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锦衣玉手修画师
锦衣玉手修画师

锦衣玉手修画师 暮雨潇潇 著

连载中 项念念白起宣

更新时间:2021-05-07 20:15:11
项念念是古书画修复专家,开了个小画廊养家糊口。跟别的专家不同,她碰过的画中人会复活。每个画中人都会在人间停留七日,完成自己心愿后回到纸上。只有那个锦衣卫死皮赖脸不肯走。《十三号画廊参观手册》1、那个真人版葫芦娃不是王祖蓝,别去要签名。2、您在我们店里看到了活的蒙娜丽莎?一定是眼花了。3、您还看到了活的雍正皇帝和梵高?那您一定是进了假的十三号画廊。4、像我们这样有名的画廊来一两个明星很正常的。您说坐您对面的明星十年前就去世了?不会吧?哎哎哎,您别走啊,我们这儿真没闹鬼。5、您说那个跪搓衣板的锦衣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这一次围捕出人意料的顺利,狐妖被他们逼进了一条小巷子里。真的是狐妖啊,一头雪白的发,一双通红的眼睛,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但是狐妖终究是妖,一番恶斗后他好几个弟兄被伤了,身上的抓痕深可见骨,有几个人当场就一命呜呼了。

而狐妖肩膀上被他砍了一刀之后就跑了,跑的时候掉了一块玉佩下来。

那玉佩就落在他脚边,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立刻捡起来藏进怀里。这玉佩他认得,是去年他给思思买的,上好的蓝田玉,上面刻了一只兔子,特别可爱,思思从来不离身。

他当天晚上慌忙回了家,一进门思思身边伺候的小丫鬟翠屏就哭哭啼啼的告诉他,今天在东市表小姐被歹人袭击了还受了伤。

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担心还有一种疑虑,好像胸口堵了一团棉花似的。

大夫刚刚走了,思思躺在床上,脸色虽然苍白但是见他回来笑容依旧不减。她轻描淡写的带过丫鬟口中那场惊心动魄的遇险,然后大喇喇的露出肩膀撒着娇让他帮忙换药。

她一向如此,在他面前不扭捏也不避讳,明明知道自己身体太瘦弱不宜马上成亲,这一年来却总是变着法儿的撩拨他。

换药的时候他看见她肩膀上的伤口,是刀伤,位置跟他白天砍狐妖的位置一样,伤口不是很深,因为狐妖当时只用两根手指就拿住了他的刀,他再动弹不得了。

他脑子一下子就乱了,拒绝了她,推说自己笨手笨脚怕弄疼她,还是让丫鬟翠屏来。

那天晚上他在书房里盯着手里的兔子玉佩一晚上都没合眼。

尽管一直不承认,但他那时候几乎已经认定思思就是狐妖了。

一年前,她几乎是从天而降出现在自己身边,那样的荒郊野外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回想起来实在是可疑。

她好像总是无所不能,在最饥饿的时候她总能掏出一把花生或者豆子,在最贫苦的时候她能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吊钱。

她总是笑,从来没见她落过一滴眼泪,老人们说,妖,是不会流泪的。她的精明狡黠,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算计的时候骨碌碌转着,好像小狐狸一般。

那一夜他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迷惘,这一年来在他身边的到底是什么?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很快就会生根发芽,他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却越来越少回家,一方面是真的忙,一方面他怕见到她。

两个人越来越疏远,思思每次要见他他都以忙为借口拒绝。

狐妖继续为祸,京城里死的人越来越多,那魔爪甚至已经伸进了皇宫,宫里有妃子被挖了心肝。皇上雷霆震怒,斥责锦衣卫办事不力又加设了西厂,由太监汪直统领。

汪直心狠手辣,西厂的人几乎无孔不入,连寻常百姓家午饭吃的什么,晚上睡觉说了什么话都清清楚楚。

西厂的人很快查到他头上,他们冲进他家,要绑走思思,他想要阻拦。

汪直却给了他两个选择,一个是他一时失察但是大义灭亲有功,加官进爵,一个是伙同狐妖祸乱京城有罪,要掉脑袋。

他选择了第一个。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时候思思看他的眼神,看的他几乎心软了。

他们曾互相搀扶着走过那些艰难的路,即使她是妖,他对她还是存在着感情,甚至也曾大胆设想过带着她归隐山林,即使她是妖,是为祸京城吃人心肝的妖。

“你是怕掉脑袋?还是想加官进爵?”思思平静的问他。

他拿出那块兔子玉佩给她看,说:“你说玉佩在东市遇袭时混乱中弄丢了,但是这个是我和狐妖交手时从狐妖身上掉下来的。”

她当时就笑了:“原来你真的不信我,哈哈哈,白起宣,难怪这些日子你总是对我忽冷忽热,近来更是直接避而不见,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哈哈哈,白起宣,你说是你可悲还是我可悲?”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她冷冷的横了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汪直要押着她走,她却说:“汪公公,你确定你们凡夫俗子的牢笼困的住我?”

汪直愣了。

她笑的越发凄凉,直直看着白起宣:“白大人,我给你一个加官进爵的好机会,给你泼天的富贵。”

她拔出他腰间的匕首塞到他手里。

他的手抖个不停,她轻轻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低语:“起宣,别怕,我是妖,妖是杀不死的,你今日不杀我,我明日一定杀你。”

她的声音平静温柔,带着丝丝蛊惑,她的手很软也很暖,这只手牵着他的手,把一把雪亮的匕首刺进了她的心脏。

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血流出来沾满了她的衣裙。

汪直尖声道:“白大人大义灭亲,此举感天动地,咱家这就去禀报皇上。”

他什么都听不见了,抱着思思整个人好像傻了似的。

两行眼泪从她眼中滑落,她艰难的抬手想擦眼泪却没有一丝力气。

她要死了。

“你骗我……”白起宣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一丝力气:“你说你不会死的……”

思思笑了笑:“是啊,我骗你呢,我从未骗过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白起宣的绣春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思思,我对不起你,你放心我立刻来陪你,黄泉路上我们一起走,下辈子我们再做夫妻。”

思思突然大笑起来,眼神变得冰凉:“白起宣,你既然不信我,那么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一起死?”

他愣住了,看着她满脸的泪痕,似乎这时候他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即将失去什么。

“白起宣,我要死了。”思思说:“你别跟过来,我不想再看见你,黄泉路上我要自己走,我会管孟婆多要一碗汤,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竟然离开了他的怀抱。

“思思……”白起宣悲伤的看着她。

思思拔出心口的匕首,不消片刻她就再无声息。

天地间只剩下一片死寂,白起宣仿佛又回到一年前,他独自一个人受了重伤半死不活的躺在水沟里,只有偶尔一两片落叶会落在他的脸上。

天地真安静,安静的好像直到天荒地老。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是思思用她瘦弱的双手把他拖离深渊。

可是现在,他却亲手将她推入深渊。

他没有死,皇上的赏赐很快下来了,把淮阳郡主赐婚给了他。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唐朝小说
  2. 柏少小说
  3. 小兵小说
  4. 后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