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锦衣卫来啦
锦衣卫来啦

锦衣卫来啦 暮雨潇潇 著

连载中 项念念白起宣 锦衣卫

更新时间:2021-05-06 14:02:57
项念念是古书画修复专家,开了个小画廊养家糊口。跟别的专家不同,她碰过的画中人会复活。每个画中人都会在人间停留七日,完成自己心愿后回到纸上。只有那个锦衣卫死皮赖脸不肯走。《十三号画廊参观手册》1、那个真人版葫芦娃不是王祖蓝,别去要签名。2、您在我们店里看到了活的蒙娜丽莎?一定是眼花了。3、您还看到了活的雍正皇帝和梵高?那您一定是进了假的十三号画廊。4、像我们这样有名的画廊来一两个明星很正常的。您说坐您对面的明星十年前就去世了?不会吧?哎哎哎,您别走啊,我们这儿真没闹鬼。5、您说那个跪搓衣板的锦衣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护士想要伸手拿掉呼吸器。

“别动。”项念念面无表情的说:“你敢动一下我要你的命,我爷爷没死。”

白起宣立刻上前,居然像拎小鸡一样把那护士给拎了出去,虽然是轻拿轻放,可还是把护士吓的半死。

“小妹子……”王半仙同情的看着她:“别这样,让你爷爷安静的走吧。”

项念念没有理他,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这张卡里有两百万,是我全部的积蓄,但是你们放心我很会赚钱,从今天起我会更努力赚钱。请你们把我爷爷移到加护病房,连着这些呼吸器心脏起搏器一起。不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他活着。”

“小妹子”王半仙长长叹了一口气:“脑死亡不是植物人,是不可逆转的。”

“我说可以就可以。”项念念看着爷爷的脸,眼神空洞:“我不会让他就这样离开我,绝不。”

因为项念念的坚持,爷爷被移到了加护病房。

王半仙看看她,又看看她身边的白起宣,又叹了口气。

“王半仙,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项念念说:“我知道你今天穿着这一身来是要送我爷爷一程,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我爷爷走。”

“小妹子……”王半仙沉痛的说:“你爷爷已经走了。”

项念念不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仪器。

王半仙无奈的摇着头离开加护病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符,嘴里念了一段往生咒,手一扬,符就烧了起来。黑夜中那一点火光越升越高,最后变成很小的一个红点消失不见。

海门岛不像东海那样的国际大都会,夜晚特别的安静夜色也特别的浓,今夜,天上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王半仙坐在住院大楼的阶梯上抬头望着天,等着项念念出来找他。

不一会儿项念念果然出来了,眼睛还是红的,脸上还有泪痕,白起宣无声无息的跟在她身后做着最忠实的保镖。

“来,小妹子,坐一会儿吧,看看星星。”王半仙说。

项念念坐在他左边。

王半仙拍拍右边的位置:“那位,您也来坐一会儿?”

白起宣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坐到了项念念身边。

王半仙摸摸鼻子。

“去找过医生了?”王半仙问。

“嗯。”项念念问:“为什么?为什么我爷爷明明掉进海里却不是因为溺水导致脑死亡?为什么我爷爷弥留之际要见的人却是你?”

冷静下来后,项念念发现这件事情有太多的疑点,王半仙穿成这样来,分明料定爷爷今天是救不回来了。

“今晚的星星亮吗?”王半仙问。

“今天晚上没星星。”项念念说,她狐疑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眼珠子根本没动。

“假的。”王半仙指了指自己的两个眼球:“玻璃珠子呢。”

“那你怎么……”项念念不太敢相信。

“要看见不一定要用眼睛,有心就够了”王半仙说:“有很多人眼睛亮着呢可是一辈子也没看清楚什么。我这眼睛啊跟你爷爷的手一样,都是被那些心盲的人废了。”

“我知道了”项念念想起来爷爷常常挂在嘴边的发小:“您是王二苟爷爷。”

王半仙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小丫头,没大没小的,什么王二苟,我大名叫王二荀,荀子的荀,你爷爷那个文盲!”

项念念本来心中难过,看他这个样子又想笑,脸上于是露出古怪的神色,要哭不哭要笑不笑。

王半仙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有反骨呀,你这个小妹子。”

项念念确实从小就不是那种标准的乖乖女。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七岁”王半仙说:“特别淘,一见面就扯下我一把胡子,不过我一见你就知道你会是老项家百年不遇的天才小妹子,但是一个天才往往要比一个普通人承受更多的磨难。”

“既然是我要承受更多的磨难,那为什么躺在那里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爷爷?”项念念反问。

王半仙伸出手指头点点她的额头:“小妹子,果然是反骨,不过我喜欢。”他又一次用他虚无的双眼望向天空:“你是天煞孤星命格。”

“我不信你这一套。”项念念说:“就算你说是我爷爷的好朋友王二苟,我也不信。”

“王二荀,王二荀,王二荀”王半仙愤愤不平的强调了三遍。

项念念不理会他,准备起身走人。

“你能相信有人从明朝过来,为什么就不相信命理呢?”王半仙淡淡的说。

项念念一下子愣住了,回头看看他又看看白起宣,白起宣冲她点点头示意她坐下来继续听听看他说什么。

“黑格尔说凡是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王半仙说:“现实就是这位白先生热乎乎活生生的在我们身边。”

项念念重新坐了下来。

“你爷爷一直问我能不能帮你逆天改命。”王半仙说:“逆天改命谈何容易,就算是当今茅山当家人也不敢轻易尝试。”王半仙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原本是注定活不过十八岁的,你可还记得你十八岁生日那天那场车祸?”

项念念当然记得,那时候她正受邀在英国伦敦的皇家博物馆修复一幅宋代的《仕女图》。博物馆那边知道是她生日特意办了派对,结果派对结束后她打车回家被一辆大货车追尾,出租车的后半部分几乎被撞粉碎。她受了严重的伤差点没命,驾驶司机却是毫发无损。

车祸时间刚刚好是午夜十二点。

那一场车祸导致她颈部以下全部瘫痪,双手更是粉碎性骨折手筋全部断裂。

她这样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奇迹了,这辈子不要说拿笔拿刀就是拿筷子都困难,三个月后她却奇迹般的复原。英女王称她为神之手,不仅仅是她在书画修复方面的天份,还因为她身上所显示的神迹。

“因为你爷爷用他的三世福报,换你这一世平安。”王半仙说:“所以他今生、来世、三世都逃不过孤贫夭残的命运,每一世都会死于非命并在地狱熬过百年才能轮回。”

项念念想起爷爷总是偷偷的在她给他新买的衣服上剪个破洞,有一次被她发现了,爷爷说他穷惯了怕穿好衣服折寿,她当时还冲他发了脾气。

爷爷是怕他自己过的太好,减她的寿命啊。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锦衣卫小说
  2. 白富美小说
  3. 厉爷小说
  4. 万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