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嫡女宠夫,夫君要抱抱
嫡女宠夫,夫君要抱抱

嫡女宠夫,夫君要抱抱 云中鱼 著

连载中 穆清陆九辰 嫡女 夫君

更新时间:2021-03-06 14:29:52
前世她嚣张跋扈,在九族尽灭时仍死性不改,最终落得个身死魂消的下场!重活一世,穆清头顶七字真言,不娇不横不作死,还要拼尽全力抱上府中那个终将权倾天下的落魄养子的大腿。这一次,穆清化身宠夫狂魔。庶妹欺辱他,穆清直接端了她的窝!下人苛待他,穆清小手一挥,通通发卖人牙子!雷雨夜,穆清悄悄爬上陆九辰的床,将瑟瑟发抖的他抱进怀里,“夫君乖!娘子在这儿呢!”后来,少年崛起,戎马半生,终成一代权臣。穆清的前半生只有两个字,宠夫!穆清的后半生也有两个字,被宠!她杀人,陆九辰默默递上刀!她抢劫,陆九辰默默替她捡钱!她放火,陆九辰默默浇上一盆油!......乱世之中,凤星临世,凰星崛起,当卑贱落魄的阴冷少年遇上嚣张霸道的丞相嫡女,且看二人如何强强联手搅动风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9章

“小桃,你也尝尝!”穆清塞了一块给小桃。

小桃立即喜笑颜开,“谢谢小姐!二公子总算是有了些人气了!”

“你说什么?”穆清恍然道。

“奴婢说二公子身上总算有点人气了!从前二公子可不会关心人,更别说给人送点心了!”

听到小桃的话,穆清顿觉心情都变好了,她的努力还是有回报的!

“小姐,天都快黑了,奴婢给您拿晚膳去吧!”

“不用!我去二哥哥那儿吃!”

说完,穆清便自己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竹园里,陆九辰正要吃饭,却听到穆清欢快的声音,“二哥哥!”

下一秒,竹园的门被推开了,穆清欢快地跑了进来。

陆九辰听到穆清咋咋呼呼的喊声倒也见怪不怪了。

穆清自觉地坐到桌子旁边给自己盛饭,“幸好二哥哥还没吃,不然我又得一个人吃饭了!”

陆九辰微微蹙眉,面上一副嫌弃的模样,却将穆清喜欢的海米煨鹌鹑推到了她面前,

“老太太怎么样了?”

闻言,穆清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祖母没事了,但下毒的人还不知道!”

“你也不必担心,老太太持家多年,是有些本事的!这种事情断不会再发生!”陆九辰淡淡地说道。

穆清忽然看向陆九辰,“二哥哥怎么知道祖母的病有蹊跷?”

陆九辰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道,“偶然碰见负责采买的下人将红糖撒了,便闻到了里面的苦味!”

“二哥哥这么聪明,当时应该就猜到了吧!”穆清低着头说道。

陆九辰眉头微紧,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你是在怪我?”

“不!”穆清连忙摇头,笑着看向陆九辰,“清儿不怪二哥哥!祖母待二哥哥并不亲厚,而且此事没有证据,就算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的,二哥哥选择告诉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看着穆清的笑容,陆九辰忽然有些烦躁,“吃饭吧!”

穆清点点头,闷着声吃完了这顿饭。

“夜深了,二哥哥记得多点一盏灯再看书,清儿先回去了!”

穆清放下碗筷便要离开,刚走到放门口时,陆九辰的声音传来,

“府内规矩严,经手老太太东西的人都是可靠的,若要找到下毒的人还需从源头下手!”

穆清眼眸一亮,转头笑道,“谢谢二哥哥!”

说完,穆清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第二日,穆清穿上便装戴上面纱去往盛源堂,老太太的红糖都是从这儿买的,中毒一事被瞒得滴水不漏,整个丞相府除了老太太芸娘和穆清谁都不知道,凶手定然也不知道。

穆清走进去,一个小厮连忙上来迎客,“姑娘,您要买些什么啊?”

小桃连忙上前回答道,“我家小姐是丞相府的,老太太的红糖没了,小姐便出来再买些!”

“哦!原来是大小姐,小的这就去给您包!”

“记着一定要原来的那种,祖母喜欢!”穆清笑道。

“那是自然!芸娘姑姑之前就吩咐过的,但凡是老太太要的红糖,都是那种!”

小厮说完连忙吆喝着另一个小厮,“阿大,丞相府老太太的红糖没了,再给包些!”

阿大听到话正要去一个柜子里包红糖,却突然愣住了,

“前些日子不是才包了一斤回去吗?老太太怎么吃的那么快?”

穆清神色微愣,随后连忙解释道,“我昨日去看祖母,不小心把红糖罐子打翻了,祖母早上服药却没了红糖,还一直嫌苦呢!”

阿大点点头,眼中却闪过一丝警惕,“原来是这样啊!”

说着,阿大便拿上油纸去包红糖,但他的方向却变成了另一个柜子。

穆清看了一眼小桃,小桃立即会意点头。

“小二哥,我来帮你吧!”

“不用!我来就好!”阿大一紧张,手里的木夹子都掉了。

“瞧你笨手笨脚的,这可是小姐用来给老太太赔罪的,得包得好看点!”

小桃从阿大手里拿过红糖,将油纸仔细地折叠包好。

趁着这个机会,穆清偷偷走到阿大身后取出柜子里的一块红糖包好。

这时,小桃也付了银子拎着红糖走了过来,“小姐,红糖买好了!”

“祖母还等着红糖吃药呢,快些回去吧!”穆清笑道。

“是,小姐!”

看着穆清和小桃离去,阿大微微松了口气,看着右边的柜子,阿大心中一阵惊恐。

“阿大!阿大!”

另一个小厮喊了他好几声阿大才回过神来。

“阿大,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被丞相府的小姐迷住了!”小厮调侃道。

去你的!别胡说,我一介草民,哪里敢有这等心思啊!”

“那你刚刚发什么呆啊?”

“我......我就是有点不舒服,你帮我跟掌柜的告个假,我去找大夫瞧瞧!”

“行吧!你快去,这边有我呢!”

阿大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却没注意到,一个人影悄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主子,人跑了!”

“拦住他,别叫他死了!”

“是!”

街头,一个人影悄然消失在人群中。

入夜,城郊一辆马车匆匆地行驶着。

忽然,自密林中飞出一根利箭狠狠地刺入马脖子,只听一声惨烈的嘶鸣,马儿应声倒地。

车上传出女人的尖叫和孩童的啼哭声,赶车的男子滚了下来,还没爬起来就被一把剑抵住了喉咙。

“别动!”来人厉声一喝,男子连忙举起双手,惊慌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陈阿大,有人要见你!跟我走吧!”

男子身形一颤,紧接着来人直接拎起他的衣领,像提垃圾似的将他提溜走了。

丞相府内

一个壮硕的男子一把将陈阿大扔到地上,然后恭敬地看向主位上坐着的老太太,“老夫人,人给您带来了!”

没等老太太发话,芸娘便掏出些银子塞给男子,“这是赏钱,先一边候着!”

“是!”壮硕男子拿了赏钱便退至一旁了。

跪在堂下的陈阿大抖若筛糠,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陈阿大,抬起头来!”老太太冷声道。

闻言,陈阿大抖得更厉害了没等人咳咳问便连忙道,“老太太,小的知错了!小的不该贪财,不该收了银子就给您下药,小的知错!求老太太饶命啊!”

话音刚落,便听桌子砰的一声,“果真是你下的毒!”

“下毒?”陈阿大脸色顿时惨白,“不!小的没有下毒!请老太太明鉴,小的也不知道那里面是毒药啊!”

“大胆贼人,还不快将实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否则便叫人把你打死了喂狗!”芸娘怒道。

“嬷嬷饶命啊!小的只是拿钱办事,绝没有害老夫人的心思啊!”陈阿大连忙道。

穆清走上前将芸娘拉过来,“芸娘,我查过他的底细,他是三年前逃荒过来的,在那盛源堂也不过干了半年时间,与丞相府并无过节,应当是被人利用,还是让他说说到底是谁要害祖母吧!”

芸娘闻言只得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狗奴才,还不快说,是谁指使的你?”

“小的......小的也不认识他,那人来的时候都是一身黑衣带着面具,手里还提着刀,凶神恶煞的,像个山大王似的!大约半个月前,我媳妇儿生孩子难产,我当时正着急筹钱找大夫呢,那个人就突然出现了,他给了我一大笔银子还有一个小瓶子,让我把瓶子里的东西倒在给老太太的红糖里。当时小的就猜那肯定不是好东西,就没敢答应,可那人说这东西不致命,就是让老太太受点罪而已,我看我媳妇儿疼得要死了,把心一横就答应了。事后我不放心,在丞相府门口蹲了好几天,听到老夫人只是生了病不曾伤了性命,小的才放心!”

“放心???”芸娘顿时大怒,揪住陈阿大的衣领子咣咣就是几巴掌,“你这狗奴才,你可知道下在红糖里面的是什么脏东西?那是数十斤的白果心提炼出来的毒啊,一滴就能毁了人的身体,若不是发现得早,老太太恐怕就被你害死了!”

陈阿大被芸娘打懵了,但话却是听进去了。

他居然犯了杀人的罪?还是丞相府的老太太?

陈阿大的脸白得跟纸一样,惊恐在眼中弥漫,他连忙跪着爬到老太太脚下,“老夫人饶命啊!小的真是不知道,小的要是知道里面是毒药,是万万不敢下的!求求老太太饶我一命,我家中还有妻子和一个未满月的儿子,求老太太饶了小的吧!”

老太太蹙眉看了一眼陈阿大,又看向穆清,“清儿,此事你看如何?”

穆清微微一笑拉着老太太的手道,“祖母心里不是已经有了打算吗?”

老太太挑眉,“清儿觉得祖母预备如何做?”

“陈阿大虽然有错,但他是为了他的妻子才被人利用的。祖母心善,是断不会看着一个幼子失去父亲的。”穆清笑道。

老太太点点头,“继续说!”

“祖母虽不愿严惩,但毒毕竟是他下的,若是他愿意将功补过......”

猜你喜欢
  1. 嫡女小说
  2. 夫君小说
  3. 重生蜜宠小说
  4. 千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