个月的生活费也刚好……花光了。”

程安轻叹了一声:“这个月还剩下五天,你打算怎么过?”

“程程,你愿意收留我吗?”西陌陌的语气可怜兮兮的。

“……”程安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说:“你现在有空的话就过来吧,我也差不多要下班了,今天正好要去超市里买点食材。”

商则开车到达阳光一小的校门口时,就看见有老师陆陆续续地引领着学生在校门口等待家长前来接送。他将车停在路边的临时停靠点后,就下车往校门口走去。

纪一元看到他后兴奋地招了招手,和身旁的老师说了“再见”后就朝他跑来,一边跑一边说:“舅舅,你昨晚不是跟我说今天有事不能来接我吗?”

“嗯,事情解决了,刚好有空。”他的声音淡淡的,尾音略沉,像大提琴音一般低沉,磁性悦耳。他的声音吸引了附近不少的女性,纷纷投来视线后,又被他清俊帅气的面容和挺拔高大的身形所惊艳。

感受到众人投来的目光,纪一元用手臂碰了碰商则,眯着眼调侃道:“嘿嘿,舅舅,没想到你连已婚妇女都不放过啊。”

商则眉头微皱,扫了他一眼,纪一元被他清冷的眼风震慑到,顿时捂着嘴不敢出声了。

再多说一句,他的荷叶焖鸡就要飞了……

商则往校门口多看了一眼,问他:“最后一节是什么课?”

“英语课。”纪一元老实回答道。

商则略微沉吟了一会儿,说:“回去把课程表给我看一下。”说完,没再做任何停留,商则迈开步子就往他那辆奥迪座驾走去。

纪一元立马追上去问:“舅舅,你看我课程表干什么?”

商则眉目微敛,轻抿了一下唇:“知道你每天的课程,好监督你。”

“……”

正值下班高峰期,超市里人有些多,头顶的广播正播放着舒缓的音乐,中央空调吹来的暖气氤氲在周身,暖和得让人精神松缓。

西陌陌推着购物车跟在程安后面,路过鲜肉区时,看着摆在冰柜里各式各样的新鲜肉类,她忙叫住走在前头的人:“程程,程程,我想吃牛肉和墨鱼丸。”

程安闻声回过头,就看见身后的人两眼放光地指着冰柜里的牛肉看着她,程安看了她一眼,走过去看了眼价钱,然后朝她摊开手说:“给钱。”

西陌陌蔫着一张脸,嘟囔道:“你明知道我没钱……”

“没钱还尽挑贵的吃。”说是这么说,程安还是从冰柜里挑了一盒牛肉和一盒墨鱼丸放进购物车里。

“程程,你最好啦!”西陌陌的眼睛发亮,朝她笑得一脸灿烂。

“肉买完了,我们去看看青菜。”说完,程安率先往蔬菜区走去。

她才刚走了几步,就被西陌陌拉了回去,就见西陌陌双目发直地盯着某处:“程程,等一下,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很不得了的人!”

“什么不得了的人?”程安被她的说法逗笑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看到站在货架旁三三两两的顾客,她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孔。

西陌陌激动地拉着她,说道:“程程,我刚刚好像看见商教授了,可这会儿人怎么不见了?难道是我看错了?”

“商教授?”程安微愣。

“对啊,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高冷教授……啊啊,不行,程程,我得过去那边瞅瞅!”

程安不想陪她胡闹,于是说道:“那你自己去看吧,我去看有没有什么菜可以买。”

她自己推着车一路逛到蔬菜区,挑了几棵白菜,然后发现今天超市里西兰花正在打特价,她刚准备绕过去挑一些,一转身就看见身后站了位长身玉立的清俊男人。

他今天穿的衣服很休闲,一件白衬衣和一条深黑色长裤,衬衣的纽扣全数系上,扣得一丝不苟,只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再往上便是他五官俊气、清润如玉的脸庞。

“商先生,好巧。”程安的眼底微亮,有些意外会在这里遇见他。

商则也抬起头来,清亮的眼眸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的视线随即落在她的购物车里,问道:“来买明后天的食材?”

“不是……”程安抿唇笑了一下,说:“今晚家里多了个人,所以食材准备多了些。你呢?刚刚去接纪一元放学吗?”

商则轻点了下头,声音温润:“嗯,顺便带他来买晚饭的食材。”

“这样……”

好像没话说了,程安抬手将垂落在耳侧的碎发顺到耳后,低头看了眼自己购物车里的东西,大致清算了下后,对他说:“我的东西买得差不多了,先去结账了。”

商则轻轻问道:“需要帮忙吗?”

“没关系,我带了帮手来。”程安弯了弯眉,话到嘴边还有一句“那我先走了”没说出口,就看见纪一元抱着瓶酱油跑了过来。

“舅舅,你看是这个牌子的酱油吗?”纪一元将酱油递给商则后,这才注意到旁边的人,“咦,程老师,你也来买东西啊?”

“对呀。”程安朝他扬起嘴角,然后抬头看向商则,说:“那我先走了。”

商则微抬了下下巴,示意她说:“一起走吧。”

在收银台结完账后,程安拿出手机给西陌陌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在门口等着,然后对商则他们说:“我还要在这里等个人,你们先走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后方不远处有人在喊她。

“程程——”

西陌陌从收银台那边的人群中跑了过来,“你这么快就买完……”她的声音一顿,突然意外地发现站在程安面前的那个人很眼熟。

商则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只是眉目间含着一抹疏淡的笑意,对程安说:“路上小心。”

“你也是,开车注意安全。”

纪一元抱着购物袋准备离开,结果身后的连衣帽被人一扯,头顶上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跟老师说再见。”

纪一元抱着食材闻着鲜味,一想到荷叶焖鸡的香味,他就有点忘记周围人的存在了。此时被商则一提醒,他才赶紧折回来,对程安露出笑容说:“程老师,明天见,拜拜。”

“好,明天见。”

等他们离开了,站在她身旁的西陌陌才忍不住低叫出声:“啊啊!教授真是太帅了,那声音真是苏上天了,听得我耳根都软了!”

程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不由得弯起嘴角,在心里默默赞同这句话。

西陌陌犯了好一会儿花痴,才想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程程,你怎么会认识商教授?”

“你没听见刚才那孩子叫我程老师吗?”

西陌陌脸色一变:“商教授结婚了?!还有了小孩?!”

“不是,那是他外甥。”

“哦,我还以为……”西陌陌忽然挑起眉梢,碰了碰程安的胳膊,说:“哎,程程,我看商教授对你还不错哟。我听学姐说他平时在学校里话都不跟人多说半句的,他对你好像例外喔……”

“胡说什么。”程安将手里的购物袋塞给她,说:“帮我拎着,就你买的肉最重。”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浓浓的夜色像被人泼了一层墨,幽沉得连一丝星光都看不见,窸窸窣窣的蝉鸣声在这宁静的夜晚里显得尤为突出。

程安站在洗手池前洗菜,水声“哗哗”的,很快便盖过了这虫鸣声。清洗了几遍后,程安将菜放在砧板上切好,等锅里的油温逐渐升高,发出“呲呲”的声响时,她再把切好的菜下锅,用锅铲翻炒了一会儿,再倒点水到锅里,之后再盖上锅盖将菜焖熟。

把做好的墨鱼丸和水煮牛肉端上桌,程安一抬头就看见西陌陌还窝在沙发上玩手机,她无奈地笑了笑说:“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香啊!”西陌陌一闻到香味立马放下手机跑过来,伸手拿筷子夹了一颗墨鱼丸丢进嘴里,一边吃一边说:“好吃,程程的厨艺果然是一流的!赞一个!”

“就你嘴甜。”程安嗔道。

“对了,我刚刚去翻你公众号更新的文章,这个S先生……”西陌陌朝她眨了眨眼,说:“是商则对不对?”

程安睨了她一眼:“你不是说我是虚构的吗?”

“不不,我所知道的晨安大大很少会虚构故事,所以这个S先生一定是真人!”西陌陌肯定地说道,见她默认,随即微眯着眼瞧着她说:“好你个程安,竟然敢隐瞒我!”

“我没有瞒你,我也是听你那天提起才知道他是你们学校的教授。”程安解释道。

“是吗?”

“是啊,其实我就只和他见过几面而已。”

西陌陌挑了一下眉梢,八卦劲一下就被带动起来了:“见过几面而已?那你有没有对他动点什么心思?”

“没有……”

“没有?可你在文章里不还形容人家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吗?”

“这叫动了心思?这只是一种形容,我纯粹欣赏而已。”程安又无奈又觉得好笑。

她估摸了一下时间,返回厨房掀开锅盖,放了点调料后,将菜起锅。西陌陌也跟着走了进来,她说:“对一个人的欣赏也能转变为喜欢啊。”

程安拿起筷子夹了根菜放进嘴里尝味道,然后才说:“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作‘高岭之花,不可亵渎也。’”

西陌陌:“……”

吃饭的时候,西陌陌咬着筷子,换了个话题问她:“程程,你也岁数不小了,有没有想过找个人?”

“没有。”程安回答得很直接。

“你就打算一直自己一个人啊?”西陌陌小心翼翼地问,“不怕寂寞吗?”

程安拿着筷子的手微顿,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习惯了就好。”

听她说这话,西陌陌突然有些心酸道:“程程,要不我托人帮你留意留意?肯定会有人不嫌你……”话到一半,她忽然止声,在心里怨恼自己,差点又戳到程安一直以来的痛处。

“没这个必要。”程安笑了下,语气温和道:“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一辈子,我觉得很好。”

“更何况……”她微微低着头,笑意微敛,“我这副样子,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嫌弃,别说别人,有时候就连我自己……都厌烦得不行。”

所以,这样就很好。

她在心里一直反复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试图平息不知何时涌上心间喧嚣不止的波澜。

西陌陌吃完饭后还要回学校,程安借了她点钱,让她足够应付完剩余几天的餐费。等送走了她之后,程安洗完澡去备了会儿课,等事情都做完后,还没什么睡意,便拿起平板刷微博打发时间。

她的微博又新增了几名粉丝,私信和评论也都分别堆满了几十条信息。她耐心地一条一条点开查看,果然有许多人都是被她新写的这篇《君子如玉》所吸引。

还有人评论——“这位S先生是不是晨安大大的男朋友之类的。”

“有人真相了,我也觉得是,同意的请点赞!”

“只有我一个人认为S先生是虚构人物吗?(傲娇脸)”

“点赞!男朋友好啊,感觉S先生是个才子,晨安大大是才女,才子佳人正好凑对!”

“前排,站稳这对CP。”

“支持,CP站定!”

“……”

自从有人带了头,后面就陆续有人留言说要“站CP”,程安被他们的评论和留言弄得哭笑不得,暗自佩服读者们强大的想象力。看完这些后,她想了想,发了条微博——

“《君子如玉》的灵感的确来源于S先生本人,与他萍水相逢,‘陌上人如玉’是他带给我最直观的感受。这世上所有的相遇都始于缘分,能在茫茫人海中相识一场,便已心满意足,其余的不敢苛求。另:感谢大家一路相伴,写文只是为了排解寂寞,大家当兴味看看便好,不必较真。”

这段话发上去之后,程安就退出了微博,她放下手中的平板,去浴室洗漱准备休息。

夜,又重归了宁静。

夜凉如水,晚上的气温略低,风从半掩的窗户吹入室内,带来丝丝寒意。

商则披着外套坐在电脑前修改数据,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在键盘上轻敲着,屏幕的光投映在他的脸上,他漆黑深邃的眼底似含了束清冽的光,清亮生辉。

数据改到一半,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拿起空水杯起身去客厅倒水,回来时突然发现桌面上放着几本小学作业本,他一顿,想起刚才纪一元拿着作业来要他签名。

他放下水杯,拿起桌上的那沓作业本,再顺手拿起一支笔,坐在了一旁的休息椅上。

他翻查着作业,依次在本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最后翻到了一本作文本。

程安有让学生们每天写日记的习惯,纪一元的作文本里就记录着从开学到现在的日记。

商则并没有见过这本作文本,细想下来应该是纪一元刚才不小心和另外的作业本夹到一起拿过来的。他原本想放回去,可想了想,略微停顿后,还是翻开来看了。

开头第一篇纪一元写的是开学头天发生的事,他在日记里夸奖新来的班主任长得很漂亮,结尾还有程安的批注——谢谢夸奖,不过还是希望你能更多地关注老师上课的内容哦。末尾还画上了一张笑脸。

盯着那张简笔画笑脸,商则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脸上泛着浅浅淡淡的笑意。

他再往后翻,几乎每篇批注她都用一句话总结,之后再画个相对应的表情。仅此,便足以可见批改者的用心。

他合上本子,嘴角微扬,嘴里低声念着一个人名——“程安。”

嗓音低醇,笑意微微。

周末休息,程安受邀去了西陌陌就读的大学里找她。这个月月初,她收到从家里寄来的生活费,就立即打了电话给程安,除了将上次借的钱还给她之外,还大方地表示自己要请她吃顿饭以示感谢。

左右没事,又有人请客,程安自然不会推脱,便按照约定的时间在学校小北门等她。

正值周末,学校里很少有人进出,偶尔有少数的几个学生从她面前经过。入冬时节,天气有些阴冷,寒风凛凛,程安被吹得脸颊冰冷,她不停地搓热双手捂在脸颊两侧取暖。

程安打电话给西陌陌,她说让程安等一等,还有五分钟就到了。可程安在这里等了将近十五分钟了,她不禁郁闷地想西陌陌的五分钟是有多久。

站在原地受冷风侵袭了一会儿,西陌陌才匆匆赶过来,气都还没喘匀就跟她说:“抱……抱歉啊,程程,我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会儿……”

程安被冻得脸颊僵硬,她吸了吸鼻子,说:“可你的五分钟也太久了吧……”

西陌陌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问道:“程程,你现在饿吗?”

“还好。”她早餐吃得有点多。

“那你要不要先跟我去一个地方?”西陌陌神秘兮兮地朝她眨眼。

“什么地方?”程安问。

“这个先保密。”

西陌陌带她来到学院的生化院大楼前,程安仰头看着眼前这栋灰色大楼,疑惑道:“陌陌,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西陌陌左右张望了会儿,才凑到她耳根旁说:“据可靠消息得知,商教授今天带学生在实验室里做课题研究。”

嗯,所以?

见程安不解地看着她,西陌陌连忙道:“机会难得,我带你来观摩观摩。”说着,就要带她往里面走。

程安拉住她,眉头微蹙:“这样不好吧,别人在做课题研究,我们这样贸然前去会打扰到他们吧。再说了,实验室那种地方,哪里是你能随随便便进去的。”

“我们就在门外看看,不进去。”西陌陌拉着她大胆地往前走,“安啦安啦,就算被发现,顶多被人赶出来而已,不会把我们怎样的。”

程安拗不过她,只好跟她一起进了这栋大楼,但莫名的,她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大楼每个楼层间的距离很宽阔,底下三层是一些教室和办公室,顶上两层就是专门提供给学生和老师做研究的实验场所。

今天是周末,空旷寂静的楼道里除了她们两个之外就没其他人了。程安还是有些迟疑,毕竟这样擅闯别人的教学场地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一抬头却发现前面没人了,她微愣,抬头一看,发现西陌陌已经动作迅速地蹿到楼上去了!

程安轻叹一声,还是跟了上去。

这里的实验室分为很多个,西陌陌分别往里头张望,最后在第三个实验室里找到了人,她兴奋地朝程安招手,让她赶紧过来。

程安还在爬最后几节楼梯,她撑着扶手,动作缓慢。忽然从底下的楼梯间传来脚步声,她微顿,低下头去看,一道修长笔挺的身影逐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来人穿着白大褂,清风朗月的身形让她的心倏地一跳。

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对方已经走到了拐角,缓缓地抬起了头。

然后程安就撞进了一双如点漆般深邃黑亮的眼眸中,她忽地一怔。

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商则也是一愣,脚步顿在了原地。

程安在他微讶的眼神中微微发窘,她尴尬地抿了抿唇,本来是想偷偷上来看一眼的,没想到这会儿被人抓个正着。她心里发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楼道寂静,半敞的窗户透进来的冷风将程安披散在肩的黑发撩起,乌亮的发轻轻一飘,掠过她略显苍白的脸颊,又落回原处。商则的眼眸随着她的发丝轻微一动,他动了动唇,似想开口说些什么。

“我、我来这里……找人。”程安抢先开口道,她小小地撒了个谎,率先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完,她舔了舔自己被风吹得干涩的唇瓣,挪了挪视线,心虚得不敢去看他。

其实她也算不上撒谎,她是上来找个人啊,西陌陌还在上面呢……

不知道是不是程安的错觉,眼前那清润如玉的人闻声似乎笑了一下,随即抬起脚步迈上了台阶,等跟她并立站在同一级台阶上,商则微侧过身,这才开了口:“三楼以上是实验场所,非本专业人员不得入内。”

听他这么一说,程安更加窘迫了,头低垂着,在心里暗自后悔西陌陌的提议。

这……简直坑人啊!

她低着脑袋,商则略一低头就能看见她头顶的发旋。她的头发看上去乌黑柔软,像光滑的绸缎一般,不知怎的他忽然就想起了家中长辈常说的一句话——“发软如丝者,则秉性温顺。”

这句话落在她的身上,倒是挺吻合的。

他看着她快低到地上的脑袋,唇边浮起浅淡的笑意,他说:“你找的人在这一楼层吗?我或许可以帮个忙。”

“不……不用。”见他投来视线,程安立马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自己找,不用麻烦你了。”

看着她的反应,商则的眉目微敛,忽然说了一句:“你似乎并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程安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为什么要好奇他出现在这里?他是生化院的副教授,在这里任职,而且西陌陌也说他今天带学生在这里做课题研究。

呃,等等……

商则的眼底染上了一丝笑意,连带着低醇的嗓音也温润许多:“看来你一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任职,纪一元告诉你的?”

程安微顿了会儿,抿唇道:“不是……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念书,这是她打听来的小道消息,只是刚巧……那个人是你。”

闻言,商则挑了挑眉,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程安正准备找个措辞离开,耳边突地传来西陌陌的喊声——

“程程,我们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实验室里的师兄跟我说,商教授……”“不在”两个字被她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西陌陌忽地睁大眼睛,站在程程身边的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商则听到声音也往西陌陌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转回视线,朝程安挑了一下眉。

程安:“……她就是那个朋友。”

“商、商教授,你好……”听到程安介绍她,西陌陌立即挺直腰板,向商则打招呼。

商则微点了下头,转头看向程安,嘴角微勾:“还找人吗?”

不知怎的,听出了他话里带着点戏谑的语气,程安的脸微微涨红:“不了……找到了……”

商则几不可觉地轻笑一声:“既然来了,中午一起吃饭?我请客。”

“好啊!”还不等程安开口,站在一旁的西陌陌忽然出声应道。

程安:“……”

事后程安责怪她太不懂事,怎么能随随便便答应让别人请客,这多不礼貌……

西陌陌回答她:“程程你不懂,帅哥请吃饭哪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你知道学校里有多少女生挤破脑袋想和商教授一起吃饭吗?这么一朵高岭之花,你就知足吧你。”

程安:“……”

今天周末,商则确实在加班带学生做课题研究,只是进行到一半,他就回办公室拿调查数据了,回来的路上正好碰上程安她们。大概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地点遇见她,出乎意料之余,也耽搁了不少时间。

这会儿他还要回实验室指导学生完成课题,估计还要再待一段时间,便提议让她们先去校外的餐馆等他,程安还没发话,西陌陌就抢先说道:“没关系的教授,您去忙,我们在门外等您就好……”

商则微不可觉地皱了一下眉,看向程安,程安立马回道:“没关系,我们就在门外等。”

他点点头,表示如果她们觉得等太久了,可以先行离开,到时候电话联系就好。

实验室里大约有四五个人正在做实验,原本略显轻松的氛围在商则加入后就变得严谨肃然起来,西陌陌贴在窗户上往里头张望,还不忘招呼一旁的程安:“程程,你快过来看。”

“看什么?”程安凑过去。

“还能看什么,当然是看帅哥啊!”西陌陌刻意压低了嗓音,但也压不住她话语间的兴奋,“我的天,商教授怎么可以那么帅!这简直是在上演活生生的制服诱惑啊!”

程安:“……”这才是你留下来的目的对吧。

实验室里的商则单手撑着桌台,微微俯身看着眼前的电脑数据,身边有人跟他说了句什么,就见他微皱了下眉头,长腿一迈,走到离他最近的一处显微镜查看。

从程安的视角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的眉目清俊不凡,本就生得极好看,此时一身白大褂加身,将他衬得愈发清润卓绝。他的袖口微微翻折,身上的纽扣全数系上,扣得一丝不苟,这么看着,确实有几分优雅禁欲的气息。

很快,程安就被自己脑袋里浮现的念头吓了一跳,脸颊也不自觉地发红,旁边的西陌陌不怀好意地戳了戳她红润的脸,问道:“程程,你怎么脸红了?”

程安收回视线看了她一眼,嘴里轻吐出一个字:“热。”

西陌陌往实验室里看了一眼,唇边挂着了然的笑意:“你是想到什么让你热血沸腾的场面了吗?说来听听。”

程安:“……”

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商则召集小组成员开了个短暂的会议,将问题说开并亲自讲解演示了一番之后,再让众人回去重新继续实验。

等到他想起门外还等着两个人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了。他眉头微蹙,正想走出去,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学生递了张纸条给他:“商老师,刚才门外有个女生让我把这个给你,还让我跟你说声‘抱歉’。”

商则接过纸条展开来看,上面是两行娟秀的小字——

“商先生,抱歉打扰你了。见你工作繁重,想想还是不便打扰,所以午饭我们自行解决就好。再次谢谢你的好意,下次换我请客,还望赏脸。程安。”

句末,还画了个赔罪的笑脸。

猜你喜欢
  1. 综艺小说
  2. 农门悍妻小说
  3. 大神小说
  4. 剑客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