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医妃带着萌宝掀了寒王府
医妃带着萌宝掀了寒王府

医妃带着萌宝掀了寒王府 泠月风 著

连载中 叶南烛楚寒渊 医妃 萌宝

更新时间:2022-05-17 17:23:50
一朝穿越,叶南烛开局就喜当娘,还被扔到乡下庄子自生自灭。四年后,叶南烛携萌宝强势归来。庶妹继母恶毒,她打!渣父害她至亲之仇,她报!一手绝世医术,一身聪明谋略,势要携萌宝在异世闯出一片天。只是,某位霸气冷王似乎越来越不按套路出牌将她抵在墙边:“女人,你可知偷本王的种是什么后果?”叶南烛凤眸微漾:“什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7章

张氏听了叶南烛的话,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这个**,从前不是叫她“母亲”的吗?现在居然改口叫“姨娘”了?

这是存心给她找不痛快么?

关键,她还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毕竟,她就是继室!

张氏稳了稳心神,讪笑道:“嫁妆?王妃,你的嫁妆不是随着昨日的婚礼,给你送到寒王府了么?

王妃莫要嫌少,如今叶府入不敷出,那些银钱,亦是臣妇尽最大的努力找给王妃了。”

叶南烛清冷地看着张氏:“是么?那可真是难为你了。

不过我也不是要叶府的嫁妆。

我要的,是我母亲当年留给我的嫁妆。

我母亲当年从韦府嫁进叶家,所带嫁妆百余箱,铺满了十里红妆巷,整个京城的人,都是见证。

母亲也曾与我言,这些嫁妆待我日后出嫁的时候,会留给我。

如今我已出嫁,可昨日的嫁妆,怎只有一个破木箱子?”

叶南烛的话说得张氏心惊肉跳,手里拿着的茶杯差点掉在了地上。

不等张氏说些什么,叶依依已经惊跳而起,拍桌道:“王妃,你母亲已经去世多年,当年她带进叶府的财物,已被她用于叶府的家用,这么多年过去了,哪里还有钱留给你?”

叶南烛的母亲韦氏当年死的时候,叶依依还小。

但这并不妨碍她知晓叶府如今的奢侈生活,她比一般的官家小姐要好得多的生活,都是仰赖韦氏当年的嫁妆所致。

张氏皮笑肉不笑地道:“王妃,你母亲从来身子弱,一直都吃着名贵药物,当年为了照顾你母亲的身子,老爷数次不惜用千金之银,来换取稀罕的药物。

虽然最终你母亲也没能熬过病魔,但饶是金山银山,你母亲当年的身体那样拖下去,那银钱,早已经是所剩无几了。

王妃,你若是嫌嫁妆少,臣妇可在府中在搜罗搜罗,或者臣妇和依依卖些首饰什么的,必给王妃的嫁妆补多些。

再多些,王妃便是要了臣妇的命,臣妇只怕也拿不出来了。”

叶南烛冷笑:“卖首饰倒不必了。”

又是对身边的侍卫摆了摆手,取出几封信件递了过去。

侍卫接过信件后,就叫到了张氏的时候。

张氏接过信件,视线只是往信件上瞥了一眼,面色便是大变。

她的手剧烈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向叶南烛:“王妃,你......”

叶依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好奇地往张氏手中的信件看了一眼:“娘,这是什么?”

只是,她的头甚至才刚刚侧过去,张氏就好像触电一样,连忙将信件收了起来:“不许看!”

把叶依依吓了一跳。

叶南烛很满意张氏现在的反应,知道怕就好。

她冷冷地勾唇,道:“姨娘既然这么说,本王妃也理解姨娘的难处。

当初我娘从韦府带来的金银细软,本王妃便不要了,用了也好,或是什么也好,本王妃权当喂了狗!”

叶依依将矛头指向了叶南烛:“你说谁是狗?”

叶南烛冷冷地扫了叶依依一眼:“谁叫就说谁了。”

叶依依气得跺脚:“你!”

张氏也攥紧了椅子把手。

叶南烛骂的,哪里只是叶依依一个人!

叶南烛懒得搭理叶依依这个跳梁小丑,继续对张氏道:“不过除了那些金银细软,母亲当年陪嫁的店铺庄子,本王妃还是要拿回来的。

否则没的便宜了狗东西。”

叶依依跳脚:“叶南烛,你不要太过分了!叶府没有你的东西!”

叶南烛三番两次地骂人,她怎么都觉得是在骂自己?

叶南烛对身旁的侍卫道:“直呼本王妃名讳,该当何罪?”

侍卫恭敬地道:“启禀王妃,当掌嘴二十。”

叶南烛点头:“嗯,拉下去,掌嘴。”

侍卫很快将叶依依拉了下去,任凭叶依依怎么反抗,叶南烛的身份摆在那里,也没人敢说些什么。

张氏正要阻拦。

叶南烛道:“姨娘还是先顾全自身的好。

如今姨娘是叶府当家主母,叶府大大小小的事务都要经过姨娘的手。

那么姨娘也应当知道,叶府如今有哪些店铺,写的是我母亲的名字。

毕竟,女子的嫁妆,便是带进了夫家,也是女子的私产,店铺庄子这些,是不可改名的。

本王妃也知府中事务繁多,姨娘总有遗漏的时候。

本王妃便给姨娘两炷香的时间,让姨娘好好地将这些店铺庄子一个不落地给本王妃送过来。

如果到了时间,本王妃见着少了一个契单,那么姨娘便莫怪本王妃将信件上的内容,公之于天下了。

当然,若姨娘自己都不在意的话,那么权当本王妃什么都没说。”

叶南烛说完,一个字也不再多说,直接离开了。

门外是叶依依被掌嘴的痛唤声。

门内的张氏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她捏着叶南烛给她的信件,一口气卡在胸口,差点上不来。

“好啊,好个叶南烛!”

还想说些什么,却是嘴唇发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依依被掌完嘴后,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道:“娘,叶南烛她太过分了!她一个被我踩在脚下的**,凭什么打我!娘,我的脸好疼啊!”

叶依依的两边脸都肿了,吐字都有点含糊不清。

张氏看着这样的叶依依,也心疼,可是她现在满心惶恐,更多的心思还是放在叶南烛给她的信件上,只是分出一些心来,对叶依依道:“去叫大夫来!给你好好看看!”

叶依依愤恨地道:“不行,娘,我咽不下这口气,叶南烛去了哪里,我一定让她好看!”

说完,她就要往外冲。

张氏眼疾手快地捞住了她,呵斥她道:“别去找叶南烛!我现在已经够乱了,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叶依依道:“娘,我被叶南烛打了,难道就白打了吗?”

张氏道:“当然不是!我迟早要这个小**死!不过这个小**去了庄子一趟,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你先不要轻举妄动!”

叶依依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娘,你怕叶南烛?叶南烛刚刚给了你什么?你怎么突然怕她了?”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医妃小说
  2. 萌宝小说
  3. 公敌小说
  4. 侧妃小说